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在火车的卧铺包厢里,同旅伴一起轮流肏人妻】 (2)

第一文学城 2022-11-2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zst666
作者:zst666 2022年11月7日首发于 sis001 字数:6558 -------------------------------------------------------------------------------------------------

作者:zst666
2022年11月7日首发于 sis001
字数:6558

-------------------------------------------------------------------------------------------------

  火车的车轮碾过轨道,不断发出咣当咣当的噪声。在我们被昏黄灯光点亮的
软卧包厢里,淫乱的气氛仍在持续攀升。

  大学生打扮的小老弟,光着身子半躺在下铺床上,一根大鸡巴险些给纤薄的
套子撑破。只见他抱住芸芸上下其手,没一阵功夫便将她身上的外衣、奶罩和碎
花裙统统扒去;这下就连芸芸也被脱了个精光,洁白的胴体毫无遮掩的展露在我
们的围观下。

  只见她跪趴在床板上,丰满的大奶子从胸口垂下,像两颗乳白色的木瓜一样
在身下荡漾。小老弟甚至不需要说什么话,只是抓住自己梆硬的鸡巴上下甩了甩,
芸芸这个骚货便羞羞一笑,随即俯身一口含住阳具顶端。

  当着我们四人的面,这两个赤条条的家伙便开始了淫乐。芸芸用红唇裹着大
鸡巴,脑袋一上一下,让长长的肉茎在自己口中进进出出,嘴角还不断发出淫荡
的吮吸声。她一边为小老弟做着口活,媚眼还故意看向门口的眼镜男,仿佛在说
着「他的鸡巴比你大多了」之类挑逗的话语。

  「卧槽!卧槽好鸡巴爽!!」,小老弟舒服的脑袋都顶在了包厢的墙板上。
他双手抓住芸芸头顶的秀发,一次次把她的脑袋朝自己裤裆之间按下;这种动作
简直是如同把芸芸的脑袋当作了飞机杯,把她两片晶莹的红唇当作了插入鸡巴的
开口。

  如此吮吸了百十下后,小老弟突然拉住芸芸的双手,引导向那对吊在她胸前
的巨乳。芸芸心领神会,顺从地用手捧住硕大的奶子,从两侧夹住他的肉茎,口
活的同时上下撸动起来。

  如此淫荡的画面看的我血脉喷张,似乎刚刚才发射过一次的鸡巴又变得蠢蠢
欲动起来。不仅是我如此,躲在头顶上铺的中年男人处也传出了莎莎的响动,显
然是在摩擦自己的鸡巴。

  「妈的,你们年轻人真会玩!老子都没被一边裹鸡巴一边打奶炮过!」,胖
胖的社会大哥不无羡慕地骂道。

  包厢里似乎只有守在门口的眼镜男一声不吭,我从他脸上看出了一种兴奋、
妒忌与自卑混杂的表情。不过也难怪他如此,这小老弟的鸡巴真的是天赋异禀;
换成我们任何一个上去,被这对大奶子一夹之下肯定连龟头都会埋在乳沟里,怎
么边口边波推呢?

  「大哥,嫂子真的太骚了!我早就想让女朋友给我口交波推了,可惜她一直
害羞不愿意做。每次开房她都跟个死鱼似的一躺,还是嫂子放得开玩得爽啊!!」,
这小老弟一边舒服地浑身哆嗦,一边没忘了夸奖一番芸芸的口活,也不知他是真
没看出眼镜男的醋意,还是故意使坏。

  芸芸就这样连续给小老弟吸了十多分钟鸡巴,把他爽的直冒冷汗,自己也变
得气息虚浮、香汗洇洇。她的红唇沿着肉棒不停上下,是不是从嘴角溢出一股冒
着泡的涎水,咕滋咕滋的淫秽声响,只是听着便勾人心神。

  「哦操!!嫂子裹吸点,我要射了!」,小老弟憋得满脸通红,为了多享受
一会芸芸的口活拼命挤住精关,五官都因为用力而扭曲起来。他的双手再度抓住
芸芸的头发,以更加猛烈的频率牵动着这副淫荡的肉飞机杯。

  「呜!!!!!」,只听得一声闷叫,这小老弟双手猛地将芸芸的脑袋按下,
用力之大简直是想把她压进自己的大胯里。他的屁股一抽一抽地痉挛,带动着芸
芸的胴体也一跳跳地哆嗦起来,把一对巨乳摇晃出诱人的奶浪。

  他俩就维持这种架势约摸过了几分钟,小老弟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芸芸。美
人缓缓抬起头,一条半软的鸡巴嘟噜噜地从口中滑出,连带着拖出一条顶端被灌
满泛黄精液的套子。

  「哈啊……哈啊……弟弟射的这么多,看来好久都没做过了吧?」,芸芸有
些气喘吁吁地说道。

  「嘿嘿……这不是暑假里准备去见女朋友嘛,我都半个月没撸了。」,小老
弟嘿嘿一笑,「不过遇到嫂子这种极品骚货,那我肯定不能错过。」

  就在他俩在床上温存的当口,躲在我和胖大哥头顶的中年人已然翻身下床来。
他走到两人近前,很客气地开口问道:「小兄弟,你已经完事了吧?叔能不能借
你宝地一用。」

  小老弟连连同意,光着屁股便起身让出了床位,赤条条地走到我和胖哥身旁
坐下,同我们一起观战起来。

  见到又有人来侵犯自己,被大鸡巴挑逗出情欲的芸芸勾人地笑着,放荡地张
开了丰满的大腿,用淫液潺潺的黑森林勾引着男人的插入。然而中年人却没有直
接扑上去,他慢条斯理地给鸡巴戴上套子,随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

  「来、妹子,叔腰不好,你站起来坐在叔腿上。」,中年人拍了拍芸芸的光
屁股,美人立刻心领神会;芸芸乖巧地起身立于他的两膝之间,背对着中年人坐
了下去。肥美的臀肉噗地一声拍在中年人的毛大腿上,只见他手扶在裤裆里微微
一顶,便引得芸芸口中发出一串低声媚叫。

  两人随即便这般肏干起来。中年人坐在床沿,手扶着芸芸几乎没有赘肉的腰
窝,推着她的屁股起起落落。芸芸双腿半弯地站在男人两膝之间,撅着屁股一下
下拍打在毛乎乎的大腿上。鸡巴在湿润的骚穴里搅出淫荡的咕咕声,那对木瓜般
的巨乳也随着冲击的节奏前后甩动。

  如此淫靡的美景令人心潮澎湃,我连忙掏出手机想要偷拍,却发现胖哥早就
打开了录像模式,就连门口的眼镜男也举起了DV机。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这
个中年大叔一出手,就把芸芸肏出了最风骚的姿态。

  这样抽插了几十回合,芸芸口中已是娇声不断。中年人干脆放开她的腰窝,
双手从腋下探过、一把将那两颗甩动的巨乳牢牢握在掌心。

  「妹子,奶子甩疼了吧?叔来帮你托着!」,男人伏在芸芸耳畔说道,随即
牵着她的上半身向后仰去。

  芸芸的脑袋高高昂起,乌黑的秀发披散在男人胸前;她的上半身向后仰着,
屁股也朝后撅着,小肚子反而超前顶处,整个人弯成一道优美而淫荡的弧线。

  「唔哦……唔哦……谢谢叔托着我的骚奶子!谢谢叔用大鸡巴肏我的骚穴!」,
芸芸不断低声娇吟,夹杂着倾吐出种种下流的话语。如此淫乱的气氛惹得我气血
上涌,顾不得丢人地朝她的胴体撸起管来。

  「你个丢人玩意儿,放着这么骚的女人不肏,居然自己撸管子。」,胖大哥
有些鄙夷地嘲笑道。

  「哈哈,年轻人火力旺嘛,到叔这个年纪就不成咯。」,中年人揉捏着芸芸
的奶子,边插穴边说道。尽管他嘴上说着自己上了年纪,但鸡巴却毫不留情;搅
动、旋转、刮擦,中年人只要略微改变大胯的松紧,就能让肉棒以一种截然不同
的方式在芸芸穴内驰骋,把这丰满的少妇肏的淫水翻涌、娇声连连。

  两人鏖战了几百回合,竟是芸芸连续高潮两轮,四肢酸软、腰腹无力地瘫坐
在男人身上。见此情景,中年人便搂着芸芸向后仰去,背抵着包厢侧壁,主动挺
腰抽插起来。

  「噢……噢……噢……噢……!叔!、叔!!人家、人家刚刚去完,不要干
的这么猛~ 」

  芸芸竟吃不住这连绵不绝的攻势,楚楚可怜地用娇声求饶起来。然而中年人
并不吃这一套,只见他一手堵住芸芸的嘴巴,另一手竟是探入两人交合的股间,
肉弄起芸芸膨胀的阴蒂来。

  在这双管齐下的攻击下,芸芸像触电一般痉挛、弹跳,奶子和媚肉荡漾出性
感的波浪。如此又肏干了上百回合,芸芸便再度抽搐着绝顶;所幸中年人此时也
是精关松动,配合着美人的高潮同时射出了子孙液。

  火车继续前进,软卧包厢里暂时恢复了「正常」的光景。在我们五个男人全
部都射过一发后,芸芸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机会。六个人有说有笑地重新穿好衣服,
全部回到衣冠楚楚的状态。

  既然在场的每个人都肏过芸芸,自然也就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穴兄弟,彼此间
立刻变得熟络起来。六个人围坐在包厢中的小桌板边,一边谈笑一边磕着瓜子。
胖大哥掏出一副扑克,牌面上印着泳衣女郎风骚的照片,然而与芸芸相比却也显
得魅力平平。

  为了照顾我和小老弟两个后生,六个人只得轮流上桌斗地主。不过手上没牌
时大家倒也不会闲着,时不时便会有人伸手在芸芸丰满的胴体上揩把油。芸芸倒
也不生气,反而同样使坏起来,趁着我们拿牌时用脚趾撩骚我们的裤裆。

  我发现每个人对芸芸中意的部位都有点不同。像我便是被那对沉甸甸的大奶
子吸引,没事便伸手揉捏两下;大学生老弟则喜欢用巴掌抚摸芸芸光滑的大腿。
大哥不时豪横地搂着芸芸的腰窝,中年人则喜欢用手背拍她的大屁股。

  我们相互撩骚着,有说有笑地打牌打到快九点,车窗外的天早已黑透,这才
想起肚子饿来。一行人整理好衣装,拉开包厢门一起朝餐车走去。

  灯光昏暗的餐车里已经挤满了站票来蹭座的旅客,多亏着满脸横肉的大哥,
我们一行人才挤出一张桌子。五个年龄不一的男人配上一位风姿动人的少妇,六
个人围着桌子吃泡面的场面想必吸引来了不少侧目。然而就算是旁人最恶毒最放
肆的意淫里,也绝不会想到我们六人刚刚在包厢中进行了一场淫荡的群欢。

  吃罢泡面,大哥又取出一瓶白酒,就着花生米每人都喝了几口;这下连芸芸
脸上都泛起了微醺的红霞,迷醉的媚态可把我的眼睛都看直了。

  列车在一座站台停稳,中年男人急忙起身,说着自己已经到站。他恋恋不舍
地撇了芸芸一眼,终于还是同我们道别,赶回卧铺包厢取行李而去。

  看着中年男人离去,我们包厢中剩余三人脸上不由都露出不舍的之情;这倒
不是我们和这个中年穴兄弟产生了多么身后的情谊,更多的是担心新上车的旅伴
搅了我们的好事。

  也许是看出了我们的担忧,眼镜男微笑着宽慰我们几个。其实他和芸芸也有
着软卧的车票,怎奈他们包厢中有个带着小孩的母亲,于是才四处寻觅合适的地
方。

  眼镜男找到乘务员,声称是我们的朋友,把自己的铺位转了进来。这样一来
即便有新旅客上车,我们也有足够的借口把这个碍事的家伙撵走。

  回到包厢时,中年人已经匆匆离去;看着他先前用过的套子还甩在桌板下的
垃圾桶里,我竟不由得产生一丝物是人非之感。不过这种悲凉的情绪立刻便被芸
芸的风姿驱赶到无形,眼镜男搬来了自己的行李,带着芸芸一起住进了我们的包
厢内。

  到了熄灯时分,我们也准备就寝。我们三个男人反正已经是一起打过炮的交
情,干脆便只穿条内裤裸睡。反倒是眼镜男和芸芸,早早换上了宽松的睡衣;从
那讲究的面料与做工看来,这对夫妻平日里生活品质相当不差。

  尽管钻进了薄薄的被单里,我却始终辗转难眠,芸芸那丰满的胴体与淫荡的
身姿不断在脑中回放。果然年轻人火力旺,我裤裆之间的家伙此刻已是蠢蠢欲动。
我纠结着,想要叫醒芸芸再来一炮,但却害怕遭到大伙嘲笑。正在我踌躇不定之
际,却突然被他人抢了先。

  「我说嫂子啊,你们夫妻俩睡在头顶,兄弟我怎么睡得着哦。」,胖大哥显
然没有我那么多心理负担,第一个说出了我们三人的心声。

  夫妻二人的卧铺传来芸芸调皮地偷笑声,眼镜男却也是没睡着,很快便回话
道:「大哥,你睡不着的话,就让芸芸再陪你做一次吧。」

  芸芸悉悉索索地爬下床来,钻进胖大哥的被窝,摸黑帮他戴上了套子。很快,
我对面下铺的床边便再摇晃中发出一阵阵吱呀,连带着还有肉体撞击的闷响,以
及男女纵情而粗重的喘息。

  如此一来我彻底睡不着了,干脆侧过身来偷窥。床沿挡住了我的视线,只看
得黑暗中探出一条白花花的肉感长腿,伴着床板的振动一下下颤抖着。反倒是对
面上铺的情景被我尽收眼底,芸芸的丈夫此刻同样倾听着身下传来的淫靡声响,
正仰卧在床上撸着鸡巴呢!

  胖大哥的床摇晃了足足半小时,让我是既着急又嫉妒,恨不得马上把芸芸抱
回自己床上。好不容易等到两人消停下来,我正要叫芸芸,突然又被人抢了先。

  「芸芸嫂子!别走别走,白天和你打炮的时候我连小穴都没碰到,你先来让
我再爽一爽吧!」,躺在我下铺的大学生竟已然从床上起身,抱住芸芸便朝自己
被窝里拖去。

  我气鼓鼓地坐直身子,刚想提出异议,却看到了芸芸那双亮闪闪的双眸。即
便黑灯瞎火的,我也似乎从这双美丽的眼睛中读出了一丝歉意,以及几分「等下
姐姐再好好陪你」的媚态;于是乎我只得躺回被窝里,任凭更加清晰的淫声从身
下飘入我的耳朵。

  要说这小老弟真的是器大活好,单凭身下床板震颤的幅度,我便能想象出芸
芸正在被肏地多么激烈。幻想着美艳的少妇在大屌的蹂躏下呻吟、扭动、痉挛、
泄身,我心底的妒火不由得越烧越旺。

  两个人一直恼到深夜,终于方才罢休。「芸芸嫂子,今天干的好爽。让我好
好休息一觉,明天继续和你打炮吧!」,大学生心有余而力不足地放开了芸芸。
此时时间已然太晚,即便我年轻人不怕熬夜,却也担心芸芸已经累了;无奈之下
只得装作睡着,气鼓鼓地等着芸芸回到丈夫的床上。

  包厢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身旁传来一阵幽香,芸芸竟是踩在踏板爬进了
我的被窝里。

  「小弟弟,怎么装睡了?是不是在生姐姐的气?」,芸芸侧卧在我身旁,凑
近我的耳畔低声轻语道。少妇身上特有的幽幽香气吹拂过脸颊,这下我可彻底没
法伪装下去了。

  「没有没有、我怎么能生芸芸姐的气。」,由于一直被芸芸叫做小弟弟,我
已经开始自来熟地叫起她姐姐来。「我就是担心时间太晚了,芸芸姐你又被…
…又累了一天,可能已经困了。」

  谁料芸芸闻言后,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傻小子,姐姐又不是你女朋友,
这么爱惜做什么呢?明天车到站之后,你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姐姐了,还不趁着今
晚多泄泄火?」

  「想确实是想,就是觉得姐姐你累了一天太可怜了,我们几个轮流休息,姐
姐你开始一点没闲下来。」,我低声耳语道。

  「呵呵呵呵……你这小子真有意思,这么体贴的人居然到现在没谈过女朋友
吗?」,芸芸露出一抹坏笑,「你想一下,姐姐和男人做爱,需求的是什么感觉
呢?当然是被人欺负、被人侵犯的刺激呀!如果需要体贴关心的话,我老公那么
温柔、何必要找野男人来呐?」

  芸芸这番话说的我哑口无言,令我意识到自己竟不自觉中把芸芸当作了一个
需要我同情的、不幸而无助的女人。「对不起芸芸姐,我没考虑到你是咋想的
……」

  我还想继续道歉,嘴唇却已被芸芸的香舌堵住。我激动地将她拥入怀中,缠
绵在狭窄的床铺上。过来好一会,芸芸才放松了与我深吻在一起的红唇。她抬起
头,嘴角牵着一条连在我舌尖的晶莹丝线。

  「傻小子,还继续说什么?」,这个收走了我初吻的美艳少妇笑着说道,
「被另一个男人这么在意,这感觉也不坏……」

  包厢里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胖哥、大学生和眼镜男此时都已经进入梦乡。
芸芸俯卧在我身上,一边用舌尖舔着我的乳头和脖颈,一边单手把套子撸上我梆
硬的鸡巴。

  待到我的肉枪已经披上了一层透明的「甲胄」,芸芸便张开双膝,将丰满的
大腿跨坐在我的腰旁。低矮的车厢顶让她直不起身子,俯下的胸脯吊着两颗沉甸
甸的大奶子荡漾在我眼前。

  「小弟弟你别动,让姐姐来。」,芸芸说着,腰臀缓缓下落;她的纤纤玉手
扶着我挺翘的鸡巴,对准温柔的花蕊慢慢插去。即便隔着一层套子,我敏感的龟
头还是被芸芸姐体腔内炙热的温度烫的一阵哆嗦;妙不可言的紧致包裹再度遍及
我老二的表面,对彼此赋予的快感令我和芸芸一起发出畅快的呻吟。

  芸芸双手抱住我的脑袋,肥美的屁股在我的大胯上一起一落;而我着扒住她
的肩膀,伸头一口含住那樱桃般大小的红褐色乳头,用力地吮吸。

  「啊……弟弟你轻点吸,姐姐好久没奶过孩子了……」,芸芸呻吟着说道。
我的舌头贪婪地舔舐着少妇丰饶的乳肉,更是在那凹凸不平的奶头处流连忘返;
唇齿间弥漫着美人微咸的汗味,以及一股若有似无的幽幽奶香。

  似乎是为了报复我的调皮一般,芸芸骑乘的动作变得越发刺激起来。除了单
纯的起起落落,她还扭动起屁股,让肉穴旋转着角度吮吸起鸡巴来。好不容易才
适应了芸芸腔内复杂褶皱的我,在这种突然的变化之下措手不及,简直要爽到当
场缴械。

  然而此时的我也不是个懵懂的初哥,学着白天见到的办法,我将手探入与芸
芸交合的股间,在细密的黑森林间摸索到了她悸动的花蕊。随着我手指的揉压,
芸芸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噫噢?!……臭弟弟,怎么学坏这么快!不、不要
这么欺负姐姐嘛……」

  我一击得手,自然要乘胜追击,于是手上的花活变得更加紧密。鸡巴肏干着
芸芸的肉穴,手指拨弄着芸芸的阴蒂,如此双管齐下、很快便逆转了我们间的攻
守之势。芸芸不再敢扭腰抖臀,就连骑在我身上跃动的节奏都慢了下来;而我则
一转攻势,一手箍住芸芸的屁股,另一手持续拨弄着她的阴蒂,主动挺腰向上冲
击。

  如此一连串的攻势,我和芸芸又大战了几百回合。从她骚穴中涌出的爱液沿
着我的鸡巴流下,在洁白的床单上弄出一大片水渍。终于,在我精光松动即将失
守之前,芸芸突然脱力地瘫软下来,趴在我身上痉挛着达到了高潮;而我也抓住
这个机会,继续大力肏干几下,便再度凶猛地喷射出浓浓的精液。

  俩人都泄身过后,芸芸和我保持着大战结束时的姿势,彼此倾吐着粗重地喘
息,久久没有分开。大概在射精之后五六分钟,我才勉强恢复元气,托着芸芸的
身子令她侧躺在我身边。

  我摸索着扯来被单,准备把芸芸与自己一同包进被窝里。正在我手忙脚乱之
际,芸芸幽幽地娇嗔一句:「男人真的都是坏东西……」,旋而枕着我的肩膀微
微打起鼾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