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8回:周衿,旧日名门(附至今TXT,彩蛋)

第一文学城 2022-10-0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hmhjhc
字数:11153   第78回:周衿,旧日名门                【加长回】

字数:11153

  第78回:周衿,旧日名门

               【加长回】

  「……谁是宋夏?」

  「哈哈,我们衿衿打听的事,真是越来越高端了啊。嗯,嗯嗯嗯……嗯…
…?」

  河西卫视当家花旦、双语访谈节目「依然相约」主持人、有「河西之兰」之
称的现代知性女性,也是世家名媛的代表,其实也只有二十六岁的卓依兰,蜷在
休息用的短绒布艺躺椅上,轻轻的品了一小口茶几上仿哥窑盖碗里的茶汁,调侃
咕哝了一句之后,尽力向着半空中,拉伸着自己两条无暇的藕臂,伸了一个酥畅
的懒腰,甚至发出一阵都不符合她身份的「嗯嗯嗯……嗯」,勾魂摄魄的声音。

  这伸懒腰时的嘤咛娇声,从卓依兰的胸腔里发出来,仿佛把小小的SPA 休息
室里的空气都熏香、温暖、浸润了。

  她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绸缎浴袍,那浴袍只在腰间用两根腰带扎一个蝴蝶结,
尽管那酥胸的凝脂莹雪被遮挡了个严实,但是却遮不住那呼之欲出的峰峦秀色;
粉白色的丝绸柔若蝉翼,附在她曲线玲珑的女体上。她的眉梢眼角,依旧殇软,
似乎还在半梦半醒之际;而这个有点夸张放肆的懒腰,让她的肌肉、骨骼、关节、
肌肤,全都拉伸开来,扯出一条更加迷人的蜿蜒曲线,从她葱葱指尖的光晕,越
多多少山峦,伏下多少盆地,一直到她和田玉石一半的晶莹脚趾上。

  周衿也穿着同样款式的浴袍,躺在旁边的另一张躺椅上,斜眼觑着眼前这幕
艳色,居然有点走神,甚至连卓依兰说得什么,都没有听得特别清楚。她意识到
自己有点失态,轻轻的甩甩头,要把脑海中都有些开始凌乱荒唐的的念头甩开。

  因为自己脑海里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些念头,实在是有点莫名的淫荡羞耻:

  「如果有一个男人,能睡到兰兰这样的女人的身体,那该获得多么强烈的快
感啊?」

  「如果兰兰嫁人了,回到家,穿着浴袍的这幅模样给她老公看到,就算已经
睡过1000次,恐怕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会想着再睡她1001次的吧?」

  「兰兰的腿,怎么能那么细呢?大腿根都这么细,真不知道,如果有男人,
可以用自己的那东西,去插到兰兰的两条这样的腿当中,那该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如果我把兰兰,弄给那个人……玩,就算是他,也会满意到醉过去的吧。」

  「不对,我干嘛要把兰兰弄给他玩?可惜,我不是男人,否则,就算是会被
判刑,现在,都不如我去强奸了兰兰算了。」

  她脑海里,电光火石的闪过这些乱七八糟毫无逻辑却春意盎然的念头,甚至
都开始懊恼自己不是男人了。

  这也不能怪她荒唐,河溪城、河西省,乃至整个C 国,甚至不论男女,有几
个人,可以有这种机会,近距离观赏到「河西之兰」卓依兰的这幕浴袍胴体的艳
色呢?

  两人身上这身白色的丝缎浴袍,是这家叫「香庭」的女性SPA 会馆为贵宾准
备的,每一套都是新制,却只使用一次。周衿自问自己的身段也有过人之处,也
算得上冰肌玉骨,但是同样SPA 过后,同样的衣着,就这么看着卓依兰,她都忍
不住,有些漂亮女人最敏感的那种「自愧不如」的感慨。

  仔细想想,这或者不仅仅是身材样貌的问题。

  和自己比起来,卓依兰的身上,是有一种更加夸张的女性最原始和天然的魅
力,她每一寸的起伏,似乎都是精心设计过的雕塑,关节、骨骼、肌理,都被那
单薄丝滑的布料,包裹得纤毫毕现。当然,也包括了乳尖顶起的颤巍巍的豆蔻,
玉趾勾出的婉转轮回,弹翘健美的浑圆臀瓣,甚至隐隐的,还有她臀胯间那条似
有若无的美妙骆驼趾。都有点似乎只有传说中才有的东方女性最佳线条的意味。

  但是,更重要也更特别的是,卓依兰这个女孩,就是有这种奇怪的「味道」。
她就这么穿着浴袍,就这么躺在躺椅上,就这么伸着懒腰,就这么和闺蜜调笑,
甚至在伸懒腰打哈欠……她的身体上,她的背影里,她的气场中,却隐隐依旧有
着「河西之兰」的某种绚烂光晕。

  她是小女生,是性感逼人清纯靓丽的出浴佳人,是娇俏慵懒嘻嘻顽皮的闺蜜,
也许,她在周衿的身边,可以扮演片刻的和她原本的人设不太协调的天真和放松
……但无论如何,无论何时何地,她,依旧是卓依兰。

  这种混杂了本色光环的唯美,再加上女体天然的性感诱惑,给任何人看到,
不论男女,真会让人赞叹造物的鬼斧神工。

  当然了,这家叫「香庭」的SPA 会馆,在河溪城里也算小有名气,只对女性
开放,服务品质还是有保障的,对于隐私的保护更是重的中之重。这一幕属于卓
依兰的浴袍艳色,除了同样躺在一旁的周衿,是绝对没有其他人可以欣赏到的。

  「香庭SPA 」其实是香钏中心的副业,就位于香钏中心三号裙楼的二楼,规
模很小,一共才18间套间。来这里做SPA 要提前两周预约,所有服务人员技师都
受过很专业的培训。这里非常严苛的只接待女宾,据说,也会在客人要求下提供
男性技师给女性做服务的项目,当然了,这一类服务,恐怕更多的,是属于河溪
城内另一类寻求短暂放松的贵妇名媛才会点单的项目;至于刚才给周衿和卓依兰
做服务的,当然是20多岁的小女生,温婉、清纯、安静,手法专业轻柔……她们
不会推销任何东西,也看人眼色要不要和客人攀谈,任何时候,客人一个眼神一
声咳嗽,她们就会知情识趣的噤声。而SPA 项目过后,客人在休息室里休息,她
们更会远离绝对不会来打扰。

  其实以前,卓依兰就约周衿来香庭消费过一次,但是这里的客单价不低,即
使是最普通的脸部肌肤紧致理疗,也要小一千;按照周衿和卓依兰相处的原则,
她不太愿意每次让卓依兰请客;卓依兰也会守着两人相处的分寸,看出来周衿的
经济条件不适合这里,也就不再约了。

  而今天,事过境迁,宾主却易位了,是周衿特地请自己这个「秘密闺蜜」,
再来这里放松放松,聊聊天,也许,也可以通过这种聊天的过程,证明一下「自
己,已经不是昔日的自己」了。

  ……

  自己,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自己了。

  比如,除了请客SPA ,她甚至都开始问这样的问题了:「兰兰,那个五环基
金的宋夏,究竟是什么来头啊?你一定知道一点内幕吧?」

  以前,她对这些政商秘闻,是根本没兴趣的。但是现在,和卓依兰出来SPA ,
这样的事,这样的人,居然已经成了她不经意间会向卓依兰请教的话题。

  而听到卓依兰的调侃,「我们衿衿打听的事,真是越来越高端了啊」,她并
不觉得尴尬,反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得意和满足感,仿佛登上了高山,不经意看
到了远处的风光。

  老实说,以她昔日的身份,就算有种种生活和工作的烦恼、成就,她的生活,
是根本没什么立场,找卓依兰这种高高在上直达天际的河西之兰有什么请教的。
她可以和卓依兰倾诉所有的事,却不可能有什么具体的交集。她和卓依兰,两个
人是因为一次偶然的落水救人事件,才成为跨越阶级的密友,但是现实世界的身
份,却差的太远了。难道,她一个水上中心的小助教评单位里先进,和房东墨迹
房租,还能向卓依兰这种天天和C 国一线政商高峰人物打交道的过程中,请教什
么经验?

  两个人其实是以某种年轻人的特有智慧,在故意回避这种落差,但是也都心
知肚明这一点。当然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更容易让两个人彻底放下心防,
保持某种更加纯洁的友谊。

  但现如今,一切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经过各方势力的运作,周衿已经从小
小的水上中心的助理教练,成了美女研究生,又从旧西体公司的职员,成了核心
骨干,再到新西体集团外派到屏行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一跃成为了屏行国际奥林
匹克俱乐部的代理首席执行官,虽然还特地加上了代理两个字,却已经有些一方
人物的意思了。她手上的项目,是在河溪城渐渐远近闻名的「屏行会所」,项目
的背后,不仅有着西体集团、晚晴集团、河西省体育局、河溪市体育局、河溪市
国资委、溪山旅游局、屏行区委等各方的利益博弈,甚至隐隐还有河西「省市之
争」背后的惊风密雨;在过去的三个月,屏行会所已经烧掉了好几个亿,如今各
个管理执行部门的雏形已经搭建起来,一些场馆和套间已经开始试运营……就连
向周衿「汇报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多,她甚至都开始招聘自己的第二个助理了。

  自己,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无知的省跳水队的助理教练,而是西体集
团外派后成长起来的白领丽人,屏行会所名义上的CEO ;虽然离开卓依兰的世界
还有距离,但是自己,自己关心的话题,已经开始和卓依兰有了交集。

  周衿还在呆呆的出神,卓依兰却已经侧过身子来,依旧带着SPA 后的酥软口
齿:

  「你又是怎么想到,过问宋夏的背景呢?」

  周衿回过神来,耸耸肩膀解释道:「他是五环的理事长,五环是西体的第一
大股东,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我们屏行会所的投资人之一么,我当然感兴趣了。
而且我在屏行烧了相关单位不少钱……有点担心各方面的想法也是真的。」

  卓依兰微微一笑,点点头说:「这我也听说了,你们屏行据说是搞得挺好的。
我们台里体育频道已经去扫过镜头了,体育频道的老苏很激动,说『可以成为C
国体育专业度假村的典范,放到国际上都领先』,听说,就连红土场地的用土,
你们都特地去欧洲进口?」

  卓依兰这一问,更是问到周衿的心坎里去了,她确实想在自己这个有身份的
秘密闺蜜面前炫耀两句:

  「嗯,我也是就和你说说。一开始,我也是心慌的,花那么多钱,把一个度
假村搞的跟专业赛事场地甚至纪念馆似的,值得么?后来么,也渐渐就想明白了,
既然都一不做了,那就二不休,走两步停两步更要糟。我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说
风凉话,说我们是乱花钱,好大喜功,花钱多千夫所指么,说不定还造谣我们贪
污了多少多少钱,等着看我们跌跟头的好戏呢。我现在反正已经成了别人眼里的
败家子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怕了,停下来,那就是败家子加上可怜虫了。所以,
现在我也懒得理他们……我公出公入的,怕什么。其实兰兰你要是有时间,可以
私下来我们屏行看看,不是我吹,真的很不错。我自己有时候在里面走走,感觉
都挺骄傲的……嗯,你要是来玩,你放心,我不让别人看到,就带你到处走走看
看。」

  她说的如此诚恳,卓依兰也认真的点了点头说:

  「行啊,我可以来看看,这没问题,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也没问题。
其实,我本来还担心,你今天找我,是会问我许纱纱的事呢?」

  许纱纱……的事?

  周衿一愣,这才意识到,卓依兰从头到尾,居然在提防这件事。

  她的脸蛋又忍不住臊红了一下,甚至身体都稍稍僵直了一下。她倒不是羞愧
于卓依兰的警告,而是羞愧于,自己,居然压根就没想到这一层。

  是啊,在过去的两个月,虽然公众还没有任何意识,但是关于「里昂房卡事
件」已经是暗潮涌动。这个暗潮下,隐隐藏着对许纱纱山雨欲来的攻击,这在一
个小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而卓依兰采访Sam Baldwin ,把「里昂事件」推向了
另一个舆论高峰。为了这个,许纱纱这丫头,已经是方寸大乱,绕着弯子,求过
自己,探听石川跃的口风。

  甚至就连石川跃,都有人在传,因为这次事件,他要倒大霉。

  而对周衿来说,自己和石川跃,早就绑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自
己对许纱纱这个亲手被自己坑害的小师妹,又何尝不怀有愧疚和同情呢?

  但是……自己却压根,从头到尾都没想过,透过自己的这个秘密闺蜜,去做
点什么,为许纱纱或者石川跃解围或者洗白?

  奇怪了,自己怎么一点这种念头都没有呢?

  是不是在内心深处,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抗拒,看到许纱纱就此名誉扫地、淡
出国家队呢?再往深层里想,自己甚至是不是有点那种嫉妒,不愿意看到许纱纱
即是石川跃奸玩淫辱的清秀少女,又是他争名夺利的锋刃利器呢?

  她的内心,被道德感小小的刺痛了一下。

  当然,她也已经训练出了某种本能,迅速的回到放松的姿态和神情。

  「你想的好多啊,我就找你放松放松不行啊。至于你的工作上的事,我才懒
得过问呢。」想了想,似乎不甘心,忍不住又加了一句:「而且,我相信纱纱。
无辜的人就是无辜的,清者自清么。不就是一张房卡么,没影子的阴谋论而已。」

  卓依兰「哦」了一声,依旧是眼波流离慵懒,仿佛心不在焉:「清者自清么
……哈哈……」又翻过身来,支着下巴看着周衿:「行。我就是挺很反感朋友们
找我玩,是为了我工作上的事。我这个人分的很清楚的……」

  「嗯……」

  「你不是要问我,宋夏的背景么……」

  周衿微微一笑,知道卓依兰是在暗示给她,设立了一个「界限」,但是她确
实不愿意和卓依兰讨论许纱纱的里昂事件,也就回过了颜色,顺着台阶下来挽回
了话题:

  「对啊,兰兰你肯定知道,这个宋夏是什么背景,为什么各方面都那么卖他
面子,就算是宋旗兵司长的堂侄,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是问过丁穹那个胖子,他
说的太神秘兮兮了,我也不太懂也不太相信。要不……你和我说说?」

  「嘻嘻,你的那个小胖子『朋友』也是个万事通。行,你请我SPA ,那姐姐
我,今天就给你开开课,讲讲这个宋夏和宋家人吧。」

  「好呀。」她点点头,倒是很认真的开始听。

  「嗯,从哪里说起呢……」

  「……」虽然周衿猜到卓依兰肯定知道这个宋夏的背景,但是没想到她居然
还要酝酿一下怎么开口,一副很慎重的样子。

  「就这么说吧,你们家石头呢,我和你说起过,他的叔叔叫石束安,如果不
是违纪违法,就是外交部的骨干副部;至于他的爷爷是史沅沭,算是我们国家第
二代中央政府里,茶党的幕后大佬,是个大人物。所以,石川跃,别看他只是个
体育系统的地方副处长,至少论家世,是当得起『名门』两个字的。」

  「嗯……」

  「再比如说……嗯,就说我吧。我和你说过,我的太外公,叫柯国璋,你应
该听说过吧?拿世俗眼光来说,我也算是个『名门』了。」

  「那当然了。」周衿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但是,要说和宋夏的家世相比,我们两个的『名门世家』四个字就逊色不
少,甚至可以说有点名不符实。名门也就算了,世家,我们还都谈不上了。」

  「!」

  这次,真的轮到周衿吃了一惊。

  不管如何,她都是女生,对于历史、政治本来都不太敏感。老实说,绝大部
分的历史教科书上的人物,她都忘了个七七八八,分不清楚刘备刘邦。当然,自
从认识了石川跃,尤其是在卓依兰给他介绍过石家的背景后,她也开始逐渐开始
理解,石川跃的爷爷,曾经是共和国大饥荒时代的中央执政领导之一。但是,自
从卓依兰亲口承认,她是柯国璋的后代,即使是周衿,也都忍不住在网上再搜索
复习一下,初中课本里的这位柯国璋将军,是何许人物。要说这种家世背景,肯
定还在石家之上。

  课本和百科上写的明白:柯国璋,是C 国共和国开国时期,「十二大将」排
名第一位,仅次于「九大元帅」的C 国解放军高级军官,共和国第一批授衔大将;
柯国璋将军是望春江会战、河东战役、圭口战役的实际指挥者,曾任河东野战军
司令员兼政委;柯国璋虽然名列大将,其实论功勋战绩,甚至可以说丝毫不次于
「九元帅」,是公认的共和国开国元勋之一,中学历史课本里要背诵的人物。

  但是,像这样的祖辈,卓依兰居然会说,比起宋家,「名不符实」?「只能
算名门,还谈不上世家」?就算是自谦,兰兰也说的太夸张了吧?

  卓依兰看出她的疑惑,点点头,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

  「嗯……不过你是女生,真的还不一定知道。我从头讲起吧……先问你,你
知道一个叫『和茳』的古人么?」

  「哪个jiang ?」

  「草字头下面一个江河的江?」

  「嗯……好像听过,没印象了。」周衿脸红了,她的确分不清这些古人名。

  卓依兰忍不住啐了一口,笑骂道:「我们女生的脸,就是给你这种没文化的
给丢尽了。」

  「呸呸呸,你笑话我?……你个小主播酸溜溜的很有文化么?」

  两个人又嬉笑打闹了一会儿,卓依兰才接着说:「那你总听过『八月离宋城』
这首古风么?」

  「这个肯定听过啊,中学要考试啊,不过现在背不出了。」

  卓依兰点点头,沉默了一小会儿,抱着膝盖,眯着眼睛,仿佛是在空气中寻
找千古雅颂的那种氛围,然后,挺认真的轻诵了起来:

  「……八月离宋城,七旬沽红舟;五方无稽谈、六国空筹谋;河渚三两藁,
元海千金裘;小鬟方岁九,四更已中秋;罗衣嫚云解,狂歌何复忧;十番云雨事,
春眠燕子楼;前人香钏暖,后湾杨柳瘦;千金凭一笑,辜负万户侯。」

  「……」

  「这首《古风》,就是和茳写的。」

  「我好像有点印象了。」

  卓依兰点点头,说起古人,似乎也有些感慨:

  「对,和茳呢,是三百多年前的人物了。他原本是关外贵族,钮尔罗氏,帝
制时代八大贵姓家族的后人。到了他这一代,却是成了一代文人词客。其实他的
诗词是很普通的,但是他的《金瓘论》、《夜舟词故》、《燕子楼集》、《劝学
表》,算是18世纪初期,我们国家比较高成就的仿古文文学作品了。」

  「……」

  「因为文名,这个和茳也做了几任官,其实还做过一任太江巡江按察使,算
是我们河溪的父母官了。他那首著名的《古风》,就是那个年代他人在我们河溪
当官时的作品……我们今天河溪的很多地名,都是他这首《古风》演化出来的,
像河渚区,元海区,后湾区,甚至香钏中心、燕子楼酒店,都是的。当时的世宗
皇帝,亲笔题字,封了他个『留侯』的爵位。所以,后人也叫他『留侯和茳』。」

  「哦,我也好像记起来了。」

  「嗯……本来,就这么一个人物,已经挺了不起了。但谁也没想到,这么一
个文人墨客,他的后代里,却出了一个比他名气还要更大的人物。」

  「谁啊?」

  「和芗,芗,是草字头的一个乡村的乡的芗啦。这个……你总知道吧?和芗
和幕文……」

  「你当我彻底的文盲啊,这个我总知道的,和慕文么。」连周衿都听得点点
头。

  「对,和芗,和慕文,慕文是他的字。其实,和芗就是和茳的四世孙,也有
可能是五世孙,这个我也不肯定,总之就是嫡系后代。和芗文才也好,但是他在
政治上的成就,更是祖上所不能比的了。」

  「……」

  「和芗先后做过团练、同知、制诏,在蓬莱军里担任过幕僚,征战过大西北,
出任过巡边使和西狩粮道,从俄国人手里收复过雅拉木。后来更是因为战功和练
新兵逐渐成为中枢重臣;他做过南海巡抚、太江总督、河东总督、北洋大臣、军
机大臣、出任过『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可以说是帝制末期,我们国家的实
际中枢掌权派,实权宰相。」

  「嗯,这个我真的知道。」

  「是,这个和芗不仅是实权宰相,还办洋务、兴水利、修铁路、练新兵、重
教育。别的不说,首都的慕文中学你总听说过吧?」

  「我们国家最好的完中了吧?」

  「对。其实慕文中学的前身,就是他创办的『京畿学堂』,因为和芗字慕文,
后来才改名慕文学堂,建国后曾经叫过首都第二中学,后来才改回来,叫慕文中
学的。还有今天首都的慕文胡同文娱区,筑基的『中堂纪念馆』,其实都是在纪
念这位昔日的旧制重臣。」

  「了不起……」周衿也是听得悠然神往。她虽然是女生,对于政治历史天然
的不太敏感,但是听卓依兰娓娓道来,讲述着一个百年前的旧制名臣,依旧将自
己的姓名刻在了C 国历史上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忍不住赞叹起来。

  「所以啊,这和家,可以说是九代传承的旧制贵族,一门荣耀,历史上留下
姓名的一脉。一般人家,在这种个家庭面前,自然要低三分的。」

  「……」

  「而且,谁也没想到,和茳、和芗的后代里,还出了一个共产党人。」

  「啊?!」

  「哈哈,是不是乍一听有点古怪。其实,那个年代闹革命,很多世家的年轻
人,也会接受一些新思想,成为进步青年的。嗯……也有可能算是大家族的一种
『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政治投机吧;这是常有的,只不过一般历史书上不
太写罢了。」

  「……」

  「然后,这就要说到宋家的由来了。」

  「对啊,我都被你说走了神,这和茳也好和芗也好,和宋家有什么关系?」

  「和芗晚年的时候,收留过一个挺『著名』的小妾,也亏这老头身体好,那
小妾在和芗都六十岁了的时候,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后来又有两个儿子,
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小儿子,也就是和芗最小的孙子,革命时期,很年轻,十
几岁,就抛弃了家业,独自来到红区,加入了共产党。」

  「……」

  「这个小儿子,名叫和颂。后来,为了表示和旧时代、旧家族决裂,他还特
地改了自己的名字,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从『和颂』变成了『宋和』。后来人
大多不知道这段历史,也就以为他们家历来姓宋了。」

  「……」

  「这,也就是宋家的由来了。」

  「……」

  「宋和宋老,先后担任过红区文艺联络处的干事、中央干校的教务、中央组
织部副秘书长,还做过河东野战军军委秘书长,算是老革命、老首长了。不过这
一点,确实是知道的人不多,一门荣耀,百年传承,和茳、和芗的后人,居然成
了我们新C 国的国家领导人之一。」

  「……」

  「而这之后,宋和一家后续四代,都可以说是和我们国家政治密切关联。宋
老一共前后有过四个儿子,他虽然革命进步,但是身上是逃不掉那种百年名门的
气质,给子孙取名字是要排字的。他的四个儿子,分别取名叫『谦、恭、礼、让』,
四个儿子都先后参加了革命工作。」

  「……」

  「大儿子宋谦,做到是中野的某团政委,很不幸,战死在赫州战役中。好在
留下了两个遗孤;他的三儿子宋礼,小儿子宋让,去世的比较早,现在都已经不
在了,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代。即使有,也应该是淡出政治界了吧。」

  「所以,还有个二儿子?」

  「嗯,然后就要说他的二儿子。这个二儿子,其实到不是他亲生的,是当年
一位革命烈士的遗孤婴儿,他在建国前,收养来做儿子,取名宋恭。」

  「……」

  「也就是这个宋恭,人们后来叫惯了,也算是一种尊称,也叫他『宋公』。
这个人,是我们国家的重要的国家干部之一,曾经做到过C 共中央办公厅主任,
和XXX 关系很密切,算是太子党的大管家级的人物。在大饥荒的年代,他还出任
过国家中央经济协调委员会的主席。虽然在政治历史上有过蹉跌,但是总体上,
可以说是一代叱咤风云的国家领导人之一。」

  「……」

  「宋家第三辈,取『哲』字。刚才说的,战死在赫州的宋谦,留下两个遗孤,
一个叫宋哲明,一个叫宋哲印。宋哲明现在也去世了,他的大儿子宋旗兵,也就
是宋家这一脉的长孙,现在是国家体育总局的科教司司长。」

  「宋司长……原来就是这么个来头啊?」

  「对,就是他。宋哲印却没有从政,而是出国定居在海外经商,是Redox 唯
一一位C 裔独立董事,现在已经退休了;他的儿子叫宋海军,接了他的班,好像
生活在日本,现在Redox 的亚太业务,应该都是这个宋海军在负责。」

  「……」

  「然后还要说回宋恭。宋公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宋哲东大饥荒年
代就去世了,但是也留下一个孙子,名叫宋春城,现在是筑基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女儿宋哲妍,在赫州港担任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算是大型国营企
业的掌门人。这都是一方显赫的人物了。但是最厉害的,还是他的二儿子宋哲南。」

  「……」

  「哲南秘书长几经磨砺,地方上、中央部委里都历练过,现在,是国家能源
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副部级国家干部,享受正部级待遇……已经可以称得上炙手
可热的部委大僚了。我们国家现在的『十年新能源』政策,其实就是他在前台做
执行的。这是宋家第三代中的翘楚了。」

  「……」

  「然后我们再说宋家从宋和算起的第四代其余的几个。面前说了有宋旗兵,
那是长子长孙,有宋海军,他们家已经移民了,不能算我们国家的人;还有宋春
城副局长……」

  「说了半天,也没说到这个宋夏啊。」

  「这就要说到了。宋公的后人,从宋春城这里开始,用了季节为名;取意
『春、夏、秋、冬』。那个五环基金的宋夏,就是宋哲南的原配夫人的儿子。」

  「原配?」

  「嗯,他母亲好像和哲南秘书长离婚的很早。」

  「……」

  「总之,你这么一想就明白了。宋夏,他是宋哲南秘书长的儿子,宋公的孙
子,宋和的曾孙,祖上更是和芗慕文中堂,留侯和茳。可以说,是三百年传承的
名门世家,我们国家近现代史绕不开的人物。一般的所谓红二代红三代官二代官
三代富二代富三代,和他能比财富,能比权力,能比名声,能比学历,但是要比
较『家世』四个字,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

  「另外,宋夏还有一对龙凤双胞胎的弟妹,不过和他不是一个母亲,是哲南
秘书长后来娶的爱人给他生的,一个叫宋秋,一个叫宋冬,算年龄,应该都还在
念书……其实他们小时候,我还见过一面呢。不过现如今,别说宋夏经常出没在
咱们河溪,就连这个宋秋,好像都进了河西大学这一届的奥运特招少年班。」

  「……」

  「三百年了,三白年前……留侯和茳在溪月湖边吟风颂月的时候,该不会想
到,三百年后,他的后人,又开枝散叶在河溪城里搅扰风云了吧……哈哈。」

  说到这里,卓依兰停顿了好一会儿,幽幽的看着天花板,似乎是给周衿一些
消化的时间。又似乎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感慨打动了,幽幽的品味着,这百年
世家因果轮回的风流余韵。

  ……

  连卓依兰都有点失态,何况周衿。周衿已经是一路听得头晕目眩,其实很多
人名关系都已经跟不上,似乎被这种「历史书上值得记载的人物背景」震撼了,
愣了半天,才勉强笑道:

  「好吧,你说了那么多,我其实都记不住。总之是个名人后代就对了……哈
哈……反正我也就随便问问,和我也啥没关系。」

  卓依兰意味深长的看了周衿一眼,也看不清是点头还是摇头,似乎是在自言
自语:「那也不一定哦……」

  「嗯?」

  「和你当然没关系。你在屏行再怎么扮演女强人,在这些人眼里你还是个小
朋友而已。但是和你们家石头,可就多少有那么点关联了。」

  「怎么说啊?哦,我知道了,你说过,史沅沭是茶党大佬,那个宋家,什么
宋公的,是太子党的什么管家,是不同的政治派系么。但是你不是说过,所谓的
派系斗争是谣传么?」

  「是……但是也不仅如此。」

  「嗯?」

  「我刚才说过,宋家一门,在建国后其实可以说是风生水起,占据要津。尤
其是宋公宋老,是太子党幕后的重要人物。但是,宋公他老人家一辈子搅扰风云,
却也吃过一次大亏。」

  「……」

  「在大饥荒时代,宋公担任过中央经济协调委员会主席。就是在那个时候,
他在政治上跌了大跟头。他的『分级粮食储备计划』被定性为『极左冒险主义』,
饿死了很多人,他本人被迫在政治局做过非常激烈的自我检讨,甚至差点就一撸
到底坐实了反革命。尽管,后来保全了他的政治生命,但是也导致他在中央经济
协调委员会主席的位子上三年,可以说是战战兢兢、点头弯腰,当了三年的屈辱
傀儡,经此事件,那段时间的国家经济大权,也几乎完全落到茶党手里。」

  「……」

  「虽然圈内人都觉得这是政见分歧,但是至少,一些海外秘闻都相信,这一
切,宋公都是拜他的政治对手所赐。而这个政治对手……就是他的副职,当时的
国家经济协调委员会副主席。」

  「……」

  「哈,看你一脸迷茫,我就知道你记不住。那个『副』主席……和你,有那
么一点点关系哦……」卓依兰眼珠子咕噜噜转动,强调了一下「副」字。

  「你是说?……」周衿吃惊了,她忽然意识到了卓依兰所指。

  「哈哈,你也猜到了吧,你以为『七副老』这个外号是怎么来的?对,没错,
四十年前,担任国家经济协调委员会副主席,并且把宋公几乎一斗到底的这个
『政治对手』,就是史沅沭史老。」

  「……」

  「……」

  说到这里,卓依兰顿了很久,不再说下去,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周衿。

  周衿已经脑子有点乱,跟不上了。

  而卓依兰,似乎也在回顾一下这里纷乱的关系网,带着几分嘲笑的口吻,提
醒着周衿:

  「们那个小小的屏行会所吧。名义上的投资方呢,是五环基金和晚晴集团,
背后就是这位宋家的二公子,宋公的孙子,哲南秘书长的儿子,和家的后代。而
执行方呢,是你家的那块石头,石家的后代,史沅沭的孙子。哈哈……咱们别说
那些上古的事,就宋公和史老四十年前的博弈,一眨眼,都四十年过去了。两家
人家的后代,又交汇在我们河溪,交汇在三百年前和茳做过父母官的地方,甚至
就是交汇在你们那个屏行会所;嘻嘻……你说,是不是有点浪漫主义色彩啊?」

  周衿却并没有缓过神来,只是看着那粉色的墙面,她其实已经有点承受不了,
竟然傻呵呵的问了一句:

  「不至于吧,现代社会……还真有世仇这种事么?」

  卓依兰「噗嗤」一笑,幽幽的看了她一会儿,居然点了点头:

  「当然不至于,什么世仇啊,你没听人说么,来者熙熙去者攘攘,来者为名,
去者为利。其实宋夏和石川跃,以前在首都都一起玩过呢。不过……」

  「不过什么……」

  卓依兰却似乎真的不想再说了,伸了个懒腰,又歪在靠椅上,仿佛又打起盹
来。

  房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香料的浓醇渐渐淡散,只在空气的深处,留下一尾
悠长的痕迹。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