第一文学城

【高贵知性的美女沦为小混混的胯下母狗】(10)隔间内外,在隔壁有人时迎来绝顶高潮

第一文学城 2022-11-23 22:31 出处:网络 作者:starebook
作者:墨殇 2022/9/30发表于: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375             第十章:公司淫戏(下)

作者:墨殇
2022/9/30发表于: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375

            第十章:公司淫戏(下)

  闻雪盈全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听着那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心跳加速。

  皮鞋踩在地上那「哒哒」地回音,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异常的清晰,闻雪盈感
觉那每一步都像踩在自己的心尖儿上,她的心脏似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吱呀」一声,一扇门被打开,随后传来的是一阵「嘟噜~」的声音,那声
音听得闻雪盈一阵面红耳赤,那是撒尿的声音。

  然后就是手机铃声响了,隔壁的男人接了电话,「喂……李哥啊……嗯,我
知道,我这不是来晚了吗……」

  那人边撒尿边解释着,那声音对于闻雪盈来说并不熟悉,毕竟公司上下一百
来号人,她不可能全认得出。

  只是闻雪盈紧张的不得了,黄庭却不老实。他伸手搂住闻雪盈纤细的腰肢,
轻轻地开始抽插了起来,闻雪盈本来就紧张到了极点,被他这么一搞,差点叫出
声来,幸好她急忙咬住自己的胳膊,这才没让旁边的人发现。

  她回头怒视黄庭,可是在黄庭那强烈地耸动中,她不敢开口,甚至不敢发出
声音,她低着头,忍受着那如潮的快感,只能恳求地望着黄庭,无力的摇着头。

  双眸中满含泪花,在狂风暴雨般的冲击下左摇右摆,这是骄傲的闻雪盈做梦
也不会想到的情景,可是最近这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过得生活,就是一场最真
实的噩梦。

  绝望、无助充斥在胸膛,闻雪盈有一种冲动,现在就推开门大声的呼救,痛
斥这个恶魔的罪行,把他送到监狱里去,让犯人爆他菊花,让他被轮番上阵,自
己再去监狱里嘲讽他,看他柔弱凄惨的样子。

  她娇嫩的柔荑按在门上,牙齿紧咬,可是她脑海里忽然浮现自己老公和自己
姐姐的身影,如果她这么做了,自己的老公还有脸继续当临安市的公安局长吗?
自己的姐姐,还能够和自己的老公和孩子生活吗?

  闻雪盈忽然感觉一阵无力,双眼里也似乎失去了光芒,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现在变得死气沉沉的,毫无生气。

  只有强而有力的撞击,让闻雪盈感觉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那一下下擂在自
己的花心,纵使心中再不愿意,身体也做出了诚实的反应,每一次黄庭的肉棒惊
破波澜,都会带起无边的浪花。

  闻雪盈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这一切的隐
忍都只是让黄庭变本加厉。

  黄庭用力的挺动着自己强健的身体,一边操着闻雪盈,一边在她耳边轻声问
道:「舒服吗,我的乖乖小母狗?」

  说着,他又在闻雪盈的花心上重重地顶了一下。

  闻雪盈这半天都在情欲中度过,淫水儿一直在流,就没停过。又经历了两次
高潮,这时候再被黄庭这么粗暴的操弄,已然有些脱力。

  现在,她整个人都只能随着黄庭的肉棒而动,黄庭用力上顶的时候,她的身
子就有一个明显的上挺,当黄庭抽出肉棒的时候,她的身子就有点下塌。

  随着黄庭的抽插,闻雪盈如同随风摇摆的劲草,不断地上下起伏着,白皙的
大奶子抖个不停,丰满的臀部更是被撞击的发出一阵阵啪啪啪的声音。只有一只
莹白的素手还在倔强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绯红的脸蛋
上满是泪珠,泪水顺着手留下,清凉的泪水不负滚烫,就如同她那颗同样不再火
热的心脏。

  只是黄庭就连这最后的倔强都不给她,黄庭一把拉开她的手,道:「臭婊子
,给老子叫,老子不是来操死鱼的!」

  随着黄庭的话音落下,旁边打电话的人声音也低了下去,闻雪盈不知道是不
是对方发现了他们,她想强忍着快感,可是她今天一直被情欲折磨着,黄庭刚才
虽然让她达到了高潮,但是那明显还不够。

  再加上旁边就有人上厕所,还仿佛发现了自己,那种刺激的感觉,是闻雪盈
从未体验过的,任凭她如何控制自己,肉棒带来的快感,仿佛暴露在别人眼前的
刺激,都让她的身体做出了最忠实的反应。丝丝快感袭上心头,小穴变得更加温
暖潮湿,滑腻的汁液淋漓而下,浇灌着那根火热粗壮的肉棒。

  闻雪盈无神的双眼闪过难以置信的恐惧之情,她看着黄庭,惊恐地摇着头,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那火热坚挺的肉棒捅得稀碎。

  「嗯嗯……啊啊……嗯嗯……嗯嗯……」没有手掌的阻挡,闻雪盈忍不住发
出几声低吟,细弱无声,但却打破了她最后的倔强。

  黄庭却仿佛很满意,速度明显快了很多,清脆响亮的撞击声自他们的交合处
响起,悦耳清脆,响动着生命的旋律。

  就在她坚持不住要叫出来的时候,她忽然听到旁边的通话结束,然后传来一
阵「斯拉斯拉」的声音,她模糊之间听着像是电流声,只是她没有时间思考这些
了,等到脚步完全消失之后,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

  「啊……你个混蛋……啊啊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不要……快停
下……啊啊啊……你这个混蛋……啊啊啊……轻……轻一点……啊啊啊……太深
了……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顶到……顶到子宫了……啊啊啊…
…饶……饶了我吧……啊啊啊……」闻雪盈开始还拼命反抗,大声叱骂着,可是
随着黄庭的肉棒一次次的分开她粉嫩的阴唇,坚硬的龟菱滑过她细嫩的壁肉,身
体本能的反应终于压过她的反抗,女性柔弱的性子让她忍不住求饶了。

  黄庭感觉到身下闻雪盈的反抗,反而更兴奋了,他用力压住闻雪盈,从他的
角度正好能看到闻雪盈丰满的双乳由一个饱满至极的圆球变成一个圆饼,白嫩的
乳肉上能看到淡淡的青色血管,让人一见就忍不住生出怜爱之情。

  而那张青春稚嫩,完全不符合年级的童颜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激起他的蹂躏之
心,黄庭狞笑着发起新的一轮冲锋,「又不是第一次了,现在反倒装起贞洁烈女
来了?看看你小骚逼流出来的骚水儿,你还装什么纯?你就是个荡妇罢了,鸡都
比你强,因为她们不会当了婊子还立牌坊!」

  「你……啊啊啊……」闻雪盈想说什么,但是随即被黄庭的冲锋便成了一连
串的呻吟,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那坚硬的肉棒在自己体内的风采,粗、壮、热、
烫,滚滚的男子气息压迫着她,如果她不是身在公司的洗手间,如果身后的人是
她的爱人,那该有多好?

  无力反抗的闻雪盈再次留下了泪水,深深的无力感充斥在她的心头,任凭她
多么骄傲,多么坚强,在厕所里被人扒光,按在门上操,她也骄傲不起来,坚强
不起来了。

  她现在不是时尚界的女强人,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柔弱女子。除了绝望和无
用的仇恨愤怒,她什么也做不了。

  黄庭强壮的小腹不断撞击着闻雪盈娇嫩的大屁股,强劲的力道撞得她的屁股
都红肿了起来,那一抹鲜红似血,红的惊人。

  看到这鲜红的黄庭,突然来了兴趣,伸手在闻雪盈的屁股上拍打起来,边打
边道:「爽不爽,你和你那骚逼姐姐一样,一挨打小穴就会变得更紧,我都能感
觉到你那张小嘴死死地吸着我的鸡巴。」

  闻雪盈感觉十分羞耻,但是她的小穴确实像是一张小嘴死死地咬着黄庭的肉
棒,死也不分开,就像是她小时候,吃到自己最爱吃的食物那样。

  羞耻的行为让她反抗的力度越来越小,身上的快感也开始在她身上发生了奇
妙的反应,丝丝缕缕的呻吟声从她嘴里传出来,像是最美妙的音乐一般。

  「这才对嘛,再多叫几声,我的小母狗。你的主人,就在听这样的浪叫,你
这叫声就像是有根羽毛在搔我的心,又痒又爽。」黄庭听到这样的呻吟声,感觉
十分受用,不由得满意道。

  闻雪盈想要再度反抗,可是小穴传来的如潮快感,散发到她身体的每一个部
位,直至发梢,她除了享受这种快感,再也分不出一丝力气。那又酥又麻的感觉
让她感觉小穴都要融化了一般,飘飘然,如坠云端。

  「嗯嗯……哦哦……就是那里……啊……要飞了……快一点……哦……再用
力一点……啊……别……别走……我……我要……」闻雪盈的神智有些模糊了,
她感觉在自己即将到达巅峰的时候,那根火热的肉棒突然撤走,她扭动着身子想
要去追逐,却被两只大手死死地按住。

  「想要吗?」黄庭健硕的胸膛压着闻雪盈光滑的脊背,有些贱贱地问道。

  已经被挑逗的神志不清的闻雪盈屈从于欲望,想也不想地就开口道:「要,
我要!」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呢?」黄庭不安好心的诱导道。

  闻雪盈媚眼如丝,扭动着丰满的大屁股,道:「我……我要……嗯……肉棒
。」

  说到最后,声音已经低不可闻,显然虽然到了这样的地步,她还是有些矜持
的。

  黄庭显然并不满意,他用肉棒在她的阴唇上轻轻摩擦着,边摩擦边道:「你
要是真的想要,就说」求主人用神圣的大鸡巴狠狠地操下贱母狗淫荡的小穴。「
你说了,我就满足你。」

  「不,我不要,那太羞耻了!」闻雪盈摇头道。

  黄庭不为所动,反而轻轻笑道:「那你是不想要了?」

  说着,却加快了摩擦的速度,这种隔靴搔痒似的摩擦,不断地刺激着闻雪盈
的性欲,闻雪盈感觉下体又痒又潮,难受极了。

  那就像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她的小穴上爬,瘙痒深入骨髓,那种痒发自心中,
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终于,她忍不住妥协了,「求……求主人……用神圣的……神圣大鸡巴……
操……母狗的小穴。」

  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她甚至不能完全复述下来这句话,但这已经让黄庭满意
了,他一挺肉棒,拨开层层软肉,直捣黄龙!

  那粉嫩的软肉先是层层分开,然后又重重叠叠的包裹上来,想要完全将这根
黝黑粗壮的肉棒完全吞没。

  「哦~」闻雪盈感觉到一根火热粗壮的大肉棒重重地锤在自己的花心上,那
迸溅的淫水儿与她的呻吟声交相辉映,心底的欲望于此刻全面爆发。

  噗呲~噗呲~噗呲~

  黄庭每一次的深入,都会带起无数的淫水儿,层层叠叠的软肉包裹着他的肉
棒,想要将他留在这极乐的深渊,但是汹涌的淫水儿已经在黄庭的大鸡巴上涂抹
了一层又一层,每当软肉想要困住他的肉棒时,都因淫水儿的滑腻,而让肉棒脱
逃。

  就这样,黄庭的大鸡巴无数次在女子最私密的花园里进进出出,激起的是无
边的淫浪叫声,「哦……太深了……啊啊啊……轻一点儿……不要这么用力……
呼呼呼……小穴……小穴要被玩坏了……啊啊啊……饶了……饶了我吧……啊啊
啊……我要受不了了……顶到……顶到子宫里面去了……啊啊啊……」

  黄庭用力一顶,故地重游,火热的大鸡巴如同来到深海,四面八方的挤压感
让他受用不已,轻轻一动就能带起闻雪盈一连串的呻吟,既有舒爽,也有痛苦。

  能操到一个女人的子宫里,对于以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
的事情,黄庭也不例外。

  他身子一晃,深入闻雪盈体内的大鸡巴也随着抽送了几下,强烈的刺激让闻
雪盈发出几声哀鸣。

  黄庭得意洋洋地道:「你现在怎么不骂了?我问你,你服还是不服?」

  「主人饶命,母狗服了,服了。主人快拔出去,好疼啊。」人在矮檐下,不
得不低头,心里早就怕极了黄庭的闻雪盈,于今天早上积攒出来的决绝之心,就
在这根让她受过无尽苦难的大鸡巴下,再次消散了。

  「哪有那么容易,你要记住,你想舒服,那得等主人舒服了之后才行!」黄
庭丝毫不为所动,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蓦然一拔,肉棒退出小穴,一阵爱液稀
里哗啦的流了出来,滴在地上,形成了一滩小水洼。

  「啊—」闻雪盈痛叫一声,身子猛地挺直,后背形成了一个曼妙的曲线,勾
勒出丰臀的无限风情。

  「唔~」只是她的惨叫还没结束,就再次迎来了一声惨叫,因为黄庭又以迅
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到了她的子宫深处。

  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动作,像是抽干了闻雪盈全部的力气,她已经没有力气支
撑着自己的身体了,整个人趴在门上,双眼翻白,呼呼的喘着气。

  黄庭仍旧勤奋的耕耘着,大开大合的抽插,每一次都能溅起无数的淫水儿。
他的下身不息地挺动着,双手也没闲着,他的双手不再按着闻雪盈的双手了,而
是抓住闻雪盈那傲人的双乳,用力的揉捏了起来,那硕大的奶子,在黄庭的手上
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莹白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里溢出来,那深红色的乳头如同一颗红宝石一般傲然
挺立,黄庭摩挲着那硬如石子的乳头,心潮澎湃。

  他的肉棒肿胀到了极致,连续抽插了数百下后,他感觉闻雪盈的小穴倏地一
紧,四面八方的挤压感让他的肉棒动弹不得,如同一道肉箍箍在他的肉棒上,甚
至让他产生了一种疼痛的感觉。

  随后一道水箭打在他的龟头上,又急又冲,他知道那是闻雪盈的阴精,闻雪
盈又一次高潮了,那强而有力的水箭甚至让黄庭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那水箭要
沿着他的马眼射到他的膀胱里去。

  胡思乱想之际,黄庭感觉腰眼一麻,火热的精液也喷薄而出,与闻雪盈泄出
来的阴精混合在一起,变得粘稠至极。

  他一拔出自己的阳具,就感觉那混合著爱液的精液也流了出来,他低头一看
,果然发现一股白浊的液体混合透明的淫水儿滴下,落在他的小腹上,淫靡的味
道充斥在这个窄小的卫生间里。

  「怎么样,我的母狗,爽不爽。」黄庭看着失去他支撑而软倒在地上的闻雪
盈道。

  「你这混……唔~」闻雪盈见他胯下已经低垂的肉棒,心中恐惧稍去,立刻
就要破口大骂,但是她刚说出三个字,就被黄庭一把抓住头发,按在了那满是淫
秽之物的肉棒上。

  那已经疲软的肉棒顶在她的嘴唇上,她想拒绝,可是耳边却传来黄庭恶魔般
的声音,「又不是第一次舔了,装什么矜持?而且会议快要结束了吧,我们的闻
总监要是消失了,不知道多少人要找呢?到时候要是找到这里,我是无所谓,可
是我们的闻大总监,恐怕……」

  「你混蛋!」黄庭没说完,但是闻雪盈一想那画面,心中就是一寒,只能不
甘心地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将那满是爱液与精液混合物的肉棒吞入嘴里。

  「刺溜~刺溜~」

  闻雪盈知道敷衍了事,黄庭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只能用力吮吸,一条小
粉舌将那粘稠的液体卷入嘴里,一一咽下。

  温暖的小嘴更是轻轻一吸,将残精都吸了出来,虽然已经射了两次,但是看
到妖娆少妇在自己胯下忙活儿,黄庭疲软的下体渐渐又有复苏的趋势。

  正在舔舐的闻雪盈吓了一跳,连忙又舔了几下,就将那大鸡巴吐了出去,白
了一眼黄庭道:「行了吧?」

  「嘿嘿,你这么乖,主人也不难为你。来,主人为你穿上衣服,就放你走。
」黄庭嘿嘿一笑道。

  吃的亏多了,闻雪盈也不在乎黄庭再占点儿小便宜,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黄庭
放她回去。

  想到这,闻雪盈听话站了起来,高挑的身材一览无余,胸前那布满红印的双
乳大得离谱,偏偏又配上那张稚嫩的脸蛋。童颜巨乳的吸引力,绝对是让很多男
人都欲罢不能的。

  想到自己多番凌辱这个童颜巨乳、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黄庭也得意不已,先
捡起地上的跳蛋,然后又再闻雪盈的胯下扣了几下。

  这倒把闻雪盈吓了一大跳,连忙求饶道:「主人,饶了母狗吧,别再来了,
等以后母狗绝对让主人玩个痛快。」

  「啪~」黄庭抬手就在闻雪盈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道:「小母狗脑子就想
着挨操,主人我是要用你的淫水儿洗洗这个跳蛋,省得你得什么病!」

  用爱液洗跳蛋,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荒唐举动。而且那些淫具都被衣服包裹
着,哪里会脏?黄庭这不过是找个理由玩她罢了。闻雪盈银牙暗咬,恨不得咬死
黄庭,但是她却不敢说什么,只能任由黄庭戏弄。

  黄庭接了些淫水儿,然后在跳蛋上擦了一遍,然后往里一按,已经被他挑逗
的湿哒哒的小穴自然毫无阻碍,直接顶了进去。

  塞完跳蛋后,黄庭又拿起来一根假阳具,也用淫水儿擦试了一遍,然后顶了
进去。

  「看你那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好了,这回不擦了,好吧。」黄庭又拿起一
个跳蛋,道。

  闻雪盈刚才一脸不忿的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这时候听到黄庭这么说,眼中顿
时闪过一丝狐疑,黄庭会这么轻易放弃羞辱她的机会?

  「啊—」但是当跳蛋塞进干涩的菊花时,那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忍不住痛苦
呻吟的时候,她就知道黄庭绝对是故意的。

  当黄庭拿起那根粗大的假阳具,用那橡胶龟头顶在她的屁眼儿上时,她忍不
住再次求饶了,「别,用那里润润再插进去。」

  「怎么,刚才还一脸不情愿呢?现在怎么反而求主人我用你的骚水了?」黄
庭一脸贱笑道。

  「你插,你插吧!看你插坏了,以后玩什么?」看着黄庭的贱笑,闻雪盈心
中不知为何涌现一股委屈,遂有些负气地说道。

  这话一说出口,闻雪盈就后悔了,这话听起来,跟小情侣调情一般,她怎么
能跟这个恶魔打情骂俏呢?

  黄庭也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闻雪盈,但是他知道这时候不宜刺激闻雪盈,所
以他也就没继续调戏闻雪盈,而是默默地拿起假阳具在闻雪盈的小穴上抹了几下
,然后轻柔地捅进闻雪盈娇嫩的菊花。

  「哦~」随着假阳具的步步推进,闻雪盈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

  在一阵令她失神的快感之后,她就感觉道自己被黄庭抱了起来,温柔的穿起
了衣服,深深陷入两瓣儿阴唇之间的丁字裤,挂在乳头上的铃铛,那身英姿飒爽
的职业套装,都被黄庭穿到了她的身上。

  闻雪盈看着黄庭的脸,心中乱极了,她现在有些无助,只想逃离这个现场,
不再去想这些。

  她也是这么做的,她推开门就跑了出去,没有再看一眼黄庭,只是她那凌乱
的脚步,能看出她心中的不平静。

  闻雪盈走出去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又传来一阵脚步声,那是皮鞋与地面撞击
发出的清脆响声,是那样的熟悉,和刚才离开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随后一个倩影出现在黄庭的面前,西装革履,仪表不凡,一头飘扬的长发柔
顺的垂到肩头,俏脸如同四月的桃花般娇嫩欲滴,同事身上还带着一股成熟女人
的味道,那种吸引力绝对是男人致命的毒药。

  「怎么样,我的主人弟弟,莺奴的戏演得还不错吧?」长发熟女伸手一扬头
发,略带些得意地说道。

  这长发熟女,不是黄莺还能是谁?上次左青云的突然归来,让黄莺猝不及防
,只能先躲起来,这一次黄庭说要调教一下闻雪盈,黄莺心中想念黄庭,就自告
奋勇接下了这个任务。

  黄庭站起身来,一把搂住黄莺,一只手伸进她整齐的西服里,在她柔软的大
奶子上用力搓揉了几下,淫笑道:「我的好姐姐演技自然是一流,在你爬上我的
床要当我的性奴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姐姐是一个贞洁烈女呢。」

  「讨厌啦~」黄莺轻轻在他胸膛捶了一下,道。

  黄庭听到自己姐姐的轻声娇嗔,又兼之好久没有和她做爱了,垂下的男儿权
柄再次挺立起来,他用力一扒,西装和衬衫一下子就向着两边分开,有些绯红的
雪白皮肤一下子就暴露在黄庭的面前。

  原来这衣服是特制的,只要用力向两边扯就能轻易分开。

  黄莺嘤咛一声,嗔道:「主人弟弟不要这么心急吗,让莺奴好好服侍你一下
。」

  说着黄莺轻轻地向下滑,身子妖娆的扭动着,像是一条披着黑皮的大白蛇,
撩得黄庭心中荡漾。

  黄莺跪坐到了地上,抓住已经坚硬挺立的肉棒,妩媚地瞟了一眼黄庭,樱红
的小嘴一张,就将那条狰狞的巨龙吞入口中,一道浅浅的口红印也随之印在棒身
上,闪动着绮丽的颜色。

  「哦~」黄庭爽得叫出了声,闻雪盈那青涩的口舌功夫和黄莺根本不在一个
档次,闻雪盈只知道机械的吞吐,舌头乱动,而黄莺则是轻抿慢吮,舌头要么不
动,一动就会让黄庭感觉到难言的舒爽。

  如果说闻雪盈给他口交的时候,他还要时时提点、刻刻注意,那黄莺为他口
交的时候,他只需要闭眼享受就好了。

  黄莺逐渐用力,脸颊慢慢凹陷进去,两颊的肉则是以一种特有的节奏律动着
,「啧啧」的吮吸声更是随着她的动作不时传来。

  黄庭只感觉自己的鸡巴置身于一片温暖的海洋中,两侧有海浪悠悠拍打而来
,不时击打在自己的敏感点,而且还会有一条大白蛇忽然自海底扬起,将自己的
肉棒紧紧缠住,那种感觉丝毫不比做爱差。

  肉棒被裹挟着越来越深入,来到一个狭窄温暖的地方,蠕动的软肉不停地在
肉棒上工作着,小腹也感觉到了嘴唇的湿度。

  强烈的挤压感让黄庭舒服的双眼微眯,整个人倚靠在马桶上,脸上满是幸福
的色彩,而后他感觉到了黄莺的头在前后摆动,自己的肉棒也随着她的动作在她
的喉咙里进进出出。

  深喉,对于黄庭来说并不陌生,他不是第一次玩了,被他这么使用过的女人
也不止一个,但是能够完全把他粗长的肉棒吞进去的,却只有黄莺一个。

  「姐姐,玩了这么多女人,还是你玩着最爽。」黄庭声音低沉,仿若梦呓。

  但是黄莺却如同受到了莫大的鼓励,螓首摆动的也越发的迅速,像是在回应
着黄庭的夸奖。

  黄庭感觉肉棒一跳,知道自己要射了,双手按住黄莺的头,在越来越紧的压
迫下,他终于射出了一大股的浓精。喷射过后,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白浊的精液直接落在黄莺的胃袋里,洁白的脸颊紧紧地贴在黄庭的小腹上,
茂盛的阴毛弄得她的脸有点痒。

  黄庭感觉姐姐将自己的最后一滴残精吸干净后,这才满意的放开了黄莺的头
颅,黄莺一吐出黄庭的肉棒,就开始不停地大口呼吸着,刚才窒息的太久了,她
感觉自己差点死过去。

  「你这是要闷死我啊。」黄莺喘息了一会,这才说道。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黄庭站了起来,抱起自己的姐姐,将她按在马桶上,然
后就把她的裤子扒了下来,用力在上面一拍道:「我不但要闷死你,还要操死你
这个骚货呢!」

  「谢谢主人,主人快操死我吧!骚货的小穴都痒的快发疯了,每天晚上我都
想着主人疯狂自慰,可是手指哪里比得上主人的大鸡巴呢?」黄莺一听自己的主
人弟弟要操她,顿时有些兴奋地摇起来自己的屁股。

  这时候,她跪在马桶盖上,双手扶着水箱,丰满的大屁股轻轻摇动,俏脸微
回,雪白的贝齿轻咬着红润的嘴唇,如丝的媚眼燃烧着汹涌的欲火,任谁看了也
把持不住。

  黄庭长枪一挑,就冲进了那被萋萋芳草所遮掩的神秘花园当中,火热潮湿的
小穴散发著惊人的热力,面对着黄庭狂风暴雨般的冲击却仍是游刃有余,九曲回
廊般的小径曲曲折折,让巨大的肉棒也难以轻松地冲到尽头。

  「啊……好大……好热……啊啊啊……就是这样……啊啊……是主人的味道
……好爽……啊啊啊……请主人不要怜惜贱奴……啊啊啊……不要停……用力…
…用力操坏这个只会发骚的……啊啊啊……只会发骚的烂逼……啊啊啊……」黄
莺久旱逢甘露,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只有高潮,别的什么都顾不得了。

  黄庭闻言,也再次加快了自己挺动的速度,艰难地在这曲曲折折的小穴里用
力冲锋着,温暖的软肉不停地挤压过来,以一种旋转的力道不断的包裹着,让他
难以寸进。也幸好他性能力过人,不然普通的男人早就在两三个回合败下阵来。

  这也难怪当初自己的姐姐爬到自己床上甘心为奴,毕竟除了他这根举世难寻
的大肉棒,怕是很难有人能满足自己的姐姐。

  「啊啊啊……主人弟弟好厉害……小穴……小穴好酥好麻……啊啊啊……再
用力……啊啊啊……小穴好爽……啊啊啊……」黄莺语无伦次的大叫着。

  黄庭心中一动,冲刺的速度顿时放缓下来,不痛不痒的抽插着,偶尔还在她
的屁股上拍两下。

  「主人弟弟……别停啊……嗯……骚母狗姐姐还想要……嗯嗯嗯……还想要
更多……嗯……」黄莺感觉到速度一降下来,顿时心急了,连忙开口求恳道。

  「小母狗,我是你的主人,你还管我叫弟弟?」黄庭有气无力地抽插着道。

  和黄庭玩惯了的黄莺,哪里不知道自己弟弟的龌龊心思?她顿时用极其可怜
的无辜眼神看着黄庭,掐着声线,发出一道青春无比的声音,「大鸡巴爸爸,人
家想要大肉棒棒嘛~」

  这声音又酥又嗲,仿佛十几岁的小孩在说着天真的话,可是内容的淫荡和那
凹凸有致的熟女身材,组合成了一种极致的魅力。

  黄庭看着这一幕,好悬没一下子射出来,他连忙锁紧精关,深深吸了一口气
,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抽送。

  「啪啪啪啪啪!」他的这一次抽送如雷打电击,凶猛无比,小腹撞击在黄莺
挺翘的大屁股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啊啊啊啊……大鸡巴爸爸……啊啊啊……轻……轻一点……啊啊啊……女
儿……女儿……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哦……」黄莺嘴上说着受不了,
可是声线仍是甜美稚嫩,像是小女孩一般。

  黄庭哪能忍得住?他的攻势变得更加凶猛,如同打桩机一般,向着黄莺的小
穴深处夯去,撞散了曲曲折折的软肉,直插花心,花心荡漾出一阵阵水波,但是
这浅浅的水波,哪能抵挡得住这过江的猛龙?

  一时间,鲜花盛放,波光荡漾,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在肉棒的重击下摇摇欲
坠,花瓣的主人仍在不停地娇吟着。

  「屁股……大鸡巴爸爸再打几下……啊啊啊……女儿的屁股……啊啊啊……
它也……它也想爸爸了……啊啊啊……」黄莺淫水儿汹涌而出,被撞击多次的屁
股也有些痒了。

  她有些受虐倾向,最喜欢黄庭用力打她的屁股,这时候欲望升腾,忍不住开
口请求。她轻轻的摇动着屁股,意思是想请求黄庭的拍打,可是那九曲回廊似的
小穴却带给了黄庭不一样的舒爽。

  「嘶~」黄庭倒吸了一口凉气,抬手就在她雪白的翘臀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
印,「继续给我摇,摇好了有你舒服的!」

  黄莺如奉纶音,大屁股立刻开始摇了起来,她本身就跪趴在马桶上,像一只
母狗般被黄庭后入,这时候一摇起屁股来就更像了。

  「骚母狗,看我打狗棒,降龙掌!」说完,黄庭就开始快速地挺动了起来,
巴掌也接连不断的落在黄莺的屁股上。

  这间小小的厕所隔间里,就这么响起宛若音乐般的呻吟,呻吟声与巴掌声相
呼应,竟是形成了一种诡异而又曼妙的迷人声音。

  这边黄庭和黄莺,激烈的大战,另一边闻雪盈已经一瘸一拐地走回来自己的
办公室,万幸会议还没结束,她这才趴在办公桌上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休息了十来分钟,闻雪盈忽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她心中
一抖,不会是那恶魔居然又来了吧。

  「请……请进!」闻雪盈带着些许颤音道。

  那扇白色的木门轻轻开启,出现在门前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知性而高
贵,带着一种寻常人难以接近的冷傲气质。

  只是这个冷美人此刻的脸上却挂着些许担忧,进来之后带上门,眉头微皱地
看着闻雪盈道:「雪盈,你这是怎么了?」

  「颜姐,是你啊,那个……我就是……有点不舒服,真没别的事。」闻雪盈
有些支支吾吾的道。

  来者正是云天国际的董事长颜霜,她在开会的时候就看出来闻雪盈有点不对
劲儿,但是她又不好点破,所以才等散会后过来问问。

  颜霜严肃地看着闻雪盈道:「雪盈,你跟颜姐说实话,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请?是不是青云欺负你了,我跟你说,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小时候
打得了他,现在照样打他!」

  「哎呀,不是,颜姐你想到哪里去了?」闻雪盈连忙摆手道,「之前我不是
受伤了吗?现在还没恢复过来,颜姐你就别多想了。」

  「真的?」颜霜满面狐疑道。

  闻雪盈点头道:「真的!」

  颜霜眉头刚刚展开没有多久的秀眉又是一皱,但是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
轻的点了点头,宽慰了闻雪盈几句就离开了。

  只是她离开的时候,却坚定了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心。她不知道,就是
因为自己的多管闲事,将自己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当中。

  闻雪盈见颜霜离开,这才叹了一口气,两行清泪又顺着脸颊滴落。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