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母子之交 天作之合 】(二)

第一文学城 2022-11-2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mingyantan
作者:mingyantan 2022年11月10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7781                 二、

作者:mingyantan
2022年11月10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7781

                二、

  已是上午,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莫鸣炎身上。

  温暖的阳光唤醒了莫鸣炎,从潮湿的床上醒来,他觉得自己昨晚做了一个梦,
不过看着赤裸的自己,身下潮湿的床单,被二人翻云覆雨搞的乱糟糟的床铺。

  他不得相信昨晚的事是真实发生的,他和他的母亲做爱了!!

  莫鸣炎飞快的从床上起身,从柜子里随便抽出了了一条内裤,穿上,跑出了
房间。

  萧娃没有在家,莫鸣炎坐在床边双手抱头,他在回忆昨晚的事情,自慰、亲
吻、插入、内射、口交,他有些不知所措,「内射,不会……怀孕吧……完了完
了!!」

  正当莫鸣炎一边嘟囔着一边拍打自己的头的时候,出去买东西的萧娃回了家。

  今天的萧娃,脸上多了些光彩,整个人焕发出了一种年轻的气息。听到了莫
鸣炎嘟囔的声音,换好衣服走到他的卧室门口,柔声问道:「鸣炎,怎么了?」,
莫鸣炎听到萧娃的声音,扭头看去。

  「妈,那个……昨晚上……我……不是……故意……射……进去……」莫鸣
炎越说声音越小,头都快低到了胸口。

  萧娃看着说的自己双脸通红的莫鸣炎,不由得笑了起来,走到他的身旁坐下,
搂住他的肩膀,轻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没事,自从有了你之后,我就
戴了避孕环,别说你射两次了,你就是射到溢出来,我也不会怀孕的。」

  莫鸣炎抬头看着萧娃,「真的?」

  萧娃拍了一下他的头,「你还不信我的话啊,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你爸爸?」

  莫鸣炎摇了摇头,搂住萧娃的腰,把头埋到了她的胸口。

  萧娃抱着她,眼里满是爱意,可她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窗外的蓝天,
有些失神。

  经过一夜的缠绵,二人的关系在母子之情上更近了一步,莫鸣炎有了去拥抱
母亲的勇气,萧娃也并不拒绝。

  可每当莫鸣炎有了想更近一步的想法时,萧娃都会拒绝,身体不舒服或者还
有事要做这两个理由,莫鸣炎连着听了很多遍。

  虽说他也很喜欢搂抱住萧娃的亲切感,可毕竟是血气方刚的青春期男生,每
日与女人一起生活,拥抱,吃饭,憋久了总会有些别样情绪。

  这几日的欲做还休搞的他有些心烦。

  萧娃当然看出了莫鸣炎的心思,她也知道现在的青春期男生欲望强烈,若只
是用自己的衣物来泄欲的话,她倒也还能接受,可是要自己用身体来帮他的话
……萧娃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老公,更何况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在社会伦理
上,就更说不过去了。

  莫鸣炎的欲火经过那晚之后,可谓是一天比一天旺盛,萧娃看着阳台上每日
都要多出几件的滴水内衣,她觉得自己要跟莫鸣炎谈谈,不然他每日这么下去,
对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好。

  看了眼日期,距离莫鸣炎开学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月,还有一年就要考大学
的他绝不能被自己所做的一件错事而影响,萧娃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这天晚上,莫鸣炎从外面回家,一进门,就闻到了厨房里飘来的阵阵香气。

  循着香气走去,厨房里,萧娃正做着晚饭,莫鸣炎咽了咽口水,问道:「妈,
今晚上吃什么啊,这么香?」

  萧娃一边翻弄着锅里的菜,一边说道:「一会你就知道了,看看你身上的汗,
去洗一下,换身衣服,饭还得一会才做好。」

  莫鸣炎应了一声,小跑着去拿了浴巾去洗澡……

  莫鸣炎有点希望自己出去的时候便可以看到饭菜,于是就故意洗慢了一点,
连着洗了两次头,用沐浴露又洗了两遍,这才停水擦身。

  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转头看去,餐桌上已经摆上了还在冒着白气的饭菜。

  萧娃说道:「怎么洗这么长时间,快,去吹吹头发,赶紧来吃饭。」

  莫鸣炎跑到卧室,吹了吹头发,换上了一条短裤,便跑到餐桌边坐下。

  向餐桌看去,一碗看起来有些豆子核桃的黑米粥,一盆放着几颗枸杞的乳白
色鱼汤,几个放在蒸屉里的生蚝,还有一些羊肉。

  莫鸣炎有些奇怪,这些东西,好像都是补肾的吧?萧娃看着露出疑惑神色的
莫鸣炎,说道:「都是给你准备的,这几天你用了多少次我的内衣,我心里可都
有数。」

  莫鸣炎被说的脸色一红,萧娃看他没有什么想要动筷子的迹象,紧接着说道:
「趁热吃,补补身子,吃完了我有事要和你说。」说罢,起身给他盛了一碗鱼汤。

  莫鸣炎对待会要说的事情起了兴趣,虽说自己不是很想吃这些东西,因为看
起来显得自己很弱,不过还是端起碗喝了一口鱼汤。

  味道很不错,萧娃的手艺一直都是莫鸣炎钦佩的点,不管是什么新菜,她总
能做的色香味俱全。

  喝着鱼汤,莫鸣炎的食欲被逐渐勾起,开始大口吃起来。

  很快,餐桌上的食物就见了底,莫鸣炎捂着肚子打了个嗝,摆了摆手,示意
自己已经撑的再也吃不下一点了。

  萧娃起身收拾,说了一句话「你去卧室等我。」便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这句话引得莫鸣炎差点跳了起来,捂着肚子小跑着进了萧娃的卧室。

  床上很干净,枕头被子都被放到了一角,其余的地方铺上了一张新买的毯子。

  莫鸣炎激动的扑到了床上,几把已经有了些许抬头。

  莫鸣炎压了压下面,闻着床上萧娃的香气,静静等待着……

  厨房里洗刷的声音停了下来,莫鸣炎激动的抬起头看着卧室门口。

  萧娃一边脱着围裙,一边走进了房间。

  看着刚刚从床上起身坐着的莫鸣炎,又瞥了一眼裆部遮盖不住的帐篷,萧娃
深吸了口气。

  出乎莫鸣炎的意料,萧娃没有来到床上,而是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

  萧娃看着眼神期待的莫鸣炎,说道:「鸣炎,我要和你说些事情。」

  莫鸣炎感觉到了萧娃语气中的严肃,坐直了身子。

  「那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是我的问题,我没有忍住,去找了你,更没有阻止
我们发生那种关系。」

  萧娃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欲望比较强烈,如果我们不是母
子,而且情侣的话,我可以每天陪你,但我们是母子。我觉得如果我们真的保持
这种关系,对我们还有你爸爸都不好。所以……」

  莫鸣炎心里有些失落,听到母亲说这些,他有点想哭。

  「所以……我不能和你做爱,我不能做对不起你爸爸的事。」

  莫鸣炎插话道:「妈,我……」

  萧娃摆了摆手,接着说道:「鸣炎,你也快高三了,不能被这些情欲影响。
妈也想过了,这么决绝的对你也挺残忍,所以我想了个办法。」

  萧娃又顿了一下,似乎又思考了一边,说道:「只要你两周不打飞机,我就
帮你打一次,但是只有一发,只是帮你泄泄火。」

  萧娃伸出了一根手指,双眼盯着莫鸣炎。

  原本以为自己和母亲已经没有机会的莫鸣炎都快要哭了出来,不过听到萧娃
说可以帮自己打飞机之后,莫鸣炎猛地抬起头看着萧娃,擦了擦眼里已经积攒的
一些的泪水,笑道:「真的?!好,那我就两个星期不打飞机。」

  萧娃看着高兴的笑容满面的莫鸣炎,不由得也跟着笑了一下……

  距离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距离二人定下约定的时间也慢慢到了两个星期。

  莫鸣炎这天早上起了个大早,收拾好了床铺和衣服,小跑着出卧室。

  萧娃正在厨房里做着早餐,看到笑着跑来的莫鸣炎,笑道:「日子记得还挺
清楚,一天都不差。」

  莫鸣炎笑着站到萧娃身边,「妈,你可不能忘了你之前说的,我这两个星期
可是什么都没做,真的!」

  萧娃看着身旁像个小孩子的莫鸣炎,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晚上再说,好
了,赶紧去收拾,准备吃饭。」

  ……

  晚上,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月光照亮了莫鸣炎的房间。

  二人已经吃过了晚饭,莫鸣炎坐在床边,只穿着一件内裤,抬脸看着窗外的
月亮。

  萧娃很快便收拾好了碗筷,又去洗了洗手,刷了个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伸手摸了摸发烫的脸颊。

  自己有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她也记不清楚,上一次应该是在和老公谈恋
爱的时候吧。

  萧娃缓了缓呼吸,回到卧室,从床头柜里取出了一个黑色包裹,这是她前些
天刚刚准备的,既然莫鸣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而且他也确实管住了自己,那她
自然不能将对他的奖励敷衍了事。

  拿出黑色包裹里的东西,萧娃脱光了衣服……

  莫鸣炎紧张的坐在床边等着,听到几声敲门声,他的卧室门并没有关,扭头
看去,萧娃正手拿着一瓶东西站在门口,还保持着敲门的动作。

  此时的萧娃,没有穿外衣,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薄纱奶罩,下身穿着一件仅
仅能够遮住阴户的黑色系绳内裤,手上还戴着一双黑丝手套。

  莫鸣炎看得血脉喷张,身下的帐篷猛地支了起来。

  萧娃慢慢的走到了莫鸣炎身前,莫鸣炎想要起身,被萧娃轻按了回来,「不
用你动,你只要坐好享受就可以了。」

  说着,手轻轻推在他的肩膀上,让他双手撑在身后,本就支起的帐篷显得更
加挺拔。

  萧娃看着叉开双腿等待的莫鸣炎,转身拉上了窗帘。

  跪倒在叉开的两腿之间,萧娃把手里的瓶子放在一边,一只手顺着莫鸣炎的
大腿,慢慢伸进了内裤。

  轻轻握住那两颗睾丸,慢慢揉捏,萧娃不禁感叹道:「怪不得你欲望这么强,
我手都要握不住了。」

  莫鸣炎没有接话,只是闭眼感受着下身传来的冰凉触感。

  萧娃揉了一会,手指便开始向上游离,指间摩擦着坚挺的阴茎,轻轻挑逗龟
头和阴茎的连接处,莫鸣炎被这温柔的轻抚点燃了压抑许久的浴火,猛地用力,
几把也猛地一挺,几乎要冲破了箍住的内裤。

  萧娃抽出手,褪下内裤,几把就如同猛兽一般冲了出来,挺立在莫鸣炎的两
腿之间。

  虽说自己也见过用过,但那是在被性欲冲昏头脑的时候,现在来看,萧娃再
一次被这粗壮的巨物震撼,看着充血坚挺的龟头,萧娃有一种想要一口含下去的
冲动,可是,好像比自己的嘴还要大一些……

  莫鸣炎用力的挺起几把,等待着母亲的奖励,可萧娃褪下自己的内裤后久久
没有动作,刚想要睁眼看去,龟头上便传来了一阵温热,萧娃一手握住阴茎,含
住了一半的龟头,微微用力吮吸,舌尖不断挑逗着已经开始流出淫液的尿道口。

  握住阴茎的手缓缓上下抽动,另一只手托住阴囊,轻轻的把玩睾丸。

  莫鸣炎哪有过这种体验,他感受着自己下体各处传来的快感,双手紧抓住身
下的床单。

  萧娃吮吸着一半的龟头,可能是觉得还不够,猛地张大嘴,一口吞没了整个
龟头。

  龟头抵在萧娃的舌头上,同时体验着柔软的包裹和粗糙和刺激。萧娃用舌头
在龟头的下面来回快速摩擦,舌尖抵在龟头和阴茎的连接处,顺着舌头的摆动,
不停的刺激着男人最为敏感的部位。

  萧娃精湛的舌技让稚嫩的莫鸣炎欲罢不能,全身的肌肉紧绷,强忍着已经有
了的射精感觉。

  萧娃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莫鸣炎没有撑住,正当他觉得精液已经冲到小腹的
时候,萧娃吐出了龟头,停下了抽动阴茎,把玩睾丸的手猛然用力捏住,精液被
止在了几把的根部。

  莫鸣炎原本急促的喘息也慢慢安稳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萧娃。

  萧娃没有回应他的眼神,弯腰拿起润滑液,在手上倒了一些,揉搓开。

  莫鸣炎刚要开口询问,萧娃满是润滑液的右手便盖在了他的龟头上,手指如
钩子一样钩在龟头和阴茎的连接处,左手附在了几把的根部,手指搭在阴囊上。

  冰凉的润滑液和温热的掌心让龟头如同处在冰火两重天之中,润滑液并不能
掩盖住手套的粗糙,轻轻转动摩擦,龟头的几个敏感点被同时刺激,附在几把根
部的手也开始来回在几把上游离抚摸。

  莫鸣炎原本放松下来的肌肉再次紧绷,这次的刺激比起刚刚的口交有过之而
无不及,萧娃右手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刺激龟头的力道也越来越强。

  莫鸣炎上次本就临近射精,这次又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仅仅几分钟,射精
的感觉再次来袭。

  不过与上次一样,萧娃再次在精液就要喷出的时候停下。等到莫鸣炎稍微缓
过来一些,又再次开始……

  如此一连几次,莫鸣炎已经无力支撑身体,双臂大开的躺在床上,原本坚挺
的几把已经有了些疲软的态势。

  萧娃换了一个姿势,跪趴在莫鸣炎侧边的床上,屁股高高的翘着,看着已经
显出疲态的莫鸣炎,她这次没有停下,嘴里含着龟头,手中握着几把抽动。

  莫鸣炎再次临近射精,小腹猛地一紧,萧娃也停下了抽动,用力的吮吸起龟
头。

  积攒了整整两个礼拜的精液在一刻同时喷出,加上被萧娃来回刺激几次,射
精的力度极强,莫鸣炎也从没有过时间如此长的射精。

  萧娃直起身,紧闭着嘴唇,用右手挡在嘴前,嘴里含着的精液属实太多,整
整吞咽了两次,萧娃才拿开手,张嘴大口呼吸。

  莫鸣炎射精后的几把逐渐疲软下去,一些没有被射出的精液慢慢的流出来,
萧娃再次趴下身,含住几把,用力的吮吸里面还没有流出的精液……

  莫鸣炎瘫在床上,几乎连翻身的力气都不剩,强撑着爬上了床,困意如潮水
般袭来。

  萧娃看着床上眼神逐渐迷离的莫鸣炎,没有离开,摘下了被淫液和润滑液沾
满的手套,脱下了奶罩和略有些湿润的内裤,躺在了莫鸣炎身边。

  莫鸣炎翻身搂住萧娃,呢喃道:「妈妈……」

  高三的生活枯燥而无味,莫鸣炎每天坐在教室里,讲台上老师讲的题目和知
识点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不管台上的老师如何喊叫,如何劝导,莫鸣炎的心思
也从未在学业上停步过一次。

  能让他脑海中回想千百遍的不是数学题,而是萧娃在给他泄欲时的满足。

  能让他每日期待的不是高考,而且下一次的奖励……

  时间飞逝,冬天也只剩了个尾巴,期末考试临近,莫鸣炎依旧无心复习。

  当然,浑浑噩噩的一个学期,换来的是全班倒数的成绩,按这个成绩来看,
恐怕连个像样的专科都考不上。

  成绩会被老师单发给家长,所以,在莫鸣炎知道成绩之前,萧娃已经在家气
的要掀房顶了……

  莫鸣炎站在家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举起手,却又放下,正当他下定决
心要敲下去的时候,门开了。

  萧娃双手抱胸站在门口,莫鸣炎低头看着鞋尖,连瞥一眼萧娃都不敢。

  萧娃猛地扭住莫鸣炎的耳朵,一手给他拉进门,一手关上了门。

  萧娃一直给他拉到了卧室里,才松开被扭的通红的耳朵。

  莫鸣炎刚想要开口说上两句好话,一巴掌带着风声便到了他的脸上。

  「莫鸣炎!你每天在学校都在干什么!你自己说说你这次退步了多少!才考
了多少分?你是要专门气我吗?!」莫鸣炎低头看着地板,一句话也不敢说。

  萧娃喋喋不休的数落着莫鸣炎,越说越激动,眼眶里都逐渐有了泪水。

  「亏我还帮着你打飞机,我……我现在想起来都恶心!」萧娃说出了最后一
句话,转头出了房间,跑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

  莫鸣炎坐在床边,脑海中回想着萧娃的话,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过年的准备照常进行着,不过没有了莫鸣炎和萧娃的欢声笑语,自然,每两
周的奖励也被取消。

  沉闷的寒假被一通电话打破,父亲就要回国了。

  莫鸣炎按着父亲在电话里说的时间,提前拿出本子记了下来。

  翻看记录父亲回国时间的日记的时候,莫鸣炎翻出了自从寒假开始就被自己
埋在抽屉里的萧娃照片,看着手中的照片,莫鸣炎心里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一定
不能再让她伤心了。

  约定的时间很快到来,萧娃一如既往的早起准备做饭,莫鸣炎却有些反常,
竟比正常时候早起了一个多小时。

  萧娃洗漱完的时候,莫鸣炎的屋里已经响起了背诵单词的声音。

  萧娃有些奇怪,这孩子难道是怕他爸爸?

  父亲今天也有些反常,刚过午饭,便到了家,看着坐在书桌前努力学习的儿
子,他问萧娃道:「这小子怎么回事,以前我回来,不是甩脸色就是闹的,怎么,
高三了,会学习了?」

  萧娃看着莫鸣炎,没有接话,「哎,他这次考了多少啊?」父亲问道。

  一直在听着二人聊天的莫鸣炎心中一紧,若是萧娃说了实话,那自己肯定少
不了一顿痛骂了。

  「考的还不错,老师还跟我夸他了呢。」萧娃笑道。莫鸣炎松了一口气,瞥
了眼萧娃,萧娃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回看了他一眼。

  晚饭时分,莫鸣炎从房间出来,父亲和母亲正在沙发上聊天,聊的很开心,
二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父亲今天一反常态,晚饭时可谓狼吞虎咽,萧娃笑着让他慢点,他回答道:
「多吃才有力气办正事嘛。」说罢笑了起来。

  莫鸣炎听出了父亲话里的含义,不知为何,心里不大舒服。

  深夜,莫鸣炎已经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等待。

  慢慢的,原本掩着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些,父亲从门缝里看了一会,转身道:
「已经睡着了。」说罢便又掩上了门,转身离开。

  莫鸣炎随之便睁开眼,听着脚步,二人应该是进了卧室。

  他慢慢的起身,光着脚,披上一件外衣,轻轻拉开掩着的门,蹑手蹑脚的朝
着二人的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没有关,也只是掩着,莫鸣炎侧身听去。

  「话说,咱们有多久没做过了。」父亲问道,随之听到了一阵脱衣服的沙沙
声。

  「好长时间了,记不清楚,哎呀,我自己解。」

  「你解多没感觉,应该得这样!」床上传来了一阵声音,莫鸣炎刚想凑近些
听,一个奶罩便飞到了门口。

  「你干嘛呀,怎么搞的你要强奸我一样。」萧娃娇声道。

  随后又传来了一阵声音。

  莫鸣炎有些按耐不住,轻轻推开一些门缝,向里看去。

  萧娃此时只穿着一件内裤,父亲已经完全赤裸,裆下的几把也已经挺起,莫
鸣炎稍微对比了一下,没有自己的大。

  二人正搂抱在一起亲吻,父亲的手揉捏着母亲的双乳。

  二人缠绵了一会,父亲的手便拉住了萧娃的内裤,向下拉去,萧娃顺从着他
的动作,扭动着身体。

  父亲将褪下的内裤扔到一边,从床上站了起来,扶着几把伸到萧娃嘴边。

  萧娃一口含住几把,一只手揉捏自己的奶子,一只手伸进自己的私处抚摸。

  门外的莫鸣炎看得几把都挺了起来,不过他也只能看着,什么也不能做。

  父亲享受了一会萧娃的口技,说道:「你的舌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拿假几
把练过不少次啊。」

  萧娃吞吐着几把,嗯嗯的回答。父亲那知道,自己妻子的口技,竟是靠自己
的儿子才练的如此熟练。

  父亲从萧娃的口中拔出几把,「不行了,赶紧进入正题,再让你吃下去,我
了就真要射了。」

  萧娃熟练的躺下身,叉开了双腿。父亲撑在她身上,用几把蹭了蹭穴口,便
挺腰插入。

  不知为何,萧娃对父亲的插入有了些厌恶,或许是用多了假几把,又或许是
被莫鸣炎的几把征服,父亲的抽插让她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她也只能顺着父亲的
插入和拔出娇喘。

  萧娃看着父亲,余光瞟到了门口,似乎有个人影。

  萧娃知道,那肯定是莫鸣炎,她不由得想起了莫鸣炎的粗壮几把,闭上眼,
想象正在自己身上劳作的人是自己的儿子……

  莫鸣炎看了一会,心中的苦闷越发难受,轻轻推回门,听着屋内隐约传来的
娇喘,回到了房间,蒙上头,捂紧了耳朵。

  第二天清晨,莫鸣炎和萧娃几乎一同醒来,萧娃给躺在床上沉沉睡着的老公
整了整被子,出门就遇到了莫鸣炎。

  莫鸣炎想起昨晚看到的画面,低头不去看母亲,萧娃也想起昨晚自己想着莫
鸣炎高潮的事情,也低头不去看莫鸣炎。

  二人洗漱时没有一点交流,只是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

  直到萧娃做起早餐,莫鸣炎走进了厨房,萧娃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扶着锅,背
对着走进来的莫鸣炎。

  只感到一阵风吹来,莫鸣炎从身后抱住了萧娃,萧娃的脸刷一下变得通红,
莫鸣炎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对不起。」说罢便放开了萧娃,转身跑回了卧
室。

  萧娃急促的呼吸着,扭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莫鸣炎没有吃早餐,在房间里一直将自己关到了中午。

  午饭时间,父亲和母亲匆匆的吃完了饭,他们要出去买些东西。

  父亲更快便穿好了衣服,在门口喊道:「还没好吗?」「马上马上,你先下
去等我一下吧。」

  「行吧,你快一点。」父亲说罢便关上了门。

  萧娃收拾好了衣服,朝着莫鸣炎的卧室喊道:「鸣炎,饭都给你放在桌上了,
别忘了吃啊。」随后便开门跑出。

  二人在外面的聊天声越来越小,莫鸣炎这才打开屋门,准备去吃些东西。

  桌子上放着饭菜和一个纸袋。

  莫鸣炎拿起纸袋,上面贴了一张便利贴「新年礼物」。

  看着萧娃的字迹,莫鸣炎有些奇怪,打开袋口,朝里看去。

  是一件黑色的蕾丝奶罩,下面还有一条黑色蕾丝内裤,莫鸣炎伸手去拿,上
面还有着残余的体温。

  拿出奶罩,放到嘴边轻嗅,闻着萧娃的体香,莫鸣炎有些想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