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所谓伊人】 第二部 (3)(长篇母子,纯爱)

第一文学城 2023-01-25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轻狂似少年
作者:轻狂似少年 本文于2021年9月27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6181      杨瑰看着这个月的消费账单叹了口气,这个月一中的工资又没发出来,家里

作者:轻狂似少年

本文于2021年9月27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6181
  
  杨瑰看着这个月的消费账单叹了口气,这个月一中的工资又没发出来,家里
都快要揭不开锅了。本来她跟老公两人工资加上存款,在许州过上中产阶级的生
活绰绰有余。可是正好赶上这几年许州的房地产狂潮,老公也按奈不住心里的躁
动,早早就入局房市买了两套学区房,一心想等待升值变现。哪里知道今年下半
年开始房产市场趋冷,有价无市,有些人半价腰斩退场,更多的人只能苦苦的挨
着盼望快些有一个接盘侠来解救自己。夫妻两人不止存款一毛不剩,每月还要还
上2 万元的房贷。

  一中因为今年上半年的评选四星级高中失败,现金流断裂,后果终于如雪崩
一般在下半年集中出现。学校迫不得已只能用老师的工资来还贷款,一时间一中
的一众老师叫苦不迭。杨瑰也是受害的众多老师之一,现在自己更像是雷锋一般
在一中教书育人,想到这里完全没有一丝继续在这里耗下去的勇气了。如今老公
失业,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有两个月自己都没有吃过肉了,买菜都是买
的菜市场剩下的折价菜,想到这里不由得悲从心来,自己的人生仿佛也在这场危
机中迅速折价了,然而杨瑰青春已经不在,39岁的自己已经越来越难变现了。甚
至有一次杨瑰跟老公发了一下脾气,就被他毫不客气的怼了回来,最伤她心的一
句话是,「你要是不满意可以离婚啊,再找一个;就跟工作一样,有什么可以大
惊小怪的?」

  她有些绝望的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以往这段只有500 米的路自己都会走的分
外骄傲,因为她觉得自己在一中有一个地段优越,面积大,价格高企的学区房,
这是自己半生努力的回报,这是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肯定。如今同样的一条路,自
己却分外绝望了,真希望自己可以逃离眼前这一切的烂摊子,甚至在最疯狂的深
夜无眠对着天花板流泪的时刻,她会想着有个男人带着她私奔,远走高飞,远离
这一切的折磨与困扰。然后在每个黎明到来的时候又会恢复一个中年女老师的正
常教学与生活节奏,按部就班,行尸走肉。

  之前坐在车里朝她吹口哨的那个中年司机依然站在他的宝马旁边,像这半个
月以来的每个早晨一样,等待着自己。然后他会朝自己打招呼,请自己去喝一杯
咖啡,再被自己拒绝之后讪讪的盯着自己的背影发呆。可是这次他没有再看她,
而是摇摇头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启动车子一溜烟的跑了。杨瑰看着司机说走就走,
显然有些不忿,她站在校门口愣了一下走进了校门里面,好像完全不在乎那个司
机的离开一样。但是她脚下黑色的漆皮高跟鞋踩踏地面的频率加快了一倍,显示
了她内心的极度不平静。

  到了办公室之后,居然有一大半老师没有到,到了的几个老师也在打哈欠,
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一种队伍散了的既视感扑面而来。杨瑰心里叹息一声,天
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些老师已经准备去别的私立学校另谋生计;甚至有的老师
还准备去私人教辅机构,反正都对一中的前景不看好。学期开始的地区大联考,
原本名列前茅的一中居然倒数,跌了众人眼眶的同时也预示着这家老牌名校的堕
落。

  上半年学期末就离职了一部分优秀老师,这学期一开学又有一部分优秀老师
被别的教辅机构挖走,如今的一中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虚有其名。不知道今年
过去,这里还能剩下几个熟悉的面孔?

  终于到了上课时间,居然还有几个今天上午没有课的老师干脆没有到,自从
之前的老校长被调走,来了一个官本位的校长之后,一中就没了灵魂,老师们也
没有了战斗力,连最应该遵守的纪律也不再遵守,视原来的校训为无物。

  「嗨,姐几个,听说了没有,咱们学校要私有化了,」一个女老师消息灵通,
这个消息立马让几个老师感兴趣了,

  「一中这种公办学校还能私有化吗?」一位老教师慢悠悠的问道,

  「教育厅都定调了,一中的债务问题必须自己解决,之前的融资渠道断裂之
后就没办法了,正好一家上海的公司有意接盘一中庞大的债务,这个收购建议已
经被教育局原则上同意了;只有一些细节正在商量,反正我听说这个收购公司现
金流充足,收购计划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教导主任花姐慢悠悠的说道,

  「花姐你说的真的假的,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杨瑰急切的问道,这个消息
显然关系到众多老师的命运。

  「还不是咱们之前的老校长,她老人家不知道哪来的能量这么大,居然能跑
到魔都找到一个女企业家,她正好准备入局我们市里的教培行业,目前对她来说
这是一个抄底优质资产的机会。大概这个月月底就会完成收购计划,」花姐说着
自己得到的二手消息。

  「无缘无故的,这个女企业家凭啥这样啊?雪中送炭这么好的事情我是从来
不相信的,」素来跟杨瑰一起被封为一中三美的董鄢说道,她是准备近期离职的,
连辞职报告都写好了,这个消息显然让她非常吃味,宁愿它是假的。

  「听咱们老校长说,当年有个女企业家通过她的关系让一个学生低分进了一
中的火箭班,结果那个学生太不上进啊,具体这个学生的姓名我就不知道了。后
来嘛,本来想跟这个女企业家谈的,谁知道中间杀出个程咬金,另一个女商人开
价更高,所以很快就谈好了,估计这个月就签合同了。早有些得到消息的想转回
来,结果嘛呵呵呵。」花姐继续八卦,一向古板正经的她也这么喜欢打听小道消
息倒是让一众老师大跌眼镜。

  「这个人情欠的好,老校长确实技高一筹啊,比起现在这位,不知道强那里
去了,」一个男老师叹息道,

  「这位听说还准备在一中给自己修一条路,就只能他自己走,已经马不停蹄
的赶工赶进度了,估计是看自己干不了多久就来一把大的,反正欠钱都有人兜着。」
花姐嬉笑着说道,

  「这孙子还准备在咱们一中搞个后宫呢,也不知道是受了哪本小说的荼毒,
我都想去他家骂他了,」一个男老师十分不忿的说道,显然他是一个受害者,

  「听说他是卫家的?」一个男老师说道,

  众位老师听到这个消息都不再说话了,出奇的平静,连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下
去,显然卫家让他们讳莫如深,

  董鄢听到这里咯噔一声,想到自己的男朋友也姓卫,不禁有些忐忑起来,最
近他就有些不对劲,听说家里的大人物退休也被查了,看来这次不能善了,具体
的细节他并没有跟自己透露,但是最近他都不再联系自己了,连每个月给的几万
块生活费都断了,而她也不敢问他要。

  「这个消息还是别让那些离职的老师知道的好,知道了到时候人家回来之后
要是一中还是那个样子不是得恨上在座的诸位?」一位老师颇有深意的说道,

  「我们心里有数,人家自己选的路,成年人肯定要自己负责啊,」几个老师
打着哈哈说道。

  董鄢从地铁口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不到20岁的小妹妹朝着男朋
友撒娇,指着旁边的lv专卖店,怂恿男朋友为自己慷慨解囊,那个比这个女孩子
大了十几岁的男朋友显然对不起她们的年龄差,摇摇头扔下小女孩独自走了,小
女孩跺跺脚终于还是追了上去。

  看到这个场景她不由得想起几年前和那个男人在蜜月期的时候还不是跟眼前
的一对情侣差相仿佛,只是自己的男朋友对得起跟自己差了十几岁的年龄差,可
以为自己慷慨解囊,所以自己身上的服饰都是一线奢侈品牌,摆满了自己的衣橱
间。那真的是自己可以对那个男人予取予求的几年,如今他却连见一面都不肯见
自己!

  两个一直在魔都工作的闺蜜要她去聊天,她骑着电动车到了孙樾给的地址,
是一处地段非常好的小区电梯房,看着无比得意的迎接自己的两个闺蜜,董鄢感
觉自己恍如隔世,才几年时间她们俩个人都买上了房子,而自己还什么都没有;
就连男朋友,都要没有了。

  进了孙樾家装修的非常温馨的客厅,董鄢看着坐在对面一脸得意的两人不由
得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鬼迷心窍的答应赴约,这不是来看她们花式凡尔赛的吗?

  她们被总公司派到许州的一个分公司,现在闲得无聊,却拿着双份工资,现
在是来看自己的笑话了?

  「飞儿啊,你别老想着靠着一中那个教师岗位了,累死累活能赚多少?」孙
樾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剥着手里的橘子。

  吴清则边看着电视里的广告边用眼角余光看了看坐在一边沉默寡言的董鄢,
「一中不是要倒闭了嘛?」

  「没有,听说一个大老板接盘了。」董鄢回道。

  「先别管谁接盘,我就问你,你这几个月工资发了吗?」孙樾显然知根知底,
她的问题董鄢没有回答,

  「别难为人家飞儿了,你那个sugar daddy 呢?美丽的英语老师?」吴清半
真半假的调戏着眼前的美人。

  「说的什么,那不是飞儿男朋友吗?怎么变成甜爹了?」孙樾显然并不太清
楚董鄢的情况,

  「也就比她大个十几岁吧,怕个啥啊,」吴清说道,一点面子都没打算给董
鄢留。

  「人家可是鼎鼎有名的卫家人,你看看咱们许州这片地,谁敢不认识卫家人
的?」孙樾幽幽的说道,

  「也不知道你图他什么,就图他有钱有势吗?给你买了不少LV包包,带你去
了不少次总统套房开房?」吴清的话语异常尖刻,

  「说够了吗,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生活,你们没权利指指点点吧?」

  「没说够,他卫家一直在这片地一手遮天,现在不一样了,我跟你说好了,
卫家人一个跑不了,都会进局子,一个不剩,他们这么厉害,这些年搞掉了多少
人,现在被查到了不是这么容易安全落地的,我跟你说飞儿,你趁早断了,只要
卫家一倒了,怕是连他们家的小孩都会被牵连,多少人恨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
你还跟着掺和,是怕自己到时候没人找你麻烦?」孙樾脸色凌厉,怼着董鄢,

  「我就跟他谈恋爱而已,」董鄢底气明显不足,

  「你以为他为你花的那些钱都是干净的吗,那些东西到时候都要没收了,你
看看到时候多少人看你的笑话,」吴清冷冷的说道,「那个姓卫的男人不会是卫
东阳吧?」她又问董鄢,

  董鄢不置可否,

  「看来还真是,原来是许州下面县里的卫局长啊,那你厉害了,这位据说无
期收不住,他在任上纵容黑恶势力,光是想找他寻仇的苦主都不少人了,卫家这
么多嫡系都倒台了你还不知道情况吗?这位局长现在都调离去市政协了,咱们都
听到风声了,」孙樾摇摇头,对于董鄢的智商分外怀疑,

  「上面有人想搞死他的,现在不办他,晾着他,就等着他狗急跳墙了,」吴
清冷淡的说道,这些东西她们在魔都见识了不止一次。官场上的操作大同小异,
不管是在魔都还是在小小的许州。

  「我跟他已经很久不联系了,他的东西我都没用过,都放在房间里呢。你们
两个又忽悠我去魔都做房地产,跟你们一样挤几年地铁,然后回家降维打击?」
董鄢语气有些不屑,

  「我们两个做房地产真的做出头了,许州的学区房,市中心的,是我们分公
司开发的,我们一人买了两套;内部价打4 折。」吴清得意洋洋。

  「你们不是在魔都混吗?最近回许州发展了?」

  「亘古不是要在许州开拓市场吗?最近收购了许州这边的一个本地房地产公
司,我们两个就空降地方了,直接官升两级。」孙樾一脸开心。

  「现在我们两个一个做许州分公司的市场部总监,一个做人力资源总监,比
起在上海没有盼头的日子要好不知道哪里去。」吴清耸耸肩,想到之前在魔都的
日子,虽然表面上光鲜亮丽,顶着个项目负责人的身份,其实工资没多少,手下
就几个实习生,管理的还是烂尾楼项目,简直不要太分裂。虽然她们两个已经27,
8 了,比起董鄢大个3-4 岁左右,但是要不是碰到冯小波这个愣头青真的难捡到
这种外调的机会。怎么都不会轮到她们两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于总知道了那
件事?所以怕爆出来影响不好直接给她们两人发配了。

  她看看孙樾有些黑的小脸,心想还是她敢想敢干,直接两个人跟着冯小波打
了一炮,录了视频,本来没想要怎么样的。谁知道没几天被人事总监专门找了她
们两人谈话,没过几天她们就等来了自己的新工作。

  想着自己闺蜜两人结婚几年了从没有跟别的男人有过肌肤之亲,就算在魔都
跑市场,酒局饭局什么的不知经历多少,也没有失身。反而看到冯小波忍不住撩
拨,终于情不自禁在一条无名河边就做了那事。想着那个周末魔都郊外的狂乱黄
昏,此刻穿着紧身牛仔裤的下体不由得一阵抽搐,肉逼被巨大肉屌撑满到毫无一
丝空隙,然后是缓慢而深入的抽插,每一次都插入则尽根抽出则只留下粗大的龟
头,那种直入灵魂的酥麻感让她不由得夹了夹美腿。看着董鄢怀疑的眼神,不由
得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要穿紧身裤,一想起那次放纵,就算回到家之后与丈夫的
例行欢好都食之无味了。

  孙樾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吴清,心下暗骂这个小骚货就是矫情,在人前往往装
出一副知性端庄的良家妇女,背后竟然如此的淫荡,如今已经回了许州居然还想
着那小子,不过自己可不会陪着她发疯了,这种事只能来一次,上瘾了就一发不
可收拾了。

  「你们两个不会是被潜规则了吧?」

  「瞎说什么。」两人怒斥董鄢。

  「哼哼,原来真是这样,怪不得你们两升职加薪买房。」董鄢一脸恍然,
「不过你们亘古不是老板是女人嘛?据说公司文化非常干净?」

  「对,就是女人,这种女人哪个男人比得上?」孙樾没好气的说,「你们一
中附近的学区房现在都被打包给亘古了,就是学校的事情还没谈下来,估计咱们
未来做同事不是不可能啊,」

  「这事我听说了,不过我倒是宁可当老师,那多舒服。」董鄢依然不当回事,

  「呵呵,你还房贷还的舒服吗?」吴清抱着双臂,一股优越感涌出来,那可
是自己用下面这口嫩穴换来的。

  「卫东阳家里不是挺有钱?没给董鄢买房子?就这还自称是南霸天呢?」孙
樾嘲讽道,

  「你说他干什么?再说我跟你急了啊!」董鄢怒斥道,脸色都变得有些冰冷。

  「那你还不分手?你也没怀孕吧?」

  「你这种大美女还怕没人要?排队得魔都排到许州吧?」吴清与孙樾两人一
通话,说得董鄢半晌无语。

  「嗨,第一次都给了他,还说什么?」董鄢幽幽叹息,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
个面孔,那个大男孩与她第一次相遇就看着她看的如痴如醉,直接撞到了墙上,
那时候她还是处女,还相信爱情。她还记得自己在黄昏时候和他碰巧遇到之后,
他眼神里的痴迷与隐藏不住的欲望。但那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的春梦而已,而她
却在男朋友的现实中间享受他胡乱而短促的抽插,甚至还没有感觉到到剧痛之后
的销魂感觉,卫东阳就软了,她则满面悲伤地看着满床单的落红,一阵阵后悔如
同下体的剧痛一般越来越强烈的冲击她的大脑,她痛苦而绝望的看着那个男人穿
上衣服走人,留下自己一个人在卧室里面哭泣不停。

  「董鄢真绝了。」

  「绝了。」两个人像双簧一般,「这什么年代了?」

  「还踏马处女?你分手什么样的找不到?」

  「对啊,魔都那些有钱人啊也就一般般,开得也就是抖音上烂大街的跑车而
已,平时旅旅游也不能跑月球火星什么的,也就是去欧洲玩个两个月。吃喝嘛,
也就平平常常,一顿十来个菜而已,不喝酒,喝酒会做梦想自己有几千亿。」

  两人开始正话反说嘲讽起来。

  看着董鄢眼神发亮,两人就知道她动心了。

  「就是,亘古的老板,于总年轻时候是个名模,那身段气质长相,再加上上
市公司董事长,哪一项不是女人中的极品?咱们公司美女这么多,有谁敢跟于总
比比的?也就是于总人到中年了,年轻时候怕是要迷倒半个魔都,咱们女人能到
于总那地位才算没白活,给男人爽换钱算什么本事?还不如嫁个男人,也不算贱
卖了自己。就咱们公司里几个总监,也不过三四十岁,人家也在魔都有房啊,比
他卫东阳差哪了?」

  「咱们是不可能做到于总那种地位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风口;但是正常结
婚还是没问题的吧,你分手了我给你介绍几个公司的年轻才俊,也就是咱们俩人
结婚了,不然哪里轮到了你?」孙樾撇撇嘴,吴清却有些心虚,自己两人已经先
吃了一波童子鸡,比起董鄢也强不了多少。但是她们这一波明明赌对了啊,人生
赢家不外如是,靠什么上位都不重要了。

  看着董鄢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剧上了,咳起瓜子没完没了,只是双眼的
焦距明显不在电视上,就连说话都懒得说了,一看就是心不在焉。

  董鄢离开时候心神不定,连自己的手机都忘了,孙樾与吴清相视一笑,看样
子董鄢也动心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