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除却巫山不是云】(7)(后期有绿)

第一文学城 2022-11-23 22:31 出处:网络 作者:陈先生
作者:陈先生 2022/10/27发表于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16571   前文链接:      

作者:陈先生
2022/10/27发表于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16571

  前文链接:

  

  

  

  

  

  


  终于心情舒畅一些了。

  我看到有些大伙伴会猜测文中的真实地址,其实也真的不难猜,但是不管猜
的对不对,我还是希望大家都不要说出来,还是要保留一些隐私的,希望大家理
解,也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7)

  B中确实是个好学校。

  新建的校园占地面积有一般三十多亩,校园里有两栋教学楼、两栋综合楼、
一栋实验楼、一栋办公楼、好几栋学生公寓和一栋三层楼的学生食堂,还有一个
标准大小的综合性体育场。

  教室里各种先进的教学设施一应俱全,各种实验室、电脑室、语音室、多功
能教室和阶梯教室都应有尽有,老师们的态度非常和蔼,但也会对学生高标准严
要求。

  B 中的学生公寓条件很好,都是四人一间,上床下桌,拥有独立的洗漱和厕
所。食堂的饭菜也很不错,饭菜的种类多种多样,味道都属上乘。

  是的,一切都好,只是没有江雪……

  高一开学以后并没有立即上课,而是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军训,也算是在正式
上课前有个让大家互相熟悉的过程。

  作为B 中扩招后的第一届学生,我们这届高一有十五个班。我和Y 校一位考
上B 中的同学很幸运地分在了同一班,而Y 校另外三位同学都分在了其他不同的
班。

  虽然我和他们的关系不如和吴睿那么铁,但也都是一起踢过球、讨论过问题、
共同度过好几年学习生活的同学,再加上我们几个都是男生,在这个陌生的新环
境里,一下就变得非常熟络起来。

  班里有相熟的同学确实帮我很快适应了新学校的生活,第一周的军训虽然比
较累,但因为还没有开始上课,也没有感到多少高中应有的压力。

  和我一间宿舍的同学虽然各自都来自不同的学校,但毕竟都是B 市的孩子,
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也不少。很幸运大家都是比较懂事的孩子,在这第一次的集
体生活中都能和睦相处。

  第一周的周五上午,我们在学校的体育场完成了军训汇报表演,随后就都背
着一包换下来要洗的衣服各回各家了。

  周六下午,吴睿约我出来玩。吴睿他们家属区刚进门的地方有一大块空置的
土地,我们过去就是约在这里踢球,我们会用书包或者石头摆成球门,虽然条件
很简陋,但总是有很多小伙伴聚在这里。

  我们踢了一会球,坐在场边边休息边聊天。

  我们交流着在新学校的新生活。吴睿去的那所私立学校离家还有一段距离,
但因为不要求住校,他每天都要骑车来回,中午时间紧,就在学校附近随便吃了。

  我问吴睿,他和艾娜是否还能见到,他摇摇头,艾娜上的高中在市里,虽然
不要求住校,但离家很远,艾娜就住到市里的姥爷姥姥家去了,周末才会回来。

  「昨天晚上我在院子里还碰到她了,她和她妈在一起走,我们就打了个招呼,
也不敢多说啥……」吴睿遗憾地说道,「周末我爸妈都在家,也不敢打电话,唉
……」

  「我还以为你们能经常见到呢……」看来对我们这些中学生来说,不在一个
学校上学,想要保持联系真的太难了。「不过你还能看到她就够可以了,我都羡
慕死你了……」我不由地感慨,如果能看到江雪,哪怕就是像吴睿和艾娜这样只
是擦身而过,我也都很满足了。

  「你还想着江雪呢?」吴睿问我。

  「嗯,我忘不了她……」我苦笑了一声。

  「唉……都不容易……」十五岁的吴睿说的话像个三十五岁的大人,每个人
都有自己的烦恼和忧愁啊。

  「诶,对了,暑假时候艾娜还找过江雪……」吴睿突然想起来似的说道。

  「啊?你咋不早说,然后呢?」我着急地问着。

  「唉,看把你急的,要真有啥我不早告诉你了……没找着,江雪不在……」
吴睿无奈地笑着说,「艾娜打电话去的,江雪她爸接的电话,说她和她妈回老家
了。」

  「哦……」我颇感失望,吴睿的这个信息确实没有任何价值,他不说我也知
道每个假期江雪都要去浙江那边。

  「哪天要是能见到艾娜,我让她周末再给江雪打个电话,看能联系上不…
…」吴睿在帮我想办法,「周末她应该会回来吧……」

  「我也不知道她周末回不回……」我感激地说道,「反正先谢谢你了。」

  「咱俩还客气啥。」吴睿确实很够朋友。

  「那你一定记住,别忘了啊。」我也就不客气了。

  「放心……就是不知道啥时候有机会见到艾娜呀……」吴睿又是一声叹息。

  回家的路上,虽然我没有再走过去放学时走的路南,而是从路北往回走,但
是一路上我都在看着我和江雪走了无数遍的那条路,心里又是阵阵难过。

  走到XX学院门口时我停了下来,刚才吴睿的话提醒了我,我想去试试看能不
能在路上碰到江雪,就算有她父母在,打个招呼总是可以的吧。即使不打招呼,
哪怕只看一眼我也很满足,如果能碰到她一个人,那简直就是完美。

  说做就做,我看路上没有车辆经过,就赶紧横穿马路过去,走进XX学院的大
门。我知道校园里家属区的位置。一条长长的路把家属区和教学区分开,路的东
边有江雪带我去过的小花园,路的西边是七、八栋家属楼。每栋楼之间间隔很大,
几乎从路的这头排到了那头。

  我并不知道江雪家住在哪栋楼,但我想不管是出门还是回家,总是会经过这
条长路的。于是我就从路的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如果当年就有微
信步数的话,我相信那天下午我的步数一定很惊人。

  走来走去的过程中,我不禁想到:如果现在江雪正在家里的话,那我们的距
离就已经非常近了,甚至是今年六月份以来最近的一次了。想到这里,我心中一
阵窃喜。我当然明白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自我感动,但也比因为思念江雪而整日悲
苦要好得多吧。

  从开学时在B 中校门口哭过那一场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心情舒畅了起来,可
能真的是靠近江雪我才会开心吧。心情好了,思维也变得清晰起来,我一边走着
一边开始思考我到底该怎么处理我和江雪的关系。

  毫无疑问,我对江雪有很深的感情,我希望能和她在一起。我也毫不怀疑江
雪对我的感情,三年来她为我的付出我心里最清楚,我今天能在B 中上学就是最
好的证明,虽然最后她不辞而别,但的确是我有错在先,即便在我深深伤害了她
以后,她还是一直给我买着《足球俱乐部》,并把笔记留给我、鼓励我,她最后
看着我的那个眼神我也深深记得,那是清清楚楚的不舍和留恋。

  何况江雪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说喜欢我,甚至说过爱我,那就一定不会变,
如果真的对我没有感情了,那她一定会来告诉我。我相信她对我说过的每句话。
虽然她也说过对我很失望,但我也相信只要有机会,她会听我的解释和忏悔,我
也愿意付出一切弥补我的错误。

  所以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我们还只是高中生,太多事情身不由己,太多事
情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不过这也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才十五岁,人生的路还
很长,还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彼此。

  而现在能做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事自然是尽量缩短这个等待的过程了。尽
早见到江雪,至少尽早联系到她,都可以让我早一些给她道歉,早一些维系住我
们的感情。

  这可能是现在最大的障碍,但也不是毫无办法,比如拜托吴睿让艾娜帮忙联
系江雪,比如我现在在这里守株待兔……虽然这样的办法又笨又不一定有用,但
至少也是一个办法,总比无计可施干着急的时候好多了。

  第二件事就是在等待的过程中要尽力提升自己。江雪帮助我考上了B 中,下
面就该我自己努力了。江雪在各方面都很优秀,我也要成为一个能配得上她的人。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争取考一所好大学,以后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以
我家里的情况,这也是我目前唯一的出路了。

  搞清楚了奋斗的方向和内容,我的心里轻松不少。我惊讶于自己能这样理性
地分析问题,以往这都是江雪给我说的话,现在我自己也能想出来了,看来我从
江雪身上也学到了很多。

  不知不觉天就快黑了,我却始终没有见到江雪的身影。再不回家父母就该着
急了,我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去,但我心里并不沮丧,我并不指望仅靠一次瞎蒙误
撞就获得成功,但我相信只要努力了,就不会白费功夫,这也是江雪教给我的道
理。

  回到家吃过晚饭,我来到自己房间。

  暑假时,我把初中三年用过的所有课本和笔记都收拾整齐,放在了我写字台
旁边的书柜里。江雪三年来买给我的六十四本《足球俱乐部》已经堆成了高高的
一叠,我把它们整理好,放在课本旁边。每期杂志里附带的球星海报,我也都小
心地折起来放在文件袋里。我记得2000年欧洲杯前有一期杂志附带的海报是意大
利队的全家福,江雪专门要了去,说要贴在自己的卧室里。

  我把江雪送给我的一寸照片、手链、笔筒和球星卡,都放进那个装着九十九
只千纸鹤的盒子里,把盒子和江雪最后给我的那一叠笔记一起装进我初中背了三
年的书包里,又把书包和课本、杂志都放在一起。这些都是记录着我和江雪那一
段往事的证明,我要好好收藏起来。

  经过今天下午的思考,我又把江雪的照片和她送给我的笔筒拿了出来。我把
一寸照片装进我的小钱包里,准备每天带在身边;我把笔筒装进现在用的书包里,
准备带去学校放在我的桌子上,让它继续陪伴我度过高中的三年时光。

  对江雪的思念曾让我觉得无比痛苦,我曾想过通过忙碌来分散这种思念,或
是有意逃避这种思念,但这些做法显然都是错的,我无法忘记江雪,反而越来越
觉得离不开她。

  下午的思考让我觉得我应该正视这种感情,不能再整天活在悲伤和痛苦之中,
如果这些悲苦能换来让我见到江雪,能解决眼前的问题,那我一百个愿意,可事
实上这些情绪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影响到我高中的学业,让我更难和江雪在一
起。而且江雪一定也不愿意看到我过得如此痛苦的样子。

  我和江雪曾一起想象过我们在B 中的生活:不管在不在一个班,我们在课间
都可以见面聊天;一日三餐,我们都可以一起吃;课余的休息时间,我们都可以
一起放松、听歌、散步;周末时还可以一起坐车回家……现在,这些事情都只剩
我一个人了。

  但就算只剩我一个人,我也不想再继续难过。既然江雪不能来B 中了,那我
就替她在B 中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我会带着江雪曾送给我的礼物,带着对江雪
的思念,认真地过好在B 中的三年。

  周日下午,我按照要求按时回到了学校,我的高中学习生涯,正式开始了。

  B 中的氛围果然不同于初中,初中时直到初三才有了紧张的气氛,而B 中从
第一天上课起,就让人时时刻刻感受到压力。

  老师的水平高低以我的能力无法评价,但老师对我们要求的严格和细致,我
的确前所未见。同学的水平高低我还是有一定发言权,虽然有的同学中考时差了
一些分数,交钱才进的B 中,但总体来说,基本没有学习差的同学。有的同学可
能偏科,但总有他擅长的科目,而有的同学则是全面地可怕,几乎没有他不会的,
就好像江雪。

  尽管应付每天的学习任务已经让我筋疲力尽,但我还是会不停地想起江雪。
在B 中做任何事的时候,我总是会想着,如果江雪在那该是什么样子。我也时时
会想起,在S 中的江雪现在正在做些什么。

  可惜我没有去过S 中,想象不出那里的样子,但想必应该比B 中更好吧,我
也从心底里希望那里更好,我希望江雪能在那里过得好。

  一周后的周末,我又见到了吴睿。吴睿告诉我,他为了去找艾娜,有一天中
午骑车去了艾娜的学校,终于在校门口等到了下午来上学的艾娜。

  「唉,就说了两句话我就赶紧走了,结果还是迟到了,让老师给批了一顿。」
吴睿摇着头说道。

  「你说没说打电话的事?」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说了说了,你放心……她这个周末应该就能打,我下周再去找她一次,问
问结果。」吴睿办这些事还是比较靠谱。

  「你不怕又迟到了?」我也要关心一下吴睿。

  「我跟她说好了,下周三中午让她早点去学校。」吴睿考虑得倒还挺周全。

  「那就好。」他安排好了,我心里也踏实一些。

  和吴睿分别以后,我又去XX学院家属区的那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久,不过
还是没能碰到江雪。

  实际上当时我和吴睿见一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周中不用说了,我俩肯定
是见不到的,周末的时间也非常紧张。B 中在周六上午安排有理科竞赛的培训,
早早就开始为高中的竞赛做准备。高中的竞赛不同于初中,对考大学是有直接影
响的。

  数学、物理、化学的省级竞赛一等奖就可以具备保送上大学的资格,省级竞
赛前十几名还可以进入省队,代表所在省参加全国竞赛,数学和物理能获得全国
二等奖的话就有机会保送清华北大了,化学则需要全国一等奖才能保送清华北大。

  所以,虽然没有强制要求参加,但班主任老师都希望我们最少参加两项竞赛
的培训。班上几乎所有同学都报了三项,我也不能例外。

  因此,从开学第二周起,我每周六中午才能回家,还要带着一大堆作业,而
周日下午七点前又要回到B 中。再加上吴睿周末也会有作业和其他的事,我们有
时也很难约见一次。

  但是关于江雪的事又只能见面说,因为打电话会被家长听到。还好我在暑假
时提前学习了不少高一的内容,作业完成得比较快,第三周周末的时候还是见到
了吴睿,不过吴睿却还是没有带来有用的消息。

  「电话打通了,还是江雪她爸接的,说江雪周末时间太紧,都不回B 市…
…」吴睿遗憾地说,「不知道她国庆节会不会回来。」

  「嗯,希望吧……」我感到有些失望,我早该想到这点的,S 中在周末肯定
也会有安排,江雪根本没有时间回家。

  虽然知道了江雪周末不会回来,但这次和吴睿分别后,我还是去江雪家那里
转了一圈,我感觉这成了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能让我对江雪的思念得以抒发,
平复我心中仍然会有的悲伤和痛苦。

  接下来的一周,我们没有见面,又过了一周,就到了2001年的国庆节。当时
国庆节已经改成了七天长假,可惜的是B 中只给我们放五天假,提前两天就要返
校学习。

  今年国庆节对于我这样的足球迷有件大事,就是国足终于进入世界杯了。十
月七日的晚上,国足一球小胜阿曼,提前两轮入围2002年世界杯决赛圈比赛。

  我记得2000年亚洲杯中国队遗憾输给日本之后,江雪还写了一篇作文,表示
对国足失利的惋惜之情并对球队未来的表现寄予厚望,万老师在作文课上把江雪
的作文当作优秀范文朗读,还感叹中国足球有这样的好球迷,一定能冲出亚洲、
走向世界。

  现在,国足终于冲出亚洲了,只是不知道江雪还有没有看足球,有没有关注
这些她曾经很关心的事情。

  国庆节期间我见到了吴睿,但他并没有给我带来新的消息;在这五天的假期
中,我有三天都找了些理由出门一趟,去江雪家那里转转。国庆节这么长的假期,
我想江雪肯定会回来,可是我依旧没有见到她。

  国庆节后又过了快一个月,我才又有时间见到了吴睿。

  一见面他就苦笑着说:「有关于你的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也有关于我
的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谁管你啊,快说我的,有啥好消息?」我都快急死了,不想听他废话。

  「你这重色轻友的……好消息就是艾娜给江雪打了电话,国庆节她回来了,
艾娜问了她在那咋样,她说还可以,就是住宿条件不太好……」吴睿不紧不慢地
说道。

  「就这些?」看他突然听了下来,我连忙问道。

  「别急嘛,艾娜还帮你问了她有没有交男朋友,她说没有,艾娜说你也没有
交女朋友……」吴睿又停下来问我,「诶,你是没有吧?」

  「废话,我哪有,江雪怎么说?」我急着问他。

  「她说她知道了……」吴睿回答。

  「还有没?就这些?」我又追问道。

  「就这些,其他都是女生们说的废话,和你有关的就这些了……」吴睿两手
一摊。

  「江雪的事都和我有关……」我抱怨道。

  「……啊!对了!还有个最重要的……」吴睿突然想起了什么,「艾娜给她
说你很想她,她说她也是,她应该也很想你,就是在家说话不方便……」

  「那就好,那就好……」我长舒一口气,知道了江雪也很想我,我感觉心里
踏实不少。突然,我又想起吴睿说的坏消息,就赶忙问他:「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这可能是艾娜最后一次帮忙传话了……」吴睿有些抱歉地说。

  我不解地看着他。

  「我俩分手了……」吴睿无奈地说。

  「啊?」我实在不敢相信。他俩从小就认识,小学时候开始暧昧,到初中正
式在一起,是货真价实的青梅竹马,到不同的学校才一个多月,竟然就分开了。

  「这就是你的坏消息吧,那你的好消息呢?」我拍拍他的胳膊。

  「好消息就是我有新女朋友了……」吴睿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我靠!」我没忍住骂了脏话,「我还想安慰你呢……你……那是你甩了艾
娜,是不是?」

  「差不多吧……唉,没办法,你不知道那女孩对我多好,人也漂亮,还会弹
钢琴……有机会让你见见……」吴睿一提起新女朋友,似乎马上来了兴致。

  「见个屁……」我感觉艾娜才是自己人,这个女孩是第三者插足。

  「唉……我和艾娜一周都见不了一次,叶佳……就是那女孩,天天和我在一
起,对我也特别好,我不可能不心动啊……」吴睿使劲解释着。

  「唉……」我只能一声叹息,感叹一段美好的感情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吴睿确实带来很多好消息。江雪说她也想我,说她
没有交男朋友,这无疑让我倍感振奋,我之前想的没有错,江雪对我的感情没有
变。而且艾娜还告诉了我很想她,我没有交女朋友,这也是让江雪放心,让她知
道我的感情也没有变。艾娜真是我们感情路上的得力助手,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
谢她。

  但也并非全是好消息,江雪说S 中住宿条件不太好,这点让我很担心。我了
解江雪,如果她说不好的话,那情况一定很糟糕了。本来独自一人就要面对很多
困难,住都住不好的话,肯定会影响正常的生活和学习。我心里焦急又难过,可
是却毫无办法,我又一次感到年龄给我带来的那种无力感。

  另外就是吴睿和艾娜分手的事,我无意也无权评价吴睿的对错,只是艾娜也
算是我在初中的好朋友,我还是很为她鸣不平的。而且吴睿因为另有新欢才和她
分手,她肯定不会再理吴睿了,那我也就失去了一个能和江雪联系的方法。毕竟
艾娜也是女生,我没有办法周末给她家打电话说这些事,我更没有时间像吴睿那
样在周中去找她。

  他们的分手还让我想到我和江雪。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是分手的状态,但我还
是坚持认为我们之间依然有着无可替代的感情牵绊。我也相信不管是我还是江雪,
都不会因为身边出现一位优秀的异性就移情别恋,我们可不是吴睿那种见异思迁
的人。我相信江雪告诉过我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每天晚自习后回到宿舍,我总是会把书桌上放的笔筒转过来,看看上面贴着
的这两句诗。每次我都会想起当时江雪给我解释诗句意思的样子,我好想再看一
次那满脸幸福的笑容,再听一次那悦耳动听的声音……我觉得如果能再见到江雪,
我一定会激动地哭出来。

  在这日复一日地对江雪的思念中,我越来越体会到这两句诗的意思。

  我总是会不自觉地把在B 中遇到的女生和江雪比较。客观地说,肯定会有人
在某些方面胜过江雪,甚至在所有方面都胜过江雪。

  新生联欢会上,有的女生做主持,有的女生唱歌跳舞,还有的女生会各种乐
器;田径运动会上,女生在各个项目上都不乏好手;各类大考小考中,排在前列
的女生也非常多;至于长得漂亮、身材好的更不在少数。

  但我没有为谁心动过,甚至心里没有一点波澜,因为她们都不是江雪。我承
认B 中有很多优秀的女生,但在我看来,没有人能和江雪相比,江雪在我心里就
是独一无二的,我在整个高中生涯里都始终坚持着这样的想法。

  这样的想法也让我在宿舍每晚的卧谈会时显得非常另类。高中时荷尔蒙爆棚
的男生们,每晚躺在床上的话题都是女生,哪个班的哪个女生漂亮了,哪个女生
身材好了,哪个女生胸大了……

  大家对诸如此类的话题始终乐此不疲,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插话进去,因为我
对这些都不在意。但总是在一间宿舍里待着,我难免会受到影响,其中最大的影
响可能就是教会了我自慰的方法。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通过听同宿舍同学的讲述,我学会了自慰。我感觉像是打
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每次洗澡时我都要来一次,自慰带给我的舒爽也开始让我憧
憬真正做爱的感觉,而我这时又陷入了初中时的那种矛盾。

  我憧憬做爱的对象只可能是江雪,但我又觉得把江雪和性联系起来是对她的
亵渎。因此,我从没有意淫着江雪自慰过,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我觉得那
是一种不敬。江雪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女神,我不该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意淫她,
甚至我会觉得,如果我那样做了,老天就不会让我再见到她了。

  毕竟到高二暑假的时候,我已经有两年多时间没见到过江雪了。

  高中的生活远没有我在初中时丰富多彩。每天都是安排满满的课程和作业,
以及大大小小的考试,每周都要上五天半的课,每个假期、包括寒暑假都有补课,
从来没有完整休息过,根本没有时间让我想其他事或是做其他事。

  在高中我也没交到像吴睿这样的好朋友。我感到班上同学的竞争意识都非常
强,强到有时并不那么友好,比如明明晚自习后回到宿舍还在努力学习,还要骗
别人说一会去就在玩;比如买到一本好的辅导书,还要藏着掖着不告诉别人。这
些事情都让我觉得非常无趣,但我也尽量理解,到了高考时,现在身边的每个人
都是你的对手。

  我和吴睿也是到了寒暑假才有空见一下,他们学校虽然周末没有课,但是他
和他的新女朋友一起报了周末的辅导班,我们周末自然就很难见面了。

  我在高一的寒假第一次见到了吴睿的新女朋友——叶佳,这是个瘦瘦小小的
女孩,很羞涩的样子,话也不多,明显不如艾娜活泼。吴睿叫她「叶子」,说是
她的小名。看上去他们的感情确实很好,虽然趁叶佳去卫生间的空隙,吴睿不无
遗憾地告诉我「没有艾娜胸大,太可惜了」。

  在失去了艾娜这条联系江雪的途径后,我只能坚持着有空就去江雪家附近这
剩下的唯一办法,但始终未有所获。两年来没有见到过江雪一次,我在当时觉得
有些不可思议,但后来结合江雪所说的情况,我觉得也有很大的必然因素在里面。

  首先,江雪回家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平时的周末她是肯定不回来的,那些两
三天的短假,有时她的父母会去A 市陪她,她也不会回来。江雪回来的时间只有
五一、国庆这样的长假和寒暑假,而寒暑假里S 中也同样会占用很多时间来补课。

  其次,江雪回家后,基本都是宅在家里不出门。一是作业和其他各种学习任
务非常繁重,二是因为回家的时间很有限,她只想待在家里哪都不去。

  所以这两年来江雪其实并没有回B 市太多次,回来也很少出门,这才让我的
努力一直徒劳无功,然而必然中也会有偶然,就像江雪曾说过的,我付出的努力
不会白费。

  2003年年初的「非典」在很多省份肆虐,很幸运的是S 省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但为了安全起见,B 中还是停了近一个月的课,让大家在家学习。复课后为了弥
补停课的损失,我们在暑假又多上了一个月的课,直到七月底才放了暑假。

  我毕竟已经是高中生了,父母也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学习。于是在假期里,我
除了完成学习任务之外,每隔两三天都会趁父母出门上班,偷偷跑出去到江雪家
那里转转,然后在父母下班前赶回家中。当然,我也还是个以学习为重的好学生,
每次偷跑出去的时间也不过一个小时,不会影响到正常的学习。只可惜在这仅有
一个月的暑假里,我还是一无所获。

  八月底的一天,没剩几日就该开学了,但我还是不死心。三天前我去江雪家
那里转过,今天我打算再去一次。

  我从一大早开始就抓紧时间完成今天给自己定下的学习任务,下午刚过了四
点,我就出门了。我一路飞奔到XX学院,尽量减少花在路上的时间。到了家属区
的那条路上,我才停下休息。

  时间过得很快,在我走来走去的过程中,很快到了五点。一般我都是五点就
往回走了,毕竟父母六点就要下班,回去晚了还要解释。

  我觉得有些不甘心,马上就要开学了,这个暑假里我也没多少机会再过来了。
开学以后又要忙碌起来,高三的国庆节还不知道能放几天假,江雪可能都不会回
来,想要碰到她,又要再等半年了。于是,我决定再等半个小时。

  我边来回走着,边思索着回去晚的话该找个什么借口,就说学习累了出来透
透气吧,我也实在不会编什么谎话。

  我正这么琢磨着时,突然一个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陈阳?」

  虽然已经有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没听到过这个声音,虽然已经有两年零十个
月的时间没听到过这个声音叫我的名字,但在听到这个声音响起时,我还是第一
时间认出了它。

  我连忙转过身来,站在几步之外的,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孩,脸上带着我已经
有两年零十个月的时间没见到过的熟悉笑容。

  「江雪……」我激动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我使劲盯着江雪,生怕又
看不到她了。

  「陈阳,你长高了啊……还长胡子了……还长痘痘了……」江雪抿嘴笑着,
也使劲盯着我看。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高中以来我长到了一米七八,的确比初中时高了一些,
嘴唇上也渐渐长出了一些黑色的绒毛,最近额头上也长了几颗痘痘。

  「陈阳,你是来找我的吗?」江雪微笑着问我。她好像瘦了不少,但还是那
么好看。和上次看到她时不同,江雪又留起了过肩的长发,不过没有扎辫子,只
是用发箍把头发拢在耳后披散着。

  「对……对啊,我是来找你的……」我激动地有些结巴。

  「陈阳,你可真够慢的啊……」江雪的话似乎是在埋怨,但她却始终向我微
笑着,笑容里没有一点埋怨,只有幸福,就像我们还在一起时一样。

  我点点头,我真的是够慢的,两年了我终于找到江雪了。我在脑海中已经预
演过无数次在这里碰到江雪的场面,我断定自己见到江雪时一定会激动地哭出来,
可是现在我虽然激动,却没有一点想哭,我只是傻傻地笑着,觉得自己是世界上
最幸运的人。

  「陈阳,我这会得赶紧回去,我妈在学校找了个化学老师,给我教一下有机
化学。」江雪举起手中的袋子向我示意,「我这会刚下课,我妈还在家等着呢
……」江雪露出抱歉的神情。

  我有些失望,这么短暂的一面,怎么能解这两年来我对江雪的思念呢?

  「你别急,我想想……」江雪看到我的表情,也露出焦急的神色,她沉思一
下说:「嗯……明天下午……两点半吧,在我们学校门口那个教学楼大厅等我,
咱俩去过的,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连连点头,就是不可以我也要让它变得可以。

  「那好,明天见啦,陈阳……」江雪和当年一样,边向我挥手道别边向后退,
「对了,一会过马路要注意安全啊。」她和当年一样提醒着我,似乎一切都没有
变。

  江雪后退了很多步以后,才依依不舍地转过身,但她还是一直回头看着我,
直到她走进离我最近的这栋家属楼的第三个单元里。

  我刚才的感觉就算不是地狱到天堂,也算得上从地面到云端了,本来希望渺
茫的尝试竟然成功了。我不仅见到了江雪,而且江雪对我的态度竟然和我们分开
前一模一样。虽然两年没见,但我们之间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我之前还担心过
她会不会还是不理我,还担心过我的解释她会不会听,看来都是多虑了。江雪对
我的感情果然还是没变,这么久的分离一定也让她不再计较我的错误了。

  我兴奋地一路飞奔回家,竟然还赶在了父母到家前进门。晚饭时我就给父母
说好明天下午我会出去一趟找同学玩,有可能回来晚些,吃饭不用等我,给我留
点吃的就行。

  父母很爽快地同意了,他们都觉得我累了一暑假,应该出去放松一下,他们
也知道我出去肯定是找吴睿玩,就没有多问什么。

  我说成「找同学」也的确没有骗他们,虽然只是个文字游戏,但还是能弥补
一下我没有对父母说实话的不安心理。

  接下来,我着实体验了一把「度日如年」的感觉。我决定做几套题来尽快消
磨掉到明天三点之前的时间,可今天不知是我做得快还是时间走得慢,晚上我做
完一套数学题后还不到九点;好不容易熬到十点半的睡觉时间,我躺在床上又激
动地半天睡不着;第二天早上,本来准备用睡懒觉来消耗时间的我,竟然又兴奋
地早早醒来。

  上午我又做了一张卷子,洗了个澡,从里到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中午和
父母一起吃了饭,一点多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出门后我就戴上了今早专
门找出来的那条手链。

  到了和江雪约定的地方,我看看大厅里的表,还不到两点。现在正是暑假,
教学楼里只有留在学校的一些大学生在上自习,非常安静。

  我在和江雪一起坐过的石台上坐下,我想起上次我们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初二
期末考试结束后去学校登成绩的那天,那天我和江雪第一次谈到以后结婚的事,
江雪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婚,我告诉她至少还要八年,而现在,距离那时
候竟已经过去三年半的时间了,八年似乎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久,可是八年后我
们真的能结婚吗?

  当年我从不担心,而现在想到这些,我有些惆怅,初三的意外让我们两年不
能相见,我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虽然昨天江雪对我
仍旧和过去一样,我还是担心她还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感到胸口一阵憋闷,于是就起身走出教学楼的大厅,在门口长长的台阶上
坐下,看着门口的路发呆。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跑着过来。「陈阳!」江雪一看到我
就叫着我的名字,她穿着白色的T 恤和刚到膝盖的牛仔短裙,提着一个袋子向我
跑来。她又扎起了马尾辫,在脑后甩来甩去。

  「江雪!」我也边叫着她边站起来迎了上去。

  「你来得真早啊……」江雪边喘气边说。

  「在家里待不住,想早点见到你。」我笑着说,和江雪一起走进教学楼正门,
我抬眼看了下大厅里的表,两点十分。

  我们在石台上并排坐下,江雪从袋子里拿出厚厚一叠装订好的资料,对我说:
「我们化学老师很厉害,去年带出了两个国际竞赛的金奖,我觉得他的笔记可能
还有些用,我把我的笔记给你复印了一份……还有最近我上的有机化学的笔记,
也一起复印了,下学期要学有机,你可以先看看,我觉得挺难的……其他科目的
老师也就那样,和B 中应该都差不多。」

  「谢谢……」我非常感动,又说不出来什么别的话。这么厚的笔记,一定要
花很长时间才能复印好,我没想到这个时候江雪还会想着我。

  「……你都忘了我说的话了,是不是?」江雪撅起小嘴。

  「啊?没有啊,什么话……」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马上想了起来,「对
对,不说谢谢,不说谢谢,我记着呢……」

  「这还差不多……」江雪抿嘴笑了,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小盒化妆品递给我,
「这是我刚才在打印店旁边的超市买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我接过来一看,是当时电视广告里整天在播的「姗拉娜痘胶膏」套装,除了
抹痘痘的,还有一瓶洗面奶和一瓶爽肤水。

  「我还没用过化妆品呢,我都是毛巾一擦就行了……」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今天回去就试试,我们陈阳这么帅的脸,不能被痘痘给影响了……」
江雪看着我说道。

  江雪把复印的笔记和化妆品装回袋子里,把袋子放在一旁。我想问江雪,她
还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但又没有勇气开口。虽然我们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但
我怕得到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

  「陈阳,给我讲讲你在B 中的生活吧……」江雪盯着脚下的大理石地板说道。
她白皙又笔直的双腿向前伸着,脚上穿着一双整天在中央五套的广告里出现的白
色安踏帆布鞋。

  我不想让江雪错过我这两年里的任何事,于是我就从中考开始讲起,告诉她
我中考时戴着她送我的手链,告诉她领毕业证时我在班里大哭,告诉她我一人做
了我们说好在毕业时要做的事,告诉她我在初三暑假的经历,告诉她我在B 中报
到时没忍住又哭了一场,告诉她我在B 中两年来的衣食住行,告诉她我想尽办法
和她联系,告诉她我已经在她家楼前这条路上走了两年……也顺便告诉她吴睿和
艾娜分手、交了新女朋友的事……

  江雪仔细地听着,听到有趣的事情和我一起笑,听到难过的事情又红了眼眶,
听到吴睿找了新女朋友时又对吴睿骂个不停……

  「我看看你的手链……」江雪听完我的讲述,对我说。

  我抬起左手给她看,初三暑假时,我是清洗干净才收起来的,因此这条黑白
相间的手链还是显得很新的样子。

  「我的也在呢,」江雪从兜里拿出她那条蓝色的手链给我扬了扬,然后戴在
手腕上,「不过你的该换了,我的不用换……」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她说的话。

  「英扎吉不是去AC米兰了吗?你不会这两年都不看足球了吧?」江雪问道。

  「哦,对对,我看呢……」我才反应过来,英扎吉在2001年夏天就从尤文图
斯转会到了AC米兰,「不过我的也不用换,把白色涂成红色就行,哈哈……」

  江雪也笑了。

  「陈阳,你真的在我家楼下走了那么久啊……」江雪又问我。

  「是啊,第一次去应该是高一开学不久……都成习惯了……」我实话实说。

  「都怪我……我回来的时间太少了……」江雪遗憾地说。接着,她给我讲起
了她离开Y 校以后的事情。

  中考结束后,江雪的父母宴请了初中给我们上课的几位老师和小学的张老师,
感谢他们在Y 校对江雪的教导,薛校长肯定不在邀请之列的。就是在这次谢师宴
结束后,何老师把江雪拉到一旁,悄悄告诉了江雪我考上B 中的事。

  暑假里,江雪的父母一起带她回了浙江,在杭州、苏州一带玩了一圈,又去
北京玩了一圈。江雪的母亲想借着旅游放松的过程,说服江雪不要去S 中,但江
雪的想法很坚决。

  然而当他们提前几天来到A 市,给江雪办理入住宿舍的手续时,却傻了眼。
S 中在2001年之前录取的学生基本都是A 市市内的,周边区县的都很少,学校是
走读制,也不要求学生住校,因此S 中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学生宿舍。2001年第一
次面向全省的竞赛得奖者招生时,才开始筹建学生宿舍楼。

  当时的学生宿舍就是一个两层的小楼,是很多年前给进校的年轻老师住的单
身楼,现在被临时用作学生宿舍楼,供附近郊县和外地的学生住宿。这栋小楼的
房间非常老旧,采光很差,除了老式的上下铺架子床和桌子之外空无一物,连个
柜子都没有。房间里也没有卫生间,每层有一个公共厕所和水房。宿舍楼的一楼
是男生宿舍,二楼是女生宿舍。住校的学生非常少,每层楼也就一两个房间住着
人。

  除了住宿条件很差之外,吃饭还是个问题。因为是走读制,大家中午和下午
都是回家吃饭,所以S 中根本就没有食堂。S 中校园很大,江雪想吃个饭还要走
很远的路到学校外面的饭馆去吃饭。早上来不及出去买饭,就只能吃点凉冰冰的
面包;中午饭馆里人很多,经常还要等座位;每天只有晚饭能好好吃一顿。

  S 中连食堂都没有,那更是没有澡堂了。好在江雪在出去吃饭的时候发现学
校附近有个商务宾馆,宾馆一楼有个对外开放的浴室,条件还不错,收费也不贵,
就是每次来也要走挺远的路,花费很多时间。

  除了这些问题,洗衣服是江雪面对的最大难题。和江雪同住的两个女生都是
A 市周边区县的,她们可以像我在B 中上学一样每周回家,所以不用操心洗衣服
的事。而江雪就不同了,那里没有洗衣机,所有衣服都要靠手洗。

  江雪在上高中之前都没有洗过衣服,而现在每件衣服都要自己洗。刚去的时
候是九月份,天气还不冷,那时候洗衣服还只是累一些,等到天冷的时候,在门
窗大开的水房里洗衣服,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第一学期冬天的时候,我手上全裂的是口子,抹再多护手霜都没用……我
们宿舍有个女生人很好,她看我可怜,就让我把衣服都给她,她周末带回家用洗
衣机洗……可是我咋好意思呢,好多都是贴身穿的衣服,咋好意思让人家洗,我
就把冬天那些厚外套给她,让她帮帮我,那些我实在是洗不动……」江雪苦笑着
说,她说的云淡风轻,但我光是听着就难过地想哭,我无法想象江雪这两年受了
多少罪,我也无法想象她要多么坚强才没有放弃。

  当年的入学考试中有很多外地考生都考上了S 中的理科实验班,但最后来上
的,只有江雪和另外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也在上了两个月后,实在适应不了这
里的条件又回他家乡城市上学去了。

  江雪能坚持下来,除了她自己的坚强以外,她的父母也付出很多。江雪的母
亲经常会在周末时去A 市看她,带江雪住两天宾馆舒服一下,再帮她洗洗衣服;
江雪的父亲也想办法争取更多去A 市开会的机会,在开会之余去看江雪。

  「我真的特别感谢我妈,她在暑假的时候还是一直反对我去S 中,但是我开
学去了以后就再也没说过反对的话,反而一直鼓励我、给我打气,让我坚持下去
……我爸要是来A 市开会,我妈还能跟着车一起来,她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自己坐
大巴……为了让我能在宾馆多睡一晚上,我妈每次都是周一一大早走,坐最早的
一班大巴回B 市上班……没有我妈,我肯定坚持不下来……」江雪感慨地说。

  两年时间,江雪就这样硬撑了下来。高二结束后,江雪一家经过商量,在S
中附近的小区租了一套小房子,准备让江雪的母亲请长假来A 市陪江雪,毕竟是
最关键的最后一年了,父母都希望江雪能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备战高考中。

  「从小我都觉得我妈管我管太多了,结果现在我巴不得她天天在我身边管我
……唉,人真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江雪边说边看着我,似乎是在说自己,
又似乎是在说我。

  听了江雪的讲述,我感到万分难过,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江雪竟然受了这么
多的苦,我宁愿自己去替她承受这些……

  「我都不知道你过得这么辛苦……唉,我以为那的条件会比B 中更好的…
…」我边说边看着江雪,她果然是瘦了很多。

  「没事啦,都过去啦……下学期就有我妈陪着我了,你放心吧。」江雪微微
笑着说,「说点开心的,给我汇报一下你现在的成绩嘛,我看看没有我的监督你
学得怎么样?」

  「我这次期末考试是全年级七十一名,之前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名次。」我回
答道,按照这个排名,我应该能考上省内的985 高校。

  「很厉害啊,你的排名在我们学校也能进重点班了,看来你没有偷懒啊。」
江雪听了非常高兴,这是我这次见到她后,她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那你呢,还是一直考第一吗?」我又问江雪,她就算在S 中总考第一,我
也不会意外。

  「怎么可能啊……」江雪笑道,「学习好的人太多了,我最好的一次也就考
了年级第三,现在就是第十名左右……」

  「那还是能上清华北大的吧?」虽然不是第一有些遗憾,但我觉得这个目标
应该没问题。

  「嗯……应该说希望很大吧。」江雪想了想说,「我爸还找人给我算了一卦,
说是我努力就能考上……哈哈,我觉得真是废话……」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既然江雪能轻松地谈这个问题,那应该是有些把握的,
我也为她感到非常开心,她这两年付出了这么多,理应获得想要的结果。

  「对了,竞赛你参加了吗?」江雪又问我。

  「没有,我感觉难度太大了,题都不会做。」我实话实说。

  「我也没参加,就是太难了,咱们还是好好准备高考吧,不想保送的事了。」
江雪说道。

  从刚才开始,我就有话想对江雪说,这会说完了学习的事,我终于忍不住了。

  「江雪……你还生我的气吗?」我小心地问道。

  江雪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我在说什么,她摇摇头,微笑着说:「都多久
了,还生什么气呀,能见到你我就觉得特别开心,哪还有气呀……我是不是现在
特别容易满足……」

  我怜爱地看着江雪,我觉得江雪和过去有些不一样了,似乎少了些当年的锐
气,我又一次感到这两年江雪一定过得很不好。

  「那……咱俩还能在一起吗?」我紧张地看着江雪,生怕从她嘴里听到不好
的答案。

  江雪噗嗤一声笑了,说:「陈阳,你都不问问我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

  「啊……」这是我从没想过的答案,我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

  「跟你开玩笑呢,」江雪笑着说,「你就放心吧,我没有交过男朋友……我
整天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哪有心思想这些事啊……」

  「那就好,那就好……」我一下高兴了起来。

  「那你呢?你有没有交过女朋友呀?」江雪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当然没有啊,我只喜欢你,我怎么可能喜欢别人啊……」我赶紧告诉江
雪我的心思。

  「那有没有女生追你啊?」江雪还不罢休。

  「没有,哪有人喜欢我啊……」我着急着为自己分辨。

  「我不就喜欢你嘛,哈哈……而且据我所知,咱们班当时好几个女生都喜欢
你呢……」江雪狡黠地笑着说。

  「不是吧,我一点都不知道……」我真的毫不知情。

  「可能她们比较怕我吧,都离你远远的,哈哈……」江雪很得意的样子。

  「那……那有男生追你吗?」我其实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有啊,还不少呢,有人要请我吃饭,有人给我买零食,还有给我送花的呢
……不过都被我拒绝了,我告诉他们我有男朋友呢。」江雪真诚地看着我说。

  「嘿嘿,那咱俩就还可以在一起吧。」江雪的话让我非常高兴。

  江雪抿嘴一笑,「我还要再考察考察你。」

  「啊?」江雪前面都那么说了,我本以为她会很痛苦地答应。

  「你当年那么坚决地要分开,现在还不许我再想想了啊?」江雪始终微笑着。

  「你不是说你不生气了吗?」我委屈地说。

  「是不生气,但是这事我还记着呢,哼,我可小心眼了……」江雪说完又笑
了起来。

  一说起我俩的事,江雪似乎又变回了初中时活泼可爱的样子。虽然江雪嘴上
没有答应,但今天她的所有行为和语言,都明明白白地表达了她的态度,她还是
和以前一样关心我,喜欢我,她也一定和以前一样想和我在一起。

  「陈阳,我明天就要去A 市了……」江雪有些遗憾地说。

  「这么早吗?我还想着这几天都能见到呢……」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没想
到江雪这么早就要走了。

  「没办法,都安排好了……我爸找了个车,我们这次去要带很多东西,去了
还要把房子收拾一下,就得早去几天。」江雪耐心地给我解释。

  「那又要有很长时间见不到了……」我有些难过。

  「别难受了,能见你一面我都很知足了,」江雪安慰我说,「一会咱们一起
吃个饭吧,咱俩还没一起吃过饭呢……」

  「你不急着回家吗?」我还是有些担心江雪母亲会着急。

  「不急,我给我妈说好了,我说我找艾娜去了,要给她讲讲化学,可能回去
晚一些……」江雪吐吐舌头。

  「嘿嘿,那就好……我得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我记得我还让父母给我
留饭来着。

  「我这有IC卡,咱们出去打吧,刚好也该吃饭了。」江雪边说边和我不约而
同地抬头看看大厅里的表,已经快六点了。

  「好,走吧。」我答应着,和江雪一起站起身来。我拿起装着资料和化妆品
的袋子,江雪已经先我几步欢快地跑出了门外,她在外面叫着我:「陈阳,快来
看呀,多美的晚霞……」

  我也赶紧跟了出去,抬头顺着江雪手指着的方向看去,一条鲜艳的红色绸缎
挂在天边,这是我和江雪在初中放学的路上见过无数次的美景,而今天我们终于
又能一起欣赏这景色。我看着身边心爱的女孩,夕阳给她镶上了一层金边,让她
更加美丽动人。她扎着我喜欢的马尾辫,穿着我喜欢的短裙,戴着我们的定情手
链……

  一切都没有变,她还是那个江雪,还是那个深深爱着我的女孩。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