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贱女淫心】 第37章 乞丐轮奸后的精液地狱 重口凌辱 不喜勿入 ...

第一文学城 2022-09-2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rain1107
********************************************************************************   关键词:乞丐轮奸;三穴奸淫;精液凌辱;丝袜捆绑

********************************************************************************

  关键词:乞丐轮奸;三穴奸淫;精液凌辱;丝袜捆绑

********************************************************************************

  我没有反对的李老师的安排,毕竟已经下贱的不能再下贱了淫荡的不能再淫
荡的我,完全没有必要畏惧任何险恶。

  所谓的旅游其实算不上旅游,我们要去的地方不过是成都周围的一个小城市
甚至是小山村。

  宋欢和王伟带着我回合席春雷之后,就开始了这趟旅途。宽敞的通用商务车
就是我们的交通工具,也是我们移动的淫窝。

  这一趟所谓的旅行,并没有太多的人参加,除了我、宋欢、席春雷、王伟、
希芙琳这五个主角之外,还有席春雷的司机和保镖,总共七个人。

  通用的主驾驶和副驾驶分别坐者席春雷的司机和保镖,而前排座椅被很好的
和后面隔开了,前面的人虽然知道却看不到听不到后面的淫乱。

  这个时候,我们五个人躺在商务车后面的大床上,正在不断的做爱,做爱的
对象总是换着。一会儿是三个男人合伙肏我,一会儿就成了三个男人合伙肏希芙
琳。总之,我和希芙琳的肉穴里总是有肉棒插入,就算空出来也会有假阳具替代。
汽车行驶中停不下的除了引擎声,就是我和希芙琳的淫叫声。

  这个时候,我正在被席春雷和宋欢一前一后地奸淫着小穴和后庭,而王伟则
在一旁独自享受着希芙琳美妙的身体。

  席春雷不慌不忙的奸淫着我的小穴,而宋欢则用肉棒缓缓地抽插着我的后庭,
席春雷笑着对宋欢说:「小欢,这几个月你调教的不错呀!」

  宋欢知道席春雷说的一定是我,他有点拿不准地说道:「你不会怪我把进度
调的太快,把她弄成那副脏样子吧?」

  席春雷笑了笑,说道:「我没有什么好怪你的,不过当初我确实想亲自来,
但是既然是你的女朋友自然还是你作主。不过,你这么一弄,我看随便弄弄就可
以直接给我家老头子玩了。」

  席春雷好似惋惜的语气,我虽然看不到,但估计宋欢差不多要笑出来了。实
在想不到事情都在李老师的预想之下,并且会这么顺利的发展。

  宋欢这时候用忐忑的语气说道:「别的都行,早上的时候你也看到了,现在
婷婷喝你的尿吃你的屎都不会有太大不适,但是那个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承受
得住呀!」

  席春雷笑了笑显然早有准备,他说道:「所以,我才安排这躺旅行嘛!这种
事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就跟被男人玩是一个道理。」

  「哎呀,那能一样么?畜生和人能一样?」宋欢好像很心疼一样的说着。而
我听到这话,心底里却忍不住的冷笑着。

  「这算啥?希芙琳跟这骚货差不多吧?被那些大畜生们肏的死去活来的,不
也没事么?」席春雷一边说,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伯父真不喜欢希芙琳呀?你那边就没有别的合适的?」宋欢苦着脸说,而
他似乎也感觉到有些兴奋,开始加速的抽插起来。

  「我靠!说到底,你还是舍不得嘛!我看,去那之前先要断了你这念头才行!」
席春雷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而他明显心情也因为宋欢的话变差了。可是倒霉的
却是我。宋欢在后面捏着我的屁股抽插着,席春雷却不要命的揉搓着我的乳房,
狠命地肏我地小穴。

  席春雷没等宋欢回答,便继续说:「我爸是怎么都看不上外国的丫头的,我
那边的女奴岁数普遍有些大,难的你这边有个十四岁的丫头,调教一下让他老人
家爽爽不是对大家都好的事情么?再说了,那天可不只有我爸,不是还有你爸么?」

  宋欢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我爸那玩意好像……」

  没等宋欢说完,席春雷哈哈一笑,说道:「前不久,我遇上一个上了岁数的
游方医生,卖给我一副药,绝对可以让人枯木逢春的那种,到时候我爸一定会拉
着你爸一起爽的!」

  「那药不会有问题吧?游方医生?听着很不靠谱啊,不知根不知底,别出什
么乱子!」宋欢听了这话有些担心的问。

  「嗨!那是个高人,我求着才卖给我的!之后,我还找人试过药。我家那六
十几岁的老佣人了,用了药之后老头子一晚上玩了三个我手下的少妇,第二天气
色还特别好!」席春雷笑着继续说:「要不我能给我爸物色这口味的女孩儿么?」

  宋欢听了也没有别的异议,两个人继续奸淫着我,不一会儿就先后在我的小
穴和后庭发射了。

  之后,席春雷拿出一个保温杯,里面是如同可乐般颜色的中药,两人各自喝
了一些,不一会儿就又开始了淫行。

  席春雷为了让宋欢彻底放下我,席春雷交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任务。

  我们一行人中午出发,这个时候已经到邻市的市郊,而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有
些黑了。我们的车停留在一个大型垃圾场附近,而我则开始了我的任务。

  席春雷递给我一个可乐瓶,然后将赤身裸体的赶下车。

  王伟和席春雷的保镖跟着我一起下车,他们带着防身的家伙和摄像机,他们
的目的不但不是保护我,甚至是给我寻找危险。

  这里是一个典型的垃圾场,昏暗而肮脏。一条窄窄的马路隔着很远才有一盏
小小的路灯,赤身裸体的我在夜风中有些蹒跚地走着。好在现在已经是温暖地夏
季了不用担心会被微凉的夜风弄的感冒,但是随之而来的痛苦也不少,特别是大
量的蚊虫总是让我无比难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吸人血的蚊子总是会叮在我敏
感的部位,特别是我的小穴和乳头,被蚊子咬的都肿了。

  蹒跚着走到一盏路灯下,我学着母狗撒尿的姿势,一条腿高高的翘起,一条
腿不顾肮脏的跪在了地上,然后甚者一只手飞快的揉动着自己的阴蒂偶尔还用食
指抠挖着自己的小穴。

  「啊!」熟悉的淫叫从我的嘴里发出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随时要高潮,不
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滋!」的一声,我的尿液从尿道中冲了出去,而大量的淫液随着尿液一起
飞了出去。

  「哗啦哗啦!」的水声让这个安静的路灯下充满了淫靡的味道。

  等尿液排净,我的高潮的感觉稍稍减退之后,我才站起来,蹒跚着走向下一
个路灯,在那里,我还要再高潮一次,我的任务就是要在每一个路灯下都要手淫
到高潮一次,当然这是等那些拾荒者来之前的任务。

  我没有丝毫的偷懒,真的在每一个路灯下都手淫到高潮,而且都是用母狗撒
尿的姿势,因为我知道不远的地方一定有王伟拿着摄像机对着我,既是记录也是
监视。

  当我走到第三个路灯下开始手淫的时候,第一批拾荒者终于出现了,他俩穿
的破破烂烂,浑身上下满是油腻肮脏的污渍,还在老远的地方我便闻到了他们身
上散发出的那股恶臭。

  两个拾荒者明显已经看到我了,起初他们还蹑手蹑脚的靠近,在观察周围是
不是还有别人,但是当他们确认我这个淫女真的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飞快的跑过
来了。

  「哇,我还以为那个男的在骗我,没有想到真的有这一个小姑娘呢!老吴,
快去叫他们一起过来肏屄了。」其中一个人一边飞快接近我,一边大声对同伴说
道。

  另一个人一撇嘴,说道:「你他妈的傻呀!好不容易有这么个好事,咱们不
自己先耍够了再说?」

  连个人这个时候已经到我的身边了,他们没有询问我的意愿,一上来就开始
动手动脚。

  「你真的是个来找肏的淫女么?」那个老吴说完就用一只肮脏的手揉搓着我
的屁股,另一只开始抠挖我的小穴。

  「啊!」我感受到那根肮脏而粗糙的手指的侵入,不由地呻吟了一声,虽然
对他们一上来就开始猥亵我有些不适应,不过还是笑着对他们说:「我是一个淫
女啦,来这里就是为了收集男人的精液的。你看,那个可乐瓶,我要收集大半瓶
精液才会离开呢!」

  「哇!真的吗?你不会有病吧?这么贱,这么淫荡不会真的有什么性病吧?」
另一个男人蹲着身子一边揉搓我的乳房一边用粗糙的手掌抚摸着我高高翘起来的
那条大腿。

  我感觉自己的眼神在他们的调戏下都变得火热了,我一边喘息,一边说道:
「我很干净啦!请放心奸淫我吧,小穴和嘴巴都可以,你们就把我当成一个精液
马桶,好不好?当然,我的肛门也能让你们玩!别担心我的身体,你看看我的小
穴,是不是还是很粉嫩?我可还是一个小姑娘呢!」

  那个用手指开始抽插我小穴的流浪汉,低着头,接着昏暗的灯光查看着着我
的性器,然后惊讶的说道:「天啊,好美的屄,比发廊里面的那些老鸡的屄好看
多了,一定没病的,咱们干吧!」那个老吴说完就扒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一根胀
大勃起的肉棒就要肏我的小穴。

  「哎呀,你真心急!」另一个男的抱怨了一声,不过他很快也开始脱裤子了。

  感觉到身后老吴两只大手按着我的屁股,就把我提了起来,让我站着撅着屁
股给他肏. 那根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的肉棒毫不犹豫地就插进了我的小穴,当
我的脑海闪过黝黑肮脏地肉棒插进我那粉嫩的小穴的时候,我感到了无比的刺激
和兴奋。

  前面那个男人也不管老吴已经开干挺着肉棒示意我给他口交。

  「啊!好舒服,你这小嘴巴真厉害,我爽死了。你这么骚,不去当妓女太可
惜了。要是你开个小发廊,再把价格也定在十块钱一炮,一个月能赚不少钱呢!」
那个男的一边享受着我的口交一边说着。

  「呜呜!真是的,玩我一次才值十块钱么?」我不甘心的抱怨着。

  「哈哈!你别听他的,你这样的骚货,就应该天天来我们这垃圾场。不!应
该干脆就住下来,然后让我们天天免费干你,这才对。你也可以爽,想怎么收集
精液都可以不是么?」随着老吴抽插的速度加快,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啊!你们两个……要死了……好舒服……要被大鸡巴肏死了!我就是…
…我就是个骚货,是个……贱女人……就喜欢收集男人的精液。啊!就喜欢免费
给男人肏,特别是又脏又臭的男人,我最喜欢了!啊!好爽啊!继续肏,越深越
好!肏死我吧!肏死我这个贱货!」

  老吴可能是很久都没有肏过女人了,他快速的抽插着,肉棒不断的在我的小
穴内胀大。终于,老吴狠狠的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然后抓着我的臀肉,便开始最
后的冲刺。

  「肏死你,你个贱货!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里面,让你大
肚子!啊!」

  我也在老吴快速的抽插下到了高潮的边缘,而当老吴的冲刺到了最后关头的
时候,我却先高潮了。

  「呀!来了,好多精液,好多,好烫啊!烫死我了!我……我会怀孕的,生
个乞丐的孩子!啊!」我的身体在颤抖中几乎要瘫倒了一般。

  可即便这个时候,我仍然把我前面的乞丐的肉棒放进嘴里,然后试图让它插
的更深。

  老吴终于握着自己的黑鸡巴离开了我的身体,而他射出的精液全都在我小穴
的最深处,竟然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这个屄真紧呀!你要不要也试试?」老吴说完还恋恋不舍的拍了拍我雪白
的屁股。

  那个人也不客气,抽出自己的肉棒,就到了我的身后。

  在他要插入之前我突然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小穴,扭着头头对他说道:「可不
可以粗暴点,我喜欢你肏的深一些,你可以拍我的屁股,还能打我的后脑勺,扇
我耳光也可以。如果,你愿意还可以涂我口水,浑身上下都可以,嘴里面都行!」

  那个男的哈哈一笑,一巴掌拐在了我的脸上,然后大笑着就开始挺着肉棒肏
了进来。

  他的尺寸比老吴大的多,刚才给他口交的时候,我粗粗推算一下,至少也有
十八厘米,绝对算是一根巨炮了。所以,他的肉棒虽然臭的可以熏死人,但是我
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感觉到巨大的肉棒一下下刺激着我的宫颈口,我感觉它似乎要把我捅穿了一
样。我被他肏的身子都站不稳了,老是想着往前逃,但是他死命的按着我的腰,
让我一动不动的被他奸淫。

  老吴这个时候也走到我的前面,扶着自己的鸡巴让我给他口交。

  我正被身后的人肏的有些意乱神迷,看也没看就把那根肉棒迎到嘴里。可那
根肉棒一进我的嘴里,我差点被活活熏晕过去,那种恶臭比我吃过任何的大便还
臭还要肮脏。我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这根肉棒能有这么臭,更重要的是,我感觉似
乎他的肉棒上还粘着大量的包皮垢。虽然,在学校附近的村子里我也吃过男人的
包皮垢,甚至吃过狗的包皮垢,但是都没有这个男人的恶心。

  我粉色的舌头只在肉棒上轻轻滑动一番,似乎就舔下了大量的秽物,而我还
没有来得及吐出去,老吴就用手指把那些脏东西捅进了我的嗓子。

  老吴用手指狠狠的抠挖着我的嗓子,这种类似窒息的痛苦,让我的小穴收缩
的更加剧烈。

  「啊!就这样,好紧!就这么弄她,太爽了!」我身后的男人感觉到了我的
变化,他一边叫老吴继续折磨我,给我制造窒息的感觉,一边用更大的力量抽插
着我的小穴。

  「好勒!」老吴答应一声,然后一只手攥成鸡爪状不断侵入我的喉咙,另一
只手竟然死死的抓住我的脖子。

  这样,我的窒息感就更加强烈了。

  我叫也不能叫,逃也不能逃,只能苦苦挣扎着,不断地痛苦地呻吟。

  「哈哈,真是个受虐狂,她越痛苦就越爽呢!」后面的男人突然将肉棒抽走。

  一下子巨大的空虚感占据了我的身体,这种痛苦让我简直要抓狂了。

  谁知道,这种空虚仅仅只支撑了几秒钟,一个不规则的物体,就侵入了我的
小穴。而它的尺寸竟然比那个男人的肉棒更加巨大。

  紧接着,我的肛门也立刻迎来了入侵者,不同于小穴里面那种冰凉的触感,
后庭中显然是那根火热的肉棒。

  「阿城!你真他妈的狠!竟然把拖鞋插进去了!不怕把它插坏了?」老吴一
边折磨着我的嘴巴,一边问道。

  我这个时候才知道身后的乞丐叫阿城,而我小穴里面的竟然是一只拖鞋。可
即便在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屈辱降临之后,我的身体仍旧保持着兴奋,巨大的刺
激转化成快感,让我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

  阿城却毫不在意的说道:「反正是个贱货,玩坏了也不要紧,嘿嘿,兴许她
还喜欢呢!对不对?」阿城说完就示威一般的狠狠的肏了两下。

  我的嘴被老吴堵着,脖子处更是被死死的掐着,随时都处于窒息的感觉自然
不能回答,只能痛苦的呻吟。

  「哈哈!她竟然失禁了,没想到肏屁眼,也能把她肏到高潮呢!」阿城说完
开始用更大的力气抽插起来。

  而我的高潮一波一波的到来,本来就没有力气的身体只能更加任他们摆布。

  而后,阿城在短短的时间里,在我的小穴和肛门里轮流射了两次,而后老吴
也去别的地方叫来了更多的乞丐。

  这盏路灯下最后聚集了多少的乞丐我不知道,总之他们背着一个个大大的包
袱或者是三轮车把周围的空地占得满满的。

  「大家别急,也别挤,人人有份!只要五块钱,可以玩到尽兴射的次数不限,
每个洞都可以插,每个洞都可以肏,不用带套全是内射!」阿城站在一旁吆喝着,
同时向每个人收着钱。

  而新来的乞丐也都很爽快的的交了钱,也许在他们看来,用五块钱换来肏一
个漂亮的小姑娘的机会是很值得的。

  阿城的声音还在夜空中回响着,既有吆喝的声音也有收钱的声音,还有不住
维持秩序的声音,除了他之外,老吴也加入了利用我来赚钱的行列。而他则完全
是维持秩序而已。

  「哎呀!阿城,这个小妞你是怎么找来的?又漂亮又骚,肉金就收这么点,
你不心疼呀!」一个正在我身下抽插着的乞丐如此说着。

  我的嘴里因为塞着一根肉棒只能呜呜的呻吟,不然,我一定告诉这个人,其
实我不但骚,而且贱,我不是出来卖的,而是免费让大家肏,为的仅仅是收集一
些精液而已。

  阿城大声的笑了,显然无比得意,他说:「这个妹妹是我在城里认识的高中
生,今天特地来这里兼职,慰问我们这些乞丐,顺便赚点钱攒着下次堕胎呢!」

  「什么?这个小姑娘大着肚子呢?」正在奸淫我的乞丐惊讶地问道,不过他
没有怜惜我,而是一巴掌掴在了我的肚皮上,好像要给我来个人工流产一般。

  「哈哈!当然啦!这个妹妹到处找炮友,结果也不知道怀了谁的野种。后来
看到我露在外面的鸡巴够大,就拉着我让我肏她。完了之后竟然向我借钱,我哪
里有钱给她,所以就给她出了这个点子让她来这里做廉价妓女,用肉金来做人流
顺便攒点钱,准备下次人流用啦!」阿城在一旁胡说八道,似乎是为了让奸淫我
的男人们更加兴奋,能更快的射精。

  感觉到插入我喉咙的肉棒已经勃起到最大程度了,而他的抽插也越来越快,
越来越疯狂,如果不是我作为性奴已经在学校受过无数精液和尿液的洗礼的话,
说不定要窒息过去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快速的抽动肉棒只会让我开心和兴奋。
作为一个重点中学的高中生,哦不,应该是重点中学的高中生的性奴隶,被一文
不名的烂乞丐射精到身体里和嘴巴里是多么的耻辱而刺激呀!更重要的是在这些
乞丐心里,我是一个贪玩的高中生,是一个被搞大肚子的小女孩,是个所谓的良
家。隐姓埋名的来这里做低价妓女,他们都兴奋的不得了,而我也有一种特别的
满足感,似乎现在的身份比我以前性奴兼便器的身份高贵多了。

  「啊!我要射了!」插着我喉咙的乞丐低低叫了一声,而奸淫我小穴的乞丐
显然也要到了射精的边缘。

  瞬间,我的喉咙一阵火辣辣的热流涌来,我尽量的吞咽着,我知道收集嘴里
的精液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尽量的吃掉。

  精液的味道腥腥苦苦一点都不好,而且乞丐久久未曾玩过女人,每个人的精
液都粘稠的难以下咽,但是对我来说,这些都是难的的营养品。在半年时间里,
尿液和粪便成为我的主食之后,粘稠的精液对于我来说就似乎成了营养液一般,
总是让我甘之若贻。

  我的身体再次被丢弃到地上,我忙不迭地捡起一旁的可乐瓶子,拧开瓶盖尽
快的将小穴内的精液挤出去。

  「哇!射的这么深的精液,你这么快就能挤出来,你的小屄还真紧呀!」一
个等着继续奸淫我的乞丐看着这一幕笑着说道。

  我仰着头对着他风骚地笑了笑,然后将盖好的可乐瓶放在一旁,用小手揉搓
着他的肉棒,另一个乞丐这个时候也已经吻在我的唇上了,贪婪的吃着我的香舌,
而他嘴巴中的恶臭我却丝毫不介意,因为我知道我其实比他要更加肮脏。

  两个人摆弄了一会儿我的身体之后,就在周围人的催促下开始一前一后的奸
淫我了。

  不过,这次他们显然想到了新的花样,他们把我抬到一个破破的三轮车上,
把我整个身子横着趴在三轮车上,头在左边,屁股在右边,而一对乳房吊在中间。

  这样甚至有一个人可以在三轮车的货架上摆弄我的乳房了。

  「哎,不如,让她翻个身,我骑在她肚子上打打奶炮得了!」把玩着我乳房
的一个乞丐提议道。

  「我看可以,让她仰着,我肏她嘴巴也能肏的更深一些!」正在奸淫我的嘴
巴的乞丐也附和道。

  大家把不得能同时多几个人玩弄我,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多玩几次。

  于是,我的身体被反过来,仰躺在三轮车的后架上,而以前一后肏着我两个
肉穴的人继续奸淫我,把玩着我乳房的人却一下子骑到了我肚子上。而由于后背
下面没有支撑让我十分痛苦,可是乞丐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他一边大力地抓着
我的两个乳房,一边将乌黑的肉棒放在我的乳沟见来回抽插。许是觉得不够润滑,
他不停地向我的乳沟里吐着口水。

  当我觉得这样就是极限的时候,两个乞丐分别夺过我的两只手,让我帮他们
手淫,而即便这样也有两个乞丐摆弄着我的两只脚,或是吮吸脚趾头,或是用我
的脚底磨擦他们的肉棒。

  乞丐们用这样的方法玩了我一段时间,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一个乞丐想出了
别的方法玩弄我。

  这个乞丐拿出一条黑色的丝袜,展示在我面前,然后让我穿上它。

  「这是那里来的丝袜啊!竟然是完整的没有破洞?」另一个乞丐好奇的问道。

  我顺从的穿着这条黑色的裤袜,看到它不过是比较普通的连裤袜而已,不过
就是有些脏而已。

  那个乞丐笑着回答道:「没钱找鸡,只能买条丝袜,平时就用他手淫呢!」

  原来,这个丝袜是那个乞丐用来手淫的道具,难怪黑色的丝袜上有斑斑点点
的白色痕迹,想来应该是这乞丐留下的精斑。

  我刚刚将丝袜穿好,好几只大手马上就伸向了我的双腿,开始沿着我的曲线
贪婪的抚摸起来了。

  我的身体再次被人抬了起来,这次我的嘴巴没有被肉棒插入,而是双手搂着
一个乞丐的脖子,两条大腿被人架着同时被好几个人抚摸着。这是我最喜欢的姿
势,我觉得这个姿势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能被人掌控。

  在正面正准备奸淫我的乞丐,一根粗壮的肉棒已经勃起着要插入我的小穴了。
虽然,隔着丝袜,但是那根肉棒仍然一点点的插入着。隔着柔滑的丝袜,我的小
穴和乞丐的肉棒缓慢的摩擦,他的龟头顶开了我的阴唇,顶进了我的小穴,悬空
的身体格外敏感,格外紧张,小穴内的媚肉紧张的蠕动着,讨好着野蛮侵入的肉
棒。

  丝袜虽然廉价,但是质地不错,即便这样仍然没有被肉棒捅破。但是,插入
的乞丐已经有一些不耐烦了,似乎想用双手将丝袜撕开,于是,他恋恋不舍的将
揉搓着我的覆盖着丝袜的屁股的双手移开,大力的撕扯着那黑色的裤袜。

  「嘶啦!」丝袜果然被这个人扯破了,而他的肉棒也如愿插入了我的小穴内。

  不过,我的屁股很快被另一个人接手了,他将那个撕开的口子扩大着,直到
我的后庭也暴露出来才罢休。

  这个时候,我自然直到他已经准备奸淫我的后庭了。好在,之前阿城已经肏
过那个肉穴,现在虽然已经恢复,但是想来奸淫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而肉棒插
入的时候,无比的饱胀感,让我的身体都觉得充实起来。

  「哈哈!我在后面感觉到你的肉棒了!真硬呀!」奸淫我的后庭的乞丐,和
前面的男人交流着。

  而那个男人笑着点头,然后更用力的抽插起来,两个人在一旁别人的催促下,
都加快了节奏。

  而由于嘴巴得到了自由,我的叫声也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从老公,叫到大鸡
巴哥哥,再叫到亲爷爷,好哥哥,老祖宗的一团乱叫。众人看着我发骚,听着我
淫荡地叫床也更加卖力地肏我。

  我终究是没有说出我淫荡的本来目的,只是告诉大家我真的怀孕了,真的是
来这里当一个廉价的妓女赚钱,然后还债流产。

  由于丝袜的加入,让我的双腿成了很多人把玩的玩物,而我的一双小脚和膝
弯也成了他们发泄精液的战场。有的乞丐将我的膝弯处弯成了一个窄窄的缝隙摩
擦他们的肉棒,有的乞丐用我被丝袜覆盖的脚底摩擦着他们的肉棒,而这些人都
可以将白花花的精液射在了我的丝袜上。而丝袜很好的粘住了一些精液,也让黑
色的裤袜粘上了许多白色的痕迹。

  在我身体内射过精的乞丐越来越对,可乐瓶中的精液也越来越满,乞丐们也
想出了别的办法玩弄我。

  这个时候,一个乞丐拿出了大量的避孕套,而这些避孕套都是用过的,打着
结的避孕套里面都是白色或是黄色的精液。

  「哇,老李,你从哪里弄来的避孕套呀!真是恶心!收集这个做什么?太变
态了吧?」一个乞丐捂着鼻子说着。

  那个叫老李的乞丐说:「老张用丝袜手淫,我就靠这些避孕套自慰!怎么样?
想不到吧?我问着这避孕套外面妓女们那些骚骚的淫水味就能硬起来,这可是我
攒了好几天的好东西。有一些还是从高档的会所里的垃圾箱捡来的呢!」

  我听到这些避孕套有这么肮脏的来历,不禁欢想着一会儿它们的用途,瞬间
便赶到异常的兴奋。

  一个乞丐对着老李问道:「你拿这些避孕套准备做什么?」

  老李猥琐地笑道:「这骚货不是要收集一瓶子精液嘛?这里足足能灌满十瓶
子呢!咱们给这骚货灌满一瓶子,再把她的骚屄也灌满了,怎么样?」

  我听到老李的提议,心底里马上就痒痒起来了,一口气被灌这么多精液到身
体里还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呢!这样的话,我该变的多肮脏,多下贱呀!

  「哈哈!老李,真有你的,可是你这些精液都是那些嫖客的,你不怕让这小
姑娘得上性病呀?」一个乞丐问道。

  没有想到老李竟然丝毫不担心得说道:「放心,别说染上性病不容易,就算
真的上性病,对咱们也是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呀?」

  「你想啊!她流产完了不就不来了嘛?嘿嘿,要是她得了性病,那钱要的就
更多了,而且还是个无底洞,到时候不是更要来卖屄了嘛!」老李打的真是好算
盘,他继续说:「我们这些人都快成百毒不侵了,肯定不用担心,以后还经常能
肏她,这样不好吗?」

  「啊!」我忍不住兴奋的呻吟了一声,想到自己要被这么作践,真是兴奋的
忍耐不住了。

  他们以为我不愿意,于是一个乞丐就拿出两条长长的绳子,将我的两只脚踝
捆好,然后倒着吊了起来。当我被倒吊在两根木杆之间,整个人呈倒着的「大」
字之后,他们还用一个脏脏的臭内裤塞住了我的嘴巴,让我不能大喊大叫。

  那些乞丐们将所有的避孕套收集起来,整整一筐的避孕套一个个被扎破,然
后将里面的精液倒进了可乐瓶子里。两只600ml(故事发生在03年,那时
候小瓶装的可乐还是600ml,而不是现在的500ml),而这还只是开始。
乞丐们找来了两只足足有2L装的大号可乐瓶,然后一个个加工起来,将那些精
液都倒了进去。

  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划桨穿行疾,两只可乐瓶很快就被大量的精液几乎被
装满了。

  而我看着他们的动作,却充满着期待,竟然会不可抑制地兴奋的呻吟起来。

  一个乞丐拿来了两个铁夹和细细的绳子,然后将两个灌满精液的小可乐瓶子
系在绳子上,然后在连在夹子上。那个乞丐笑着说:「嘿嘿,小美女,这是我们
送给你的纪念品,你现在手被反绑着拿不了呀。本来是可以挂在你脖子上的,但
是你现在是倒吊着,总不能挂在你大腿上或是下巴上吧?你大腿可是凉避孕套的
架子呀!我也只能用着夹子挂住了,嘿嘿!找来找去,就你的小乳头最合适啦!
嘿嘿,别看粉粉嫩嫩的,还挺结实的,这么耐玩!」乞丐说完,就将系着两个灌
满精液的可乐瓶子的夹子夹在了我的两个乳头上,惹来我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之后,又一个老乞丐走过来,他蹲在我面前,说道:「小姑娘呀,我已经好
几年没玩过女人了,发廊里最便宜的小姐也要二十块呢,还都是又老又丑!你是
我玩过最好的女人,但是我这条内裤穿了快一年了,虽然从来没洗过,又臭又脏,
但是我是真舍不得,你看我拿回来怎么样?知道你可能会大叫,怕引别人过来,
我总要堵住你的嘴巴,想来想去这些避孕套是最合适的了。你看,都是有精液的,
而且都扎破了,你嚼一嚼就能榨出精液来吃,总算可以了吧?」老乞丐说完就把
内裤从我嘴里抽走了,然后一把抓着许多避孕套狠狠的塞进我的嘴里,而且一把
塞完了,又继续塞,直到一个也塞不下才罢休。老乞丐站起身,深深地在那条内
裤上嗅了嗅,然后珍惜地穿在腿上,对我说:「嘿嘿,感觉就像你在吃我的鸡巴
一样!爽!」

  老乞丐刚走,两个乞丐就走过来,他们一人手里提着一个2L装的可乐瓶子,
同样的里面也都灌满了精液,不同的是都没有用盖子封好。其中一个乞丐对我说:
「我们的精液大多被你从骚屄里面挤出来了。不能怀上我们乞丐兄弟的孩子没关
系,这些精液都是那些嫖客的,我们两个准备两个瓶子一个倒插在你的骚屄里,
一个倒插在你的屁眼里。就算不能让你怀孕也能让你爽半天,你要是喜欢,大不
了再挤出来吃掉。半夜了,我们都要去睡觉了,所以这瓶子精液倒插着,估计都
能进你的身体里。等明天天亮的时候,我们之中会有人过来把你放下来的。这半
夜嘛,你就好好享受吧?」那个乞丐说完,就和另一个人将两只可乐瓶子深深的
插进我的身体,而且一下子就插进去好多,疼的我冒了一头的冷汗。当他们确认
瓶子不会掉出来之后才转身走掉。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大量的精液开始逆
流进我的子宫里和肠道里面了。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乞丐过来,他拿着许多挤干净的避孕套,然后一只一
只地挂在我的大腿上,他一边行动一边说:「幸好你不要避孕套,这么无套肏你
还能射在里面,真好!不然,这些避孕套就要花掉我们一大笔钱,就跟那发廊里
面一样,肏小姐还要自带避孕套,真不爽!听说高档的桑拿和会所里面都是免费
提供的,Ktv里好像也是这样,唉!你要是去那些地方卖屄多划算?难道真的
像阿城说的那样?你是一个喜欢被人轮奸的骚货?」那个乞丐摇了摇头,挂好那
些避孕套之后,就离开了。

  当所有乞丐都走了之后,阿城又回来了,我以为他要把我放下来,所以,我
用纠结而矛盾的眼神看着他。我既不舍现在这种刺激而耻辱的状态,又有些难过,
想赶快回宋欢那里完成任务。

  可是,我高估了阿城的人品,他走过来兴奋的对我说:「你知道么?你这个
骚屄一晚上就为我赚了五百多块!这足足需要我捡半个月破烂呢!唉!我知道那
个穿着很衣服的汉子肯定不是普通人,以后我们怕是没机会见面了。他们一会儿
可能会来救你,所以,我就不帮你了。但是,我要按他们的话做最后一件事!」
阿城说完就拿出一根黑色的油笔,然后开始在我的身上写了起来。他一边写着,
还一边说道:「其实,那个人还说你是一个喝尿吃大便的便器,也就是茅坑的意
思对吧?你真恶心,真脏!我没那么说因为怕他们知道了,就不肯花钱玩你了!」
阿城很快就把我的前胸和后背上写满了字。

  「这些是他们让我写的!」阿城写完之后,站起来说道。

  他摊开手上的纸条,确认没有错误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没有想到你才
14岁!陈玉婷,成都一中的学生。嘿嘿!竟然是个谁都可以肏的骚屄。你真准
备把你妈妈还有你姐姐和小姨都变成一块钱一炮的妓女么?还要专门卖给乞丐肏?
真不敢想象,大城市太可怕了!」

  阿城说完之后,脱下裤子,掏出了自己的肉棒对着我的身体尿了起来,而他
还特意对着我的脸和乳房尿。

  我的身体却因为他的话剧烈的颤抖着,想象着自己的家人都变成了最廉价的
妓女,一块钱一炮,专门给乞丐卖淫的淫贱状态,不可抑制地高潮了,而我的尿
道更是失去了控制,彻底地失禁了。

  阿城摇了摇头,似乎可怜似的,竟然将一个避孕套抢行的塞进了我的尿道。

  阿城终于离开了,而我却仍然在这里倒吊着,没有人理睬,两只可乐瓶中的
精液逆流进我的身体,越来越深入。嘴巴里是嫖客奸淫妓女时用掉的避孕套,稍
稍咀嚼就能压榨出一些精液。而吊着两瓶精液的乳头传来的阵阵疼痛让我无法在
这样的环境下睡去或是昏迷。

  夜空之下,我想象着妈妈和全家人的未来?我们真的会被人控制么?是李老
师还是席春雷?而妈妈和小姨现在怎么样呢?是不是一个个讨好着鳌拜,祈求着
它的奸淫,并且总有一个人自愿做者全家人的马桶,靠着尿液和粪便充饥。

  姐姐应该在大学吧?她会不会勾引男人去奸淫自己呢?一定会吧?几天的时
间就足够我认识到姐姐是比我骚无数倍的贱货,说不定姐姐会去公共厕所里面偷
男人的粪便呢!说不定,姐姐现在就在什么地方做妓女呢!即能赚钱,也能被肏!

********************************************************************************

  笔者语:不能章章超重口,我稍微降低了些口味,可能接受的人会多一些。

  本来,这章是会非常重口的,乞丐嘛!喜欢重口的朋友一定能想到我的意思。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让大家重着的神经稍微轻一些。

  不过,下面的口味,可就不会轻易放松了。

********************************************************************************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