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林梦洁的不归路】(第二章)

第一文学城 2022-11-23 22:31 出处:网络 作者:南曲
作者:南曲 2022年11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8193

作者:南曲
2022年11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8193

  回到家中,想到今天一天,自己本来像往常一般严厉地上着课,放学后却被
自己正在批评的学生教训地了够,还认自己以前完全瞧不上眼的学生为爸爸,最
后还撒尿拉屎,甚至还吃了……

  林梦洁感觉自己越来越奇怪了,虽然已经成为了王凯的小母狗,但是她从未
想过自己居然还会臣服于其他人的胯下,平时只是听从王凯的命令,但今天在斐
武和王小二的调教下,她似乎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快感……

  不过,好在江云这段时间也跟着他爸在外面旅游,没有人闻到自己身上发出
的奇异味道,林梦洁脱下了自己的发出腥臭于骚臭的肉丝,连忙找了个塑料袋将
这一团恶心的东西丢了进去并封死,以免发出恶臭的气味。

  做完这些之后,林梦洁才开始脱下衣服,开始洗澡,把浑身都擦了个遍,尤
其是刷牙刷了不下十遍,直到玉嘴里再也没有一点恶臭,发出与平常一样的淡香
味才罢休。

  林梦洁换上睡衣,但是自己先前包装起的塑料袋又吸引起了她的注意力,心
想要赶紧处理掉这个脏东西,但是当手拿起那塑料袋的时候,恶臭的气味却透过
塑料袋传入了林梦洁的鼻腔,林梦洁脸色一红,竟没有第一时间把塑料袋丢掉,
看着塑料袋咬着嘴唇,眼睛里闪过一丝挣扎。最后才坚定下来:

  「就这一次……」

  取出那双充满着精液腥味、粪便和尿液臭味,以及自己脚汗的闷骚,林梦洁
的欲望厚积薄发,使得她体内的欲火号列车动力十足,扑通扑通跳动芳心,便如
列车飞速转动的轮毂,绝美的脸庞嫣然一笑,美唇吻在肉色的丝袜上,磨砂的丝
袜光滑地触感,林梦洁温柔地动作和表情,就如与深爱的情人在接吻。

  稍过片刻,林梦洁将一根玉指伸进丝袜,在丝袜足尖部分向上支起一寸布料,
大概模拟出斐武鸡巴的模样。

  她幻想着斐武肉棒的味道,双颊一收,噘嘴对着绷起肉色丝袜的手指轻轻一
吻,仿佛在轻吻斐武的肉棍。吮了几口,她再将手掌摊开,仰起螓首,把丝袜套
在头上,继续满足地轻嗅着,品尝着。

  她吸舔得恍恍惚惚,爱液持续从花径中溢出,口中妩媚的低喘也愈发炙热,
情欲绵浓的视线瞟过面前的镜面,林梦洁微微一笑,将黄白肉色混为一谈的丝袜
揉成一团,塞进了檀口里,吸吮着,品尝着,仿佛嘴里含着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口中的淡香,与粪便精液脚气融在了一起,直冲林梦洁的大脑,随即将一只手伸
进裤腰,双眼轻阖,开始了自慰。

  「唔……怎么会这么……香……好喜欢……啊……」

  ……

  第二天,林梦洁正在家中,身上已经换了一套睡衣,早已洗了数十遍的身体
没有了昨天的臭味,平静的神情完全看不出昨天经历了什么。此时她正批改着试
卷,手上拿着的正是那支昨天下午「用餐」的「餐具」,批着批着,林梦洁严肃
的双眼突然变得迷离,不自觉地开始吸吮笔杆。

  正当林梦洁吸的起劲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铃「叮铃叮铃」的响了起来。

  林梦洁连忙清醒过来,看着沾满口水的红笔,不由面色一红,调整好后,起
身去打开门,却看见两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小男孩正玩味地笑着看自己。

  「王小二……斐武,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看见二人,林梦洁不由得娇躯一震,眼神变得有些慌乱。秀美的玉足不自觉
地抓住鞋底

  不行,说什么今天也不能见他们两人,如果让他们发现今天自己穿着……绝
对不行

  「我们来这可是正事,让我们站在门口说话不合适吧?」

  「你们快回去,老师今天不方便。」

  「老师,我们今天找你呢,是想让您补一下课,您不会拒绝吧」

  「啊……补课?」林梦洁一愣,蹙眉看着二人,脸上冰寒地冷声说道「别以
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想着什么,快点回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昨天是因为王凯主人给自己下的命令,林梦洁才把自己放得如此下贱,今天
自己说什么也要维持住教师的尊严,林梦洁这样在心里鼓励着自己。

  「呦呵,那还不赶紧脱下裤子补偿一下哥俩昨天没有干到你的空缺吧。」

  「小二!我毕竟是你的老师,你说话尊重我一点!」林梦洁压制住内心的慌
张,一脸冰冷地看向王小二二人说道。

  「我很尊重老师啊,倒是老师昨天一口一个亲爹爹,一口一个好哥哥喊的很
上瘾啊!对了,最后的屎尿是用什么清理的啊?」

  此言一出,好像是击中了林梦洁的软肋一般,林梦洁突然间哑口无言了。

  就在这时,身材矮小的斐武悄咪咪地钻进了林梦洁的家中,来到林梦洁刚刚
批改试卷的桌子旁,举起那支红笔仔细端详。

  「这不是昨天那支红笔吗?」

  林梦洁一听到红笔两个字,全身寒毛竖起,像是被老鼠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慌忙道

  「不……不是……快放下……」

  「咦?上面怎么还沾着液体,好像是口水啊」

  「哦?给我看看!」

  看见林梦洁这个反应,王小二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直接推开林梦洁,走向
斐武,拿过红笔看了又看

  「还真是那一支,这红笔昨天沾着屎,今天口水……我靠!林老师你不会是
喜欢吃屎吧!等等等等,昨天下午的屎不会被你吃了吧?」

  这话一出,王小二和斐武两个人都震惊住了,昨天他们留下纸条只是单纯觉
得好玩,根本没有想过那个严厉冷酷的冰山教师,竟真的会下贱到去学真的狗一
样吃屎。

  林梦洁听见二人说破自己的事情,神情再也无法保持冰冷,眼神开始躲闪二
人的视线

  「怎……怎么可能吃那种东西」

  王小二眼神一转,突然飞奔向林梦洁的卧室,不待林梦洁反应过来,他便已
经拿着一团发硬了的丝质物出来。

  「林老师,这是昨天那双沾满屎尿的丝袜吧,你含嘴里了?」

  「不是……不是……的……我只是忘了丢……呜呜呜……不是」林梦洁看见
王小二拿出自己忘记收拾了的丝袜,整个人终于坚持不住了,崩溃地坐在地上,
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哈哈哈哈,没想到林老师你还喜欢吃屎啊,这不巧了吗,我们刚就一直憋
着,想来林老师家借下厕所呢,这下也用不着厕所了!」

  还没有等到林梦洁冷静下来,王小二斐武便架着林梦洁来到了卫生间,脱下
了林梦洁身上的睡衣,才发现林梦洁里面居然穿着白色的连裤袜,脚上也踩着一
双白靴。

  「这双白靴不会也是……哈哈哈,林梦洁你可真是个贱货。」

  说完两人便抓着林梦洁的长靴和大腿,把林梦洁的脑袋塞进了马桶里,林梦
洁这才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晚了,此时她的脑袋全部塞在了马桶里,玉体暴露在
外面,整个人呈九十度角曲折开来,屁股和脸都对着天花板。

  林梦洁蹬着一双玉腿,惊恐地喊道

  「不要……饶了我……我不要吃屎……求求你们了」

  二人没有理会林梦洁的苦苦哀求,斐武已经脱下裤子,捏了一把林梦洁粉嫩
的乳头,又拍了一下雪白的翘臀

  「已经晚了,骚女儿,爹爹要忍不住咯」

  随即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身体靠着林梦洁倒立过来的玉体,感受着林梦洁
惊恐地颤抖,柔软的玉体仿佛在给自己做全身按摩一样,于是惬意地开始享受起


  「噗……噗~噗~」随着一连串的声音,斐武很快便站了起来,并没有多少
便意的他却发现此时林梦洁正闭着眼睛陶醉地在咀嚼着什么。

  「我靠,妈的,这条狗也太贱了吧,亏我以前以为她多么不食人间烟火呢,
吃屎居然也能陶醉,要不是老子没什么便意起来的早,刚刚哭的我还真以为误会
她了。」

  听见声音,林梦洁张开眼,发现二人正惊恐地看着自己,随即又「呜呜呜」
地开始求饶。

  「斐武同学……小二同学……老师刚刚是不得已……老师不要吃屎……求求
你们了……让老师做什么都可以嘛……」

  见了林梦洁刚刚那副模样,斐武和王小二二人哪还会心软,把林梦洁从马桶
里搬了出来。

  林梦洁跪在地上,雪白的玉体颤颤巍巍地贴在地板上,脸上还沾着少许粪迹,
可怜巴巴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二人。

  王小二走向前来,用鞋抵着林梦洁的俏脸,玩味道

  「别装了,好吃吗?」

  林梦洁面色一红。

  怎么办,林梦洁你要是答应下来,以后就真的没法做人了……可是……可是
……

  竟轻轻地点了点头。

  「啪」王小二踩着林梦洁的脸,一脚把林梦洁踹倒。

  「说话!哑巴了吗?」

  林梦洁没有生气,连忙爬了起来,但依然跪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两个比自
己小几十岁的学生,支支吾吾道

  「好……好吃」

  王小二一挑眉,随即又笑着说

  「别人请你吃东西,你不知道感谢的吗?这么没有素质还当老师呢?」

  「谢谢。」

  「谢谢谁?」

  「谢谢斐武亲爹爹请母狗女儿吃粪便。」

           王小二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还想吃吗?」

  林梦洁低下头,随即又扬起那张白俏的脸,满眼坚定而又憧憬地看向王小二

  「想!」

  王小二失望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会林梦洁的请求,迈开步子准备离开卫生间。

  林梦洁心里一急,哪还不知道王小二的意思,连忙弯曲下整个玉体,五体投
地地趴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一边磕头一边大喊

  「求求小二亲爹爹喂母狗梦洁吃屎……求求您了。」

  王小二停下脚步,走了回来,低头俯视着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不知多少恐惧
的严厉女人,傲然道

  「我的屎可不是想吃就能吃的」

  林梦洁闻言连忙爬起抱住王小二的大腿,想要亲昵地用脑袋蹭王小二,不料
被王小二一脚踢开

  「你这脏母狗脸上沾着屎呢还乱蹭,真是没有教养!想吃老子的屎可以,但
是你得答应老子一个要求!」

  「我答应!我答应!」

  看着自己曾经梦寐以求,却高不可攀的女神老师如此卑微地跪在地上恳求自
己,居然只是为了吃自己的屎,王小二朝着林梦洁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发现林
梦洁连忙拿玉指将唾沫刮进檀口陶醉地吸食,悠哉悠哉地说道

  「老子受够了你在老子面前装逼,前天刚说完不敢得意忘形,昨天又她妈地
摆个b 脸,以后别在老子面前装神气的样子,在老子面前你就是一头猪,一头老
母猪,而老子是你爷爷,以后不管是什么场合,哪怕是在教室,你也得见到老子
也得发骚,知道了吗?」

  「这……」林梦洁犹豫了,哪怕现在的她再下贱,也不敢在人前展露出来,
在外人眼里,她还是那个严厉冷酷的冰山教师。

  「怎么,不愿意?」

  王小二做无所谓样,转身就要走,却把林梦洁逼急了,林梦洁连忙磕头

  「愿意!愿意!小二爷爷,您就是我的亲爷爷,老母猪愿意一生侍奉爷爷,
老母猪再也不敢装什么冰山教师了,老母猪是爷爷的坐骑!」

  「很好」王小二淡漠地点了点头,其实心里已经快笑疯了,一事无成的自己,
居然靠一坨屎驯服了全校最冰冷美丽的女神。这让一旁的斐武已经傻眼了,暗恨
自己没有缘分驯服这条美奴,只能另寻其他契机了。

  驯服了林梦洁,王小二并没有着急着拉,而是走向了厨房,拿了一个盆子后
回到卫生间。

  「老母猪,爷爷最近正好便秘,你可有福了,今天给你来个大的!」王小二
气魄地脱下裤子,屁股对准盆子,开始蓄力。

  林梦洁一脸憧憬地趴在地上,目无转睛地盯着王小二的屁眼。看着王小二的
肛门开始收缩,林梦洁目光奇异,居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王小二的屁眼。

  「噗噗噗噗噗!」就在这时,这一声势浩大比林梦洁昨天与斐武刚刚加起来
的动静都大,大便如不受控制一般肆意飞舞,直接崩进了林梦洁张开的红嫩的朱
唇里,和高挑的鼻梁上。

  由于力道太大,林梦洁的脸都被压到了地板上,但是她并不在乎,兴奋不已
开始咀嚼嘴里的粪便,又断断续续地张口把眼前的一坨粪便巨山,慢慢地吃进嘴
里。

  此时王小二也已经站了起来,看向地上那兴奋地吃着自己粪便的冷艳教师,
拿鞋底沾了一点屎,对着林梦洁说道

  「母猪!爷爷踩到屎了,不赶紧处理一下?」

  林梦洁闻言,连忙爬向王小二,伸出舌头舔舐王小二的鞋底,高翘起的雪白
的屁股轻轻地摇晃着。

  「小二亲爷爷的屎好好吃咿……比梦洁老母猪的屎好吃一万倍……」

  看见这一幕,王小二兴奋地又拿脚踩了更多屎,一脚踩在了林梦洁脸上。

  「谢谢亲爷爷喂老母猪吃屎……老母猪发现……老母猪已经……喜欢上小二
亲爷爷您了咿呀……老母猪彻底爱上……小二亲爷爷了……老母猪林梦洁想要一
辈子吃小二亲爷爷的屎」

  林梦洁用俏脸摩擦着鞋底,一边浪叫,一般大声地告白。

  王小二实在忍不住了,脱下林梦洁的白色丝袜,又脱下自己的袜子,捞了一
泡屎,又揉了一揉塞进林梦洁的嘴里,随即用沾满屎的脚踩在林梦洁的脸上

  「老母猪,闭嘴好好享受吧!」

  王小二的脚臭味,王小二的粪便位,以及自己玉足的脚气融为一体,充斥着
林梦洁的口腔。林梦洁趴在地上,细细地品尝,往日的冰霜彻底化为泥土,沾满
屎尿的泥土。

  ……

  「又没干到这婊子」

  「不过我们驯服她了,日后有的是时间」

  「说的也是」

  两人又勾肩搭背地离开了林梦洁的家,只留下林梦洁一个人,嘴里吸吮着王
小二的臭袜子,鼻子里分别塞着昨天的肉丝和今天的白丝,身上却沾满了二人的
屎尿,以及撸出来的精液,口中还喃喃着

  「林梦洁是老母猪……亲爷爷的母猪坐骑……爷爷的袜子好好吃……母猪的
袜子也全身母猪的骚猪蹄味……母猪是亲爷爷的母猪。」

  ……

  开学第一天的下午,王小二正独自一人走在学校的一个废弃的角落,脸上满
是得意,上一节课正好是林梦洁的课,林梦洁居然真的不敢在自己面前神气了,
自己和斐武上课打闹了一节课,甚至自己把手机高高举起玩,林梦洁也没有管自
己。当然在其他学生看来,这是林梦洁彻底放弃了他们两个。

  不过王小二并不在乎他人怎么看,下课后便给林梦洁下了个暗号,让她一会
来到这里,陪自己好好玩一玩。

  「王小二,你怎么在这?」

  就在王小二yy一会该怎么玩弄林梦洁的时候,突然一套熟悉的声音传到他的
耳中,一眼看去,原来是刘丽。

  王小二早就看刘丽不爽,此时恶狠狠地对着刘丽吐了口唾沫,可惜被刘丽躲
开了。

  「你管老子?看到你这丑东西也在这,我都要吐了,真毁心情。」

  「你!你……我去告诉林老师!」

  「林梦洁?林梦洁她爹来了也不管用!」

  「你!我这就……」

  刘丽瞪大了眼睛,十分恼火,正要离去,却突然看到一个人影越来越靠近过
来,正是林梦洁。

  今天的林梦洁身穿一套黑色西装,黑色的包臀裙裹住了肉色丝袜包裹的玉足,
脚上穿着的……是一双白色的长靴。此时正一脸冰冷地走向王小二二人。

  「小二,你刚刚叫我什么?」林梦洁终于走近了,站在刘丽身旁,冷声说道。

              王小二一挑眉

  「林梦洁啊,怎么了。」

  刘丽看见王小二那么嚣张的态度,不由感到古怪,但很快被幸灾乐祸占据,
等着看王小二出丑……

  居然直呼老师的名字……刘丽突然想到了自己有一次正在和闺蜜聊天,不小
心直呼了林老师的名字,却突然发现林老师站在自己身后,当场就罚自己写了五
百字的检讨……王小二,你完蛋了。

  但是很快,幻想被现实冲破,眼前的一幕打破了刘丽的世界观。只见高挑的
林梦洁居然冲到王小二的面前,弯下身子,撅起肥大的屁股,把包臀裙撑地十分
圆润爆满,双臂紧紧地抱着王小二的身体,本来冰冷的俏脸已经变得羞涩绯红,
不断地蹭着王小二的胸口

  「小二老公~你叫梦洁的名字了~梦洁好开心~」

  王小二心里得意,却推开林梦洁

  「没大没小!乱叫什么呢?真是目无尊长!」

  吓得林梦洁连忙跪在地上,下贱的伸出舌头舔舐着王小二的鞋面

  「爷爷~亲爷爷~小梦洁不懂事,刚刚又得意忘形了嘛~求您原谅嘛~」

  在刘丽呆滞的目光下,王小二指着自己刚刚被刘丽躲开的唾沫,说

  「那是爷爷刚刚吐的口水!」

  林梦洁一听,眼睛一亮,连忙四肢共用地爬到唾液旁,低下身子开始舔舐口


  「小二亲爷爷的口水~好好吃~」

  王小二一笑,走了过去,用力一拍林梦洁的屁股,激起了一阵臀波,随即坐
在了林梦洁的身上,一把拽住林梦洁的头发当作缰绳地用力一拉

  「驾!」

  林梦洁会意,颤颤巍巍地驮着王小二,来到了刘丽的面前。王小二笑着看着
刘丽

  「这就是你的林老师?」

  刘丽已经傻了,浑身发抖地指着林梦洁

  「林老师……你……这不是真的……」

  看着自己崇敬的老师,那个永远保持着严肃认真的冰山教师,此时下贱的趴
在地上,玉背上驮着自己最看不起的男生,甚至刚刚还热情地舔舐被自己嫌弃躲
开的口水

  林梦洁抬头看了刘丽一眼,那张严肃的脸庞流露出痴女般的傻笑。

  「嘿嘿嘿……对不起刘丽同学~如您所见~林梦洁就是一头只会爬在地上发
骚的下贱母猪~林梦洁是一头母猪~啊~以前梦洁爱装神气~训斥小二亲爷爷~
是亲爷爷驯服了老母猪~梦洁就是被驯服的一头骚母猪咿呀~亲爷爷不计前嫌地
饲养老母猪~不要指望梦洁严厉地训斥小二亲爷爷~母猪梦洁可不万万敢得罪亲
爹爹咿~」

  王小二哈哈一笑,站起身来

  「骚母猪,去一边闻你的骚猪蹄去,爷爷等会再来骑你!」

  林梦洁点了点头,乖巧地爬到了一边,脱下脚上那双白色的长靴,露出被闷
地发骚发臭的肉丝玉足,坐在地上高高地抬起玉腿,嗅起了脚上传来的恶臭,又
一脸陶醉地把可爱的玉趾,一根一根地含在了嘴里

  「母猪的骚猪蹄~吧唧~没有亲爹爹的袜子~好吃咿~」

  ……

  「王小二,你究竟干了什么?怎么把林老师变成了这样?」

  王小二拜了拜手,不理会刘丽的质问,反而戏谑地看向刘丽

  「怎么样,想不想玩一玩这头母猪?」

  一听此言,刘丽有一点心动了,自己一直以来非常崇敬林梦洁,甚至向往着
以后成为她那样的优秀教师,但此刻林梦洁下贱的模样却狠狠地冲击了她的向往,
心中的敬意也慢慢扭曲成了怨恨。于是刘丽点了点头,王小二笑了笑,做出请的
手势

  「请」

  刘丽走到林梦洁的面前,在林梦洁诧异的目光下,一把抓住了林梦洁嘴里含
着的玉足,看着这只在教室闪耀着吸引了无数男生的雪白秀足,刘丽的嫉妒心一
下子被激了起来,使劲地开始摁压这只嫩足,揉嫩的触感加上丝袜的光滑,都刺
激着刘丽的暴戾心。她愤怒地掰弄林梦洁葱白的玉趾,使劲地掐着林梦洁玉趾间
的缝隙。

  「啊~痛~刘丽同学……求求你,不要折磨老师的小脚好吗~」

  「啪」回应林梦洁的是刘丽的脚,刘丽已经脱下鞋子,发黄的白色的棉袜紧
紧地贴在林梦洁的脸上,脚趾塞进林梦洁的鼻孔,不断地扩充,脚跟摁在了林梦
洁的檀口处

  「林梦洁!你也配当老师?你就是个妓女,快给老娘舔脚!」

  「啊唔唔唔……」林梦洁有些窒息,刘丽的脚像是有一年没洗过了一样,此
时脚趾戳在林梦洁的鼻孔里,那腐臭的脚气全无遗漏地钻进了林梦洁的鼻腔,脚
跟处更是酸咸无比,于是眼神又变得冰冷,一双杏眼瞪着刘丽

  「刘丽!快放开我!」

  「呦,在我面前就敢起架子了?」

  刘丽看见林梦洁还敢对自己一副恶狠狠地样子,又看了看自己那发黄的臭脚
和林梦洁这雪白的秀气玉足,更加恼火,使着浑身的劲把林梦洁的脚趾掰开。

  「断了……啊啊啊……要断了~人家的脚要断了~放开我」

  「咔擦」

  刘丽暴虐地对林梦洁的小脚施加惩罚,居然真的把林梦洁的大拇趾给掰断了,
圆润的大姆趾不再与另外四趾合拢,耷拉在一边。

  「啊啊啊啊……断了……痛……啊啊啊」

  刘丽抬起脚,又一脚踩在林梦洁的嘴上,看着林梦洁看自己的眼神已经从冰
冷变成恐惧,刘丽用脚拍了拍林梦洁的脸蛋

  「还敢不敢装了?」

  「不敢了不敢了,刘丽同学,老师不敢了!」

  「嗯?我的名字是你可以随便叫的?」

  刘丽恼火,又是一脚狠狠地踩在林梦洁的脸上,林梦洁窒息地已经已经要翻
白眼晕过去了,只是脚上传来的剧痛让她无法昏迷,只得哭着喊道

  「主人……啊不……妈……妈妈……你是梦洁的亲妈妈,梦洁不该装神弄鬼
……求求亲妈妈饶了不懂事的女儿吧~」

  「这才乖嘛,不过惩罚还是要有的,上次我叫你一声林梦洁,你让我写了五
百字检讨,我也不用太多,回头用你下面写五千字的检讨来交给我这事就算过去
了,听到了没有」

  「是~谢谢妈妈宽宏大量惩罚不懂事……冒犯妈妈的~梦洁女儿……小梦洁
不懂事,小梦洁的名字随便妈妈怎么叫都可以……」

  刘丽看见林梦洁顺从的模样,终于满意的笑了。

  「好了,别玩太过,明天我还有重要的计划,今天就到这里吧」

  这时,王小二走了过来,看见林梦洁那副求饶的丑态,嗤笑一声,紧接着又
把袜子脱下来,丢在了林梦洁的脸上。

  「这是今天赏你的,回头自己去医院看看骚猪蹄」

  「走吧。」

  刘丽玩的也有些累了,看见王小二的动作,也学者王小二一样,脱下自己的
袜子,丢在了林梦洁的脸上。随即二人一同离开,不时地说些什么。

  留下林梦洁一个人抓着二人的袜子,迷醉地吸吮着

  「梦洁再也回不去了,小梦洁已经是人尽可妻的婊子了……爷爷的袜子…
…还有妈妈的袜子……好美味咿~」

  ……

  王小二和刘丽二人回到教室,却引起了一阵波动

  「我靠,你看他俩一块回来的,袜子都不见了,不会两个人有……」

  「在学校里面都敢这么乱来这两个人是不是疯了」

  「就是说啊……林老师如果知道了,不得把他俩训个半死」

  刘丽终于也能体会王小二的感受了,此时心里嗤笑不已,什么林老师,已经
认自己做妈的骚货而已,现在指不定还拿着自己的袜子发情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