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赶奴人】出山篇 第二章 天师斗尸魔

第一文学城 2022-11-29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丹主
作者:丹主 2022/10/21 发表于siso 原创人生区 字数:8254               第二章天师斗尸魔

作者:丹主
2022/10/21 发表于siso 原创人生区
字数:8254

              第二章天师斗尸魔

  矮小的魔人脸色阴沉,目光所及之处,一人身姿伟岸缓缓走出,身后跟着的
正是被西尸刚刚击飞出去的莫贯鸿。

  「师父,就是此魔人出手擒了师弟。」莫贯鸿道。

  「哦?是吗?」阳光洒下,密林深出终见此人容貌,标准的国字脸上眉头轻
皱,说出的威严从身上散发而出,一身紫衣道袍随风飘摇,头戴玄冠,脚着靴履,
高耸的鼻梁挺拔,虽不是桃花迷眼,但眉间的气质,莫贯鸿与他更有六分相似。

  「这道符,我早该想到是你,嘿嘿!多年不见,莫道长近日过的可好啊?」
西尸一脸贼眉鼠眼的打量着莫渊明,邪笑道。

  「哼!驭尸门之人休要套近乎,放了你手中的人。」紫衣天师正声说道,或
许是夹杂道门内力的缘故,声音洪亮,气贯腔喉,中气十足。

  身侧的莫贯鸿经不住师父的雷音滚滚,连忙捂住耳朵,但心中大喜「这音如
雷贯耳,看来师傅内力已到炉火纯青之境,今日倒要看老魔如何脱逃!」

  「快放了师弟,否则我师父绝不轻饶你!」

  听到此话,西尸阴冷一笑,脸上胎记活动,不屑道「莫渊明你尽可得意,当
年那战胜负未分呢,来!就让我看看你这几年进步了多少。」

  手臂使劲一夹,巨力将林冬痛晕过去,并将苏瑾和他两人扔至身后密林中,
全神贯注的盯着紫衣天师,矮小的身子微微倾斜,随时暴起。

  赶尸派与驭尸门真是一段难以说清的恩怨纠葛,追溯起源,双方的门派同时
建立在数百年前,那时恰逢战乱,中原混战,死伤无数,中土大地的风土人情讲
究落叶归根,人死后要把尸体运回故土埋葬,两兄弟见到商机,干起运尸的活来。

  随着中原战事的激烈加深,生意规模也越加庞大,自此两兄弟开始广收门徒,
年长的那位历事丰富,收徒极为严苛,心术不正者一概不收。而处事未深的小弟
不知人心险恶,收徒没了门槛,进入门内之人大多为穷凶极恶,或者贪图一时名
利,久而久之逐渐分为两派。

  以收徒严格,修习道术的一脉成了如今的赶尸派。另一脉则是修行邪术,不
思正道,更是出了诸如西尸老魔这等邪人利用尸体满足一己私欲的驭尸门。

  「听老魔此话,莫非师父与他曾有旧怨?」莫贯鸿心中暗暗疑惑,前方的激
烈打斗声也将他的思绪转移。

  中年道人手中拂尘挥洒,负之身后,冷眼以看矮小尸魔,纳气沉喝,悍然一
掌顺势而出,西尸战意盎然,同时对掌,接触刹那各自暗叹对方根基不凡,但随
着时间的拉锯,西尸老魔脸上神情愈发难看,反观莫渊明神采奕奕,精力饱满,
朗声笑道「徒增笑耳。」一股沛然内力激荡,砰砰两声,西尸老魔被莫渊明震退
数步。

  「师傅比以前还要厉害,看来西尸老魔今日应是要饮恨西北了。」莫贯鸿念
道,同时脚步轻移走向师弟。

  西尸老魔翻掌查看,手心犹如撞在铁烙上,冒出袅袅白烟,细看手掌已然肿
胀,心中不忿道「若不是擒捉苏瑾两人太费体力,加上两小儿的戏弄,这几日的
耗损颇多,否则我怎会如此不堪?」

  内力经转手掌,邪功运转气海百骸,眨眼间苍老的双手便恢复如初,莫渊明
见状,提掌再来,西尸这次学聪明了,不与莫渊明强拼内力,而是选择左右躲闪,
贼眼扫略周遭,脑中不断思索破局之法。

  西尸见莫渊明一拳击来,嘴角泛起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说道「你等正派就
是不知变通。」

  说话间,身影宛如鬼魅,臂膀架住莫渊明汹汹来势的猛攻,借助余力向后急
退,同时解开黑袍衣襟向前一抛,扔悬半空,阻挡住莫渊明视线。

  「真是狡猾!」视线受阻,莫渊明察觉不妙,拂尘一扬,劲风横扫将西尸的
破布碎衣大力抽开,打得稀烂,但见西尸上半身赤裸,胸前黑毛茂密,后背长满
了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白色脓包,肥肥的小肚腩搭配短小的四肢显得十分好笑,
然而他手里不知何时夹着莫贯鸿的师弟。

  「可恶的西尸,想必是刚才西尸用破衣挡住师傅视线,借力捉走师弟,想以
此要挟师傅,这可如何是好?」莫贯鸿内心万分焦急,但实力的差距让他无法加
入战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尸钳制住昏迷的师弟。

  莫渊明脸色稍变,脚步有些微动。

  「冬儿……」

  「莫渊明不要再往前,否则你这宝贝徒弟就没命了!」西尸老魔嘿嘿一笑,
大手提起小少年,斜目看向莫渊明师徒,他再傻也知这名少年对于两人的重要性。

  然而运气所发之招岂是轻易说收就收的,拂尘剩余劲风横扫周遭,紫衣道长心中暗
叫不好,西尸老魔手上夹着的正是他的爱徒,林冬。无声叹了口气,挥动拂尘,
顷刻间,再催内力,强行改变攻击轨迹。

  「哈哈!!莫渊明你中计了,我的目标从来不是你的小徒儿,而是我的尸奴。」

  西尸老魔随手便将林冬扔在原地,趁着莫渊明急于救徒的心理,无暇他顾,只用几个呼吸,
飞快来到艳尸身后,鼠眼望着艳尸高挑的肉体,沉喝一声,双足并拢,膝腿拉弓,
奋力跳跃,整个人宛如一只手脚灵活的肥猴噌的窜上,爬在艳尸背后,解开裤裆,
掏出粗大黝黑散发着恶臭腥味的肉棒,同时抽出一只手来掀起艳尸黑丝绸衣,白
花花的翘臀展前在众人面前,另一只手扣住艳尸肩膀做以支撑,双腿悬空自然垂
下,胯下那根狰狞恐怖的阳具正对那雪嫩的紧致洞眼。

  「糟了!」莫渊明还未来得及走到林冬处,余光瞥到西尸老魔的滑稽动作,
熟悉驭尸门邪功的他清楚老魔想要做什么,急忙向西尸攻去,欲阻止西尸。

  莫贯鸿甚是不解,暗自疑惑「为何师父如此焦急?」

  晚了!西尸得意的笑道,小眼瞟了瞟艳尸的穴眼,猛然向前冲刺,粗大的肉
棒如同渔夫投掷的鱼叉,锚定在艳尸成熟性感的肉体嫩穴里,此时,莫渊明浑然
雄掌已至艳尸脑门。

  一阵阴风袭来,将莫渊明硬生生的定格在三寸之外,他的手掌几乎就要碰到
艳尸的天灵了。

  「可惜,晚了一步,终究让他得逞了!」莫渊明心中惋惜不已,差一丁点就
诛魔成功,只怪西尸太过狡猾诡变,城府极深,此战终不得善了了。

  「师父,这具尸奴不是被你控住了,为什么她还能发出如此惊人气势?」

  艳尸身上的西尸姿势再度改变,仿佛一个丑猴双臂紧抱艳尸,两只手贪婪的
把玩着丰满高耸的乳球,时不时揉捏一番,形成各种夸张的形状。一人一尸下体
完全连接在一起,阴毛相互缠绕,翘臀贴合着西尸肥圆的肚皮,两条短小的腿脚
勾住艳尸的肉感大腿,盘腰夹住,画面十分滑稽,惹人发笑。

  西尸老魔从艳尸身后探出小脑袋,鼠眼直溜溜的转动,阴笑道「嘿嘿,小子
你有所不知了吧,你们赶尸派道术虽对我门有所克制,但不至于绝杀。莫渊明你
先前更是趁我大意,以道符困住我的尸奴,但只要老夫与艳尸阴阳交泰,气脉相
通,任凭你道术如何高强,也封不住。」

  瞧见西尸老魔奸计既成,得意模样,莫渊明拉住莫贯鸿的手,低声吩咐道「
鸿儿,照顾好你师弟,这边不用你担心,为师来对付他。」

  西尸凝视着莫渊明自信满满、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思量
怪道「奇了!我已与艳尸结合一体,这牛鼻老道竟然不怕,须知几年前同是这般
情形与我交手,他可没占优势,难不成他……哼!我倒是不信他能到了那一步,
咱们手下见真章!」

  当即默念驭尸门独有密咒,嘴巴微动念念有词,森然阴气自内元而出,经流
手三阳、足三阴,再以阳具灌输至艳尸体内,西尸与尸奴气脉连通,刹时,艳尸
身上阴风大作,若有鬼哭狼嚎在耳畔回响,呼啸怪风吹拂莫贯鸿,他竟觉上下冰
冷,恐惧自心中无端生出,周遭密林随之动摇,一股强横的骇人尸威压迫赶尸道
人!

  莫贯鸿拔出道剑,插在地上,以此抵御邪风来袭,内心震撼不已,脱口道「
离他这么远还能受到波及,这才是老魔的真实实力吗?可方才他明明被我和师弟
一番戏弄,怎会?」

  察觉徒儿惊讶的神情,莫渊明从戒衣中抽出一张黄纸道符,食指与无名指并
拢轻沾随身布囊里的朱砂,飞快地在黄纸上写着,喝到「镇邪符,去!」

  道符飞至莫贯鸿身旁,耀光一现,抵御邪风横扫,莫贯鸿顿感身子骨轻盈畅
快,再无之前那般压抑沉重。

  「鸿儿,此乃西尸动用独门密咒,搭配艳尸有意想不到的的威能。驭尸门之
人若无尸奴傍身,其威稍逊三分,先前你与冬儿对上的不过是没有艳尸助力的他,
就好比没了牙的老虎,眼下他已夺回,实力也回归完整了。」这也是莫渊明觉得
可惜之处,刚才的西尸没有艳尸在旁,可以说是最好诛灭的时候。

  阴风散去,西尸老魔趴伏在艳尸雪白的香肩上微微喘气,脸色稍有苍白,刚
才灌注内功给艳尸消耗了他不少气力,每次动用艳尸也并不是毫无代价,其中付
出的心酸与艰辛唯有他才清楚。

  还未回神,但见一道人影冲破烟尘,脚程之快让人目不暇接,紧接着一抹银
雪尘尾劈头盖脸向西尸抽来,还未袭身,西尸隔空都能感受一阵强风内劲,可见
莫渊明手劲之大。

  「臭道士,艳尸在手,还敢攻来!」西尸叫骂道,粗糙的大手猛地掐揉艳尸
丰满的双乳,心中密咒狂诵,黑裙少妇娇躯一颤,双乳高峰晃动不已,似受莫名
呼吁,从娇嫩红唇中呼出一道寒冷白烟,缓缓抬起洁白的细腻嫩手,一把抓住莫
渊明拂尘尘尾,攥握在手心里。

  莫渊明暗叹出招稍晚,灵光闪动间一脚踹中艳尸的肩膀,整个人快移脚步做
出一个漂亮后空翻,落地之后,猛然一拽尘柄,却因艳尸早已不是凡人之躯,恐
有拔山扛鼎之能,拂尘被她牢牢握住无法抽出。

  「不愧是你西尸的艳尸,肉身上没少下工夫吧。你的上具艳尸几年前已被我
打坏,这次又来送我?」

  不提还好,西尸听后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隐约有着火气,冷哼说道「哼,上
次算你运好,纳命来!」

  黑裙少妇另一只手掌尽化硬拳,猛击莫渊明小腹,但见他心不慌,身不动,
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赶尸道符,贴在艳尸脑门上,一声娇软的惊呼,细听更是凄厉
哭号,惨绝人寰,朱砂点落眉心,火烧的灼烈刺痛震撼艳尸仅存的神经触感,手
中拂尘不由放开。

  渊明老道此人真是西尸平生少见的劲敌,他不敢大意,心念转动,胯下陋物
阳具在艳尸的肉穴里疯狂抽插,送进生人旺盛的阳气供黑裙少妇吸纳,以此来抚
平道符对艳尸的创伤。

  「哼!你有道符,我岂无邪箓随身?」西尸同时从裤裆中掏出两张黄纸,上抛
至空中,嘴角抽动,心一狠绝,咬碎舌尖,一口鲜血啐在手指上,与莫渊明几乎
动作同步,在符纸上快速飞舞挥动。与赶尸派用朱砂写道符有所不同,驭尸门之
人乃用自身精血作引,让自身修炼了邪功至阴秽血为墨,让本是代表五行之土、
象征天地正气的黄纸在驭尸门门人手上尽显幽森邪异。

  两张邪箓落于他的掌心上,顺势贴在艳尸两颗饱满的肉球前,在黄纸的衬托
下,微微前凸的乳首硬块脱颖而出,不禁使人浮想联翩。邪箓加持,再有西尸老
魔内功灌注,艳尸登时狂性大法,凶相暴露,不似人声的嘶吼像是只毫无理智的
猛兽,向莫渊明猛攻来。

  「师父!小心。」莫贯鸿出言提醒道,但见莫渊明收起拂尘置于身后,身形
挺拔,同时默念赶尸道法,背后道剑受内力呼吁开始震动不已,就在艳尸厉掌夺
命一瞬,道剑应声出鞘,莫渊明握住剑柄奋力一挡。

  「哐当!」桃木剑刃与玉手相撞,迸发出火花四溅,西尸顿感前方阻力巨大,
心中再起密咒操控艳尸,只见艳尸一只手抓住剑刃,另一只手化拳重击。

  「西尸太狡猾了,可恶!」远处观战的莫贯鸿气愤极了,待安置好师弟后,
拿出道剑与符咒在一旁紧盯西尸,伺机而动。

  莫渊明不敢与艳尸硬拼,抬起脚来,膝盖弯曲,撞击艳尸手腕处,强行使她
改变了出拳轨迹,借力抽身飘然离去,落地稍退数步。

  场面一时陷入僵持,莫渊明将道符贴在剑身上,灵光一闪的同时,他脸上满
是庄重之色,眉目微动,正眼瞧看背着西尸的艳尸,心道「这具艳尸竟如此厉害,
着实难以对付,若说唯一的缺陷便是她艳尸之身,出手动作僵硬,且无生前神智。
不过我的道剑竟对她起不了太多效果,可见生前此妇修为高深,真不知道西尸是
从哪搞到的,」

  罢了,我也无须藏拙了,此招过后任你艳尸多强,邪首仍要伏诛!

  动用真格的莫渊明,浑身上下气势骤变,雄厚内力在气海中翻腾,流传任督
二脉,双目澄明,炯炯有神,脐下一寸三分处突现暖流,浩然正气沛然聚拢,道
剑与之共鸣,颤抖的不停,发出响声。道人紧握住剑,唰唰唰一击攻三处,侧身
向西尸刺来,一招「破障敕诛」,借以桃木之剑克邪利器,急攻艳尸。

  「你以为此招对我有用?相同的亏我不会吃第二次。」待西尸欲操控艳尸接
招之时,但见莫渊明右足猛蹬土地,身形加速,剑锋一转,直杀西尸。

  什么!臭老道竟敢谎我,方才那招只是表象,真正的杀招藏于三次连击,西
尸虽是回过神来,但剑芒已至眼前。

  「终于定分晓了!」莫贯鸿激动的说道。

  却见西尸老魔好似老龟缩头,弓腰驼背,蜷缩一团,脑脖下潜,硬是躲过莫
渊明明剑利刺,就在他得意洋洋之时,但听道人朗声说了句「还没完呢!」紧接
着剑体开始蝉鸣,莫渊明竟是招中藏招,器中带劲,内劲透过手腕传达道剑上,
运集全身功力向艳尸砍去,再提一掌重重落在艳尸胸口。

  「你好深的算计,是我小看你了。」西尸趴在艳尸身上首当其冲感到前方一
股强风呼啸,似有一只大力推手向自己拍来,莫渊明余劲透过艳尸肉身震击西尸。

  「好一招隔山打牛,观西尸老魔这副吃惊模样,师父此招定让他所料未及,
猝不及防。」在莫贯鸿眼中,西尸老魔好像狂风巨浪里的小船,被莫渊明内力打
击得左摇右晃,摇摇欲坠,只得一只手死死抓住艳尸后背黑丝绸衣苦苦支撑。

  就在莫贯鸿以为胜券在握之时,场中,狡猾的西尸眼珠子轱辘一转,猥琐的
伸头笑望紫衣天师,「休要得意,你还未胜呢!」松开手,失去支撑的身子下落,
然而就在即将落地之时西尸手臂卡在艳尸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中间,借助反力向
后蹬来,脑袋身子钻过艳尸胯下猛地暴起发难。

  「什么!」莫渊明也未料到西尸有如此灵动手脚,吃了一惊,但也很快转身
躲避,抽出身后的拂尘,唰唰将西尸打回。

  西尸顺势借力,脚踩银白尘尾,凌空踏步,在高挑的艳尸嫩肉与拂尘间来回
横跳,最终落在艳尸肩膀上剧烈喘气。

  连番大战,不断透支自己的精神气与莫渊明对抗,饶是驭尸门四大长老之一
的西尸也疲惫不堪,有些精疲力竭之感一旁林冬悠悠醒来,映入眼帘是师父与西
尸老魔之间的激战,打了个激灵,连忙起身。

  「小师弟,你终于醒了,有恙否?」

  「师兄,我无事,这是什么情形?」林冬问道。

  莫贯鸿一五一十的将林冬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林冬不免有些惊讶,
师父的厉害身为弟子的他自是清楚,但没想到西尸能与师父鏖战数十个来回而不
败。

  两人扭头看去,师父正与西尸激烈缠斗在一起,仍是久攻不下,莫贯鸿心中
不免有些焦急。

  「师弟,快与我结阵,我们一助师父!」

  「好!」

  面对莫渊明排山倒海,绵绵不绝的攻势,西尸的脸色越发不好看,须知他已
是动用全副心神与功力,反观莫渊明气定神闲,胜券在握之样,眉间神采飞扬,
哪有半点虚弱之象,两人之战看似五五,实则是西尸强撑精神以对,如此下去,
莫渊明不费多少力气便能拿下此局了。

  可恶!我堂堂西尸老魔,岂能在这落败,我不甘啊!

  「砰!」西尸老魔突然仰头,站在艳尸肩膀上跳开,左手搭在右臂之上,以
一招「齐点破面」之招,欲破当下战局。

  出手力道惊人之大,刮起一阵狂风呼啸。

  「嗨!」莫渊明料到此獠必有殊死拼搏之举动,将桃木剑向艳尸方向投掷出
去,以防她与西尸配合,再来便是行指流云间,暗提丹田内力,脸侧的鬓发微微
浮动,突然喝道「西尸!伏诛来!」

  双掌并立,手心照对,两人接触之时,砰然劲爆,各自都被余劲波及震的向
后退了一步。

  「哈哈哈!你必败无疑,西尸,不要抵抗了,这样我还能留你全尸。」

  西尸眉头挑动,脸色郁结,只听「哇」的一声,一滩鲜血从口中吐出,溅落
地上青草,大地染上一片血红。

  我命休矣!就在西尸绝望之时,却见两名年轻道徒一人拿一鱼墨线对着西尸
奔来,突入战局,打乱了莫渊明的部署,同时也给了西尸一丝生的希望。

  「鸿儿、冬儿,你们快退!」莫渊明厉声说道,他深知受伤的老虎是最危险
的,尤其是在这生死一刻间,已是风中残烛的西尸不知会为了求生做出什么举动
来。

  「晚了,臭老道!」西尸狰狞阴笑,拿出黄纸,深呼一口气,胸部剧烈膨胀,
随之一掌拍向自己的膛口,一声惊爆响,心血从西尸口中吐在邪箓之上,急忙贴
在艳尸之上,并附在她耳边低吟道。

  「乖奴儿,给主人拖住这道人一刻!」西尸手指沾血,放在艳尸眸前,涂抹
眼皮之上,受精血呼应,艳尸似乎有了自主神智,向莫渊明扑来。

  「坏了,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无奈。」紫衣天师立刻有了反应,提剑
与艳尸缠斗在一起,无暇分身,心中默念「鸿儿,你们一定要拖到为师处理完这
艳尸!」

  「怎会这样!」莫贯鸿一惊,他着实未料到看似奄奄一息的西尸老魔突然能
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实力,方寸稍失,但眼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师弟,和以往一样,看我指示行事!」

  「是,师兄。」

  望着飞扑而来的丑陋好汉,他脸上的胎记随着表情而颤动,莫贯鸿强忍心中
惧意,紧握桃木之剑,仿效往日师父所教的御己克邪之招,将朱砂沾在手指上,画写
道符。

  「太慢,太慢了!这速度也妄想阻我?无知稚子,瞧不起老夫?」西尸不屑一笑,看着莫贯鸿与
林冬两人,心中抒怀畅意,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拿捏了这两小孩,强如莫渊明也
只能乖乖受死。

  未等莫贯鸿画好道符,西尸已至两人身前,就在他一掌要擒莫贯鸿、林冬时,
林冬意动,离开原本位置挺身一挡西尸魔掌,代兄受难。

  「师兄,你身怀我派赶尸真传秘术,不可被他抓住!」

  师弟,不可啊!莫贯鸿道符姗姗来迟,快速在空中划过,无端自燃,消失于
地,灰烬落在地上的鱼墨线上,顿时化作一圈光环,护住莫贯鸿周身。

  原本在莫贯鸿设想之下,自己与师弟身处两方之地,只要自己这边在西尸赶
来之前画出道符,启动护阵,借助地上的鱼墨线就能同时护住自己与师弟,怎会
料到此时情形。

  望着西尸腋下昏迷的师弟,莫贯鸿扼扼腕惋惜,心痛不已,但他只能期盼师
父处理完艳尸前来救回师弟。

  「西尸老魔,放下冬儿!」莫渊明将最后一张道符贴在艳尸脑门后,暂时压
制住艳尸狂性,转眼发现林冬已遭西尸生擒,怒不可遏,冷声喝道,声音虽不响
亮,但心中已动三分火气。

  听到此话,西尸转身对他,嘿嘿一笑,说了声「你说放就放,那我岂不是很
没面子?」并向莫渊明提了提腋下夹着的林冬,笑道「现在局势逆转了,这局老
夫认栽,放了我的艳尸,否则你这小徒儿可就没命了!」

  「欺人太甚!」相同的场景再次发生,莫渊明眉目竖立,怒视奸诈邪人,张
开嘴巴,一股真气自丹田里源源不断汇聚喉咙,雄厚内力支撑下,浑身气势在节
节攀高,空气中回荡着无形凝重之氛围。

  「这是?」西尸心感不妙,脚步不禁向后挪去。

  「正音法声!」莫渊明依靠自身数十年修得的深厚根基,赫然出声,道音宣
出于口,声势惊人,道音利箭般穿刺西尸耳中。

  西尸顿感洪亮响音浩然正气贯体,邪功受到压制,他痛苦的捂住耳朵,内膜
撕开一瓣,鲜血渐渐溢出,低下头嘶吼着,心中大骇「莫渊明这臭老道竟已气入
音喉,我和他不是一个层次,速退!」

  下了决心的西尸当即割舍艳尸,裹挟林冬向身后密林急速逃窜而去,莫渊明
喝道「休走,留下我徒!」

  无视喉咙剧痛,再提元功内力,「正音法声」强行施展,西尸惊恐的望向后
方,这次的攻势比刚才那次还要猛烈,恐怖的道音宛如雷霆欲要击碎西尸最后一
点生机。

  就在此时,场外赞来一道阴冷掌气,与莫渊明发出的音波相互碰撞抵消,震
荡周遭,一时间尘土碎裂,扬起黄烟。

  「什么人,竟是外释掌气!」莫渊明大惊,深知暗中袭来的这一掌的主人能
凝气化掌,施功外放,修为难以估计,恐是这世间少有的几位顶峰之人,不敢大
意,但心系徒儿的他只得纵身飞入黄烟中再寻西尸。

  又是一道阴冷掌气,横在他的眼前,活生生打断莫渊明追击西尸的希望,只
得望着老魔带着林冬、苏瑾两人消失于浊烟之中,没了踪迹,不过临走之前,西
尸留下一句话「三月后,拿我的艳尸和你的乖徒儿来绝音谷交换,记住只准你一
人前来,若不守信,你知道西尸的手段,哼哼!」

  莫贯鸿走出阵法,急忙来到师父身旁,恰好看见这一幕,心怀自责与愧疚,
急于弥补前过,提着道剑的他全然忘我,一人扎进
黄烟中紧追西尸而去。

  「鸿儿停下,切莫意气用事。」莫渊明想去追,但余光瞥见身后的静立艳尸
以及倒在地上的文子安,同时还要顾及远处的高手。

  「前辈究竟是谁,为何阻我?」紫衣天师向远处抱拳问道,然而回应他的只
有无情的肃穆冷风,以及不可察觉的阴气绵劲。

  「试探够了,莫再消遣。」莫渊明少见怒眉,跳起身来,拿起拂尘向地上猛
然一拍,真气爆发怒冲暗中内劲,再回神时,空气中已无那位高人气息。

  「鸿儿、冬儿……」

  突然密林乍响,一道靓丽倩影仙然落下,看着这满地狼烟,轻声叹道「迟了
一时,晚了一步。」

  莫渊明这才发现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位一袭白裙不染烟尘的美丽女子,秀丽
的长发飘飘面带淡粉薄纱看不清全貌,肤如凝脂的手臂稍动,光下的欣然修长娇躯错落有致,袖衣随风而动,
一双美眸紧盯眼前黄烟。

  「请问这位姑娘是?」

  未等莫渊明说完,只见白衣妙曼脚踩云步,形影腾挪,眨眼工夫不见人影,
只留一块青云令牌传给莫渊明。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