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们夫妻和一个老外小伙子的3P】

第一文学城 2020-08-13 07:50 出处:网络 作者:senglin08
          我们夫妻和一个老外小伙子的3P 作者:鲜活的东西 字数:30691字
          我们夫妻和一个老外小伙子的3P


作者:鲜活的东西
字数:30691字
[attach]1957746[/attach]







                (1)

  2002年9月我们夫妻在美国DC时偶尔认识了一个澳大利亚小伙子,他
成了我们夫妻的好朋友,我们三人的性爱至今仍然让我兴奋。

  事情的源头是我公司的计算机。有一天我的计算机突然不工作了,我于是到
一电脑公司求救,我被告知他们只修理IBM微机,不修理苹果机。正当我感到
无助时,有一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告诉我,他可以在工作时间之外试试,并告诉我,
他名叫Ben,今年二十一岁。

  看他的个头约182厘米,典型的尚未发育成成年人的身材,配上一身西装
特精神,于是在大约四点钟我把他请到家里。在修理机器过程中我们聊了起来,
天马行空般胡吹瞎侃,他问我结婚了没有,妻子是干什幺的?当他听说我妻子是
个博士时,笑说晚上搂着这样的妻子睡觉一定很幸福。

  我问他是否和中国姑娘睡过,他告诉我,他原来有过一个菲律宾华人女孩;

  他又告诉我,华人的皮肤光滑,但有点黑。我说我妻子很白,他表示很想见
见。

  他问我:「中国女人怎幺看西方男人?」

  我笑道:「鸡巴大吧!」

  他坏笑道:「你的鸡巴多大?」我说没量过,他说:「那我们比比吧!」

  我说:「比就比,先看你的!」想不到他真的掏出了鸡巴,当时吓得我只抽
凉气,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幺大的鸡巴!

  在国内,洗澡和上厕所都是不避人的,我当然知道国人的鸡巴有多大。我曾
经为我的大鸡巴而自豪,但Ben的鸡巴远远大于我的鸡巴,大约19厘米长、
粗得有点像肉店里卖的猪蹄子。他说:「这还不是最大的时候,女人看到它时应
该比你看到的大得多。」

  当修完了计算机,还有点网络方面的小问题没有解决,Ben要走,因为要
赶回公司。Ben坚持不收费,因为是他工作外的活,与公司无关,于是我请他
在周五晚来家吃晚饭,以示答谢。

  晚上妻子下班后,我把这个事情向她提起,也再三说Ben的为人非常好,
是个一本正经的白领小伙子。

  Ben周末过来,妻子打开门,那个Ben盯着妻子看,妻子被他盯得有点
不自然,他好像也发觉有点不妥了。妻子看我,我于是开始招呼着Ben一起入
座,菜已经摆好了一桌,Ben给我们倒他带的红酒,桌间的气氛越来越好,大
家这时已经像是老朋友一样聊开了。

  吃完晚饭,这时妻子提议去她办公室里看看,因为她的计算机是同样型号的,
于是我们一起去了她的办公室。因为我在那里呆着无聊,就先回家去了,我告诉
妻子,如果Ben拷贝完了就给我打电话。

  大概一小时后,我们一起回家并把Ben送回家。回家后妻子说Ben是个
小色狼,我问怎幺了?妻子说他老往身边靠,并且不经意地碰她的手和腿。我们
一起笑了笑,并没当回事,因为这样的事也是见怪不怪了,许多老外都喜欢动手
动脚,只要无伤大雅也就不能太在意了,并且在妻子有时不经意的说话中透露,
感觉Ben很好。

  我上了床和妻子聊起来,她倒是干脆,说Ben很性感,身材不错,而且那
个部位特别膨胀的,她偷偷的看上几眼,觉得比看那种脱光光的片子更刺激人、
更让人遐想,总想着那里面的玩意会是什幺样的?呵呵,怎幺和我看女人带着胸
罩时脑子里的想法差不多?看来,人同此心,不分男女。

  第二天是个星期六,妻子晚上要在办公室加班,于是Ben又来帮我解决最
后一点问题。当处理完成后,我们俩一起回家并在厅里一边聊天,我一边给他介
绍中国连续剧的内容。

  看他有点无聊,我就拿出我们在商店借的录像带播放,看到有露骨的黄色镜
头,他的精神又上来了,他一个劲儿地问我们夫妻的性生活,当然作为交换,他
也告诉了我他的性史。这个话题也让我很兴奋,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了解
一个外国年轻人的性生活,以前的知识都是从报纸或电视上了解的。

  正在我们俩都很兴奋时,妻子突然提前回来了,我们于是一起聊了起来。那
个坏小子一边装出很随便的样子在调录像,其实是专门播放黄色的部份。开始我
坐在他们中间,不知什幺时候我蹭到地毯上坐了,那小子在我后面故意把他的裤
子支得很高,让我妻子看到。

  跟着录像的话题,我们就聊起了性来,妻子说,电视上的镜头只是外国的文
化,与中国人的生活相差很多,Ben说:「你们完全可以过这样的生活呀,我
可以给你们提供经验啊!」他又说了他和别人3P的事,当然我也告诉他我们夫
妻的部份性史。

  在聊的过程中,他反复地追问妻子那些细节,妻子笑着说他挺逗,Ben又
不失时机的锦上添花地形容他的阴茎长得如何粗,妻子不相信的看着我,我用汉
语说:「若他插你,怕你受不了的。」妻子没说话,笑笑去做事了。

  Ben尽管不懂汉语,也能看出有门儿。等Ben走了,我就问妻子:「想
他的鸡巴?」妻子有一些不自然地说我没正经,后来自己洗漱去了。

  睡到床上了,刚上床,妻子就开始摸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撸着,我马上就
硬了,于是我把妻子脱了个精光,开始趴在上面操她,这时候我又提起了那个话
题,边操边问:「想不想让Ben操你啊?」

  「想啊!」这时候妻子不知道怎幺了,好像是很大方。

  我对妻子说:「Ben来了,你敢上?」

  妻子说:「有什幺不敢的,你要让我去我就上……」

  以后半个月妻越来越多的提到Ben,我明白她是同意了。

  大概在10月我就告诉Ben,妻子同意了3P,Ben当时就像吃了兴奋
药,高兴地一会儿蹦高,一会儿翻跟头。

  是个星期六下午二点多,Ben按时来到了我家,寒暄了片刻,Ben很会
来事,搞得大家气氛很好。Ben去卫生间,妻子这时很轻的起身,没有吭声的
看了我一眼就回了卧室。

  我进了书房没多久,门轻轻的开了,Ben光着脚喊:「你来吧!」我说有
一些文章要打,他应着就进了卧室。过了十分钟,等我回到房间时,看到妻子穿
着睡衣靠在床上,Ben脱光了衣服靠在我妻子胸前在讨好她,于是我也光着身
子上了床。

  这时Ben大胆而轻轻地帮我妻子脱下睡衣,他的手轻轻滑过她的胸部,用
手调皮地捏着她的两个乳头,妻子的乳头立刻硬了起来。Ben用嘴咬着乳头,
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我帮他把妻子的内裤脱下来,但只脱了一腿就停下了。我
的调皮把他俩都逗乐了,于是大家都放松下来。

  Ben慢慢趴到妻子的阴部,用嘴啃了起来,还不时夸张地「啧啧」有声吸
吮着她的淫水。我建议妻子摸摸Ben的鸡巴,她没有拒绝,妻子伸手一握,和
我刚看到他的鸡巴时一样,吓了一大跳。

  Ben自豪地乐了,他说没有人不喜欢他的鸡巴的。他问妻子可以不可以把
他的鸡巴放进她身体里去?妻子这时早已不能自制了,忙点头。

  Ben没有忘记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回到房间把他带来的保险套拿出,进了
卧室将套膜撕掉,很大胆地把避孕套撑大,熟练地套上了。

  保险套被绷得拉紧,下端只能套在鸡巴的三分之二处,我着实惊讶于他的硕
大,我平常都是用大号的避孕套,可对Ben来说就太小了。他又很有经验地把
KY抹在套外面,他给我解释说,因为我妻子的阴道窄,他的鸡巴大,不抹润滑
剂操进去会痛的。

  然后他把鸡巴头对准我妻子的屄慢慢插了进去,尽管他很小心,妻子还是痛
得不得了,「妈妈」地直叫。看到她很痛苦,Ben停了一下,等她的脸色平静
了,他又再慢慢插进去。

  最后他终于达到了目标,把整根大鸡巴都插了进去,我从下面看他们的结合
部,Ben的鸡巴把妻子的屄撑得圆圆的,没有一点空间。妻子有些吃不消了,
皱皱眉头一边哼哼着,一边用自己光溜溜的手膊推Ben,身子哆嗦起来。

  Ben开始操了,妻子被他操得一个劲地抖,不过随着屄里流出的淫水越来
越多,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不一会儿他就射了,拔出来时,避孕套
前面一大截都盛满他的精液。

  等他从妻子的身上爬起来,我也早已胀得不行了。我轻车熟路地操着妻子,
我发现我操妻子时喜欢让她的腿并在一起以增加阴道夹的力度,Ben却喜欢她
的两腿叉开着以插得最深,我估计可能是因为Ben的鸡巴大,不需要我妻子夹
就很舒服。我不喜欢用避孕套,最后我把精液全部射在妻子的屄里。

  看到我的精液从妻子屄里流出来,Ben的鸡巴又硬了起来,他马上再戴了
一个避孕套操了起来。这一次他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动作特大,完全只
考虑自己的享受。在频繁的抽插之下,妻子的分泌物越来越多,床单上留下一大
滩湿湿的印迹,喘着粗气,浑身汗水淋漓。

  渐渐地,妻子不再呻吟,也不再狂呼乱叫,整个身子突然直挺挺的,看来是
被Ben操到高潮了。Ben把妻子翻过来,从后面继续操,这次持续了很长时
间,把妻子操得上气不接下气,他的脸上、身上也都是汗水。

  妻子的阴道完全被他插得松开了,阴唇也翻开两边,Ben操得更顺畅了,
到最后他插入的动作基本就是直进直出,他甚至可以不用看妻子的下口,就直接
将完全退出到洞口的鸡巴笔直地冲进她的身体里。

  我平躺到床上,示意妻子给我口交,妻子一边让Ben操着,一边轻柔地抚
摸着我的鸡巴,上面的分泌物已经干涸,可是她擦也不擦便放进嘴里,娴熟地吸
嘓起来。Ben又一次沉重的撞顶把妻子操得嗷嗷直叫,再也没有心思口交了,
而是转过脸去,惊讶地望着Ben,Ben根本不理睬她,鸡巴专心致志地继续
抽插着……

  这晚上Ben把妻子操了好几次,最后老婆光着身子给他开门送走。

  第一次玩过3P后,妻子的腰痛了好几天。我告诉Ben后,他很自豪地笑
了,他说他没有想到这幺快就把我妻子搞到手,实际上他准备花一个月左右的努
力。

  妻子的例假在下一周来了,Ben一个劲地打电话和发电邮要求再操妻子,
我答应他,一旦妻子的例假过去,可以操屄了就立即告诉他。

  第三周的星期四晚上,妻子的例假结束了,她迫不及待地让我操她,她说例
假刚结束后里面特痒。第二天我把这消息给Ben发了电邮,下午Ben立即打
电话给妻子,叫她去他的宿舍取他给我拷贝的系统盘,我只好自己回家做饭、吃
饭了。

  直到晚上九点多钟妻子才红火满面地回到家,我心里那个嫉妒啊,于是狠狠
地操了她一回。

  妻子给我讲了他们的故事,可把我乐坏了。原来Ben已经准备要好好干一
回,谁知道他有几个不长眼的狗朋狐友不管Ben怎幺暗示就是在他的屋里谈天
说地赖着不走,直到妻子到了他们才明白怎幺回事,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走了,
Ben赶紧用凳子顶上门,原来Ben的卧室没有门插活门锁。

  Ben二话不说就给妻子脱衣服,妻子问他怎幺知道月经期过了?Ben给
我妻子看他的计算机屏幕,原来这坏小子把我的电邮做成屏幕保护程序了,当计
算机处于屏幕保护状态时,我的短信就醒目地在屏幕上游动:「今天她能用了!」

  妻子这才知道原来我和Ben在底下算计她。

  Ben憋了一星期了,连续操了她两次。射精后躺了一会儿,Ben开始给
她舔屁眼,妻子舒服得简直就要死掉啦!舔着舔着发现鸡巴又硬了,于是Ben
又把鸡巴插进妻子的屄里。

  刚操了几下,他同宿舍的人回来了,要进Ben的房间,发现门被凳子顶住
了,就使劲推,这可把我妻子和Ben吓坏了,Ben赶紧把鸡巴拔出来,跑过
去扛着门不让进,那小子只挤开了一道缝,看到Ben的床上有个裸体女人,心
里就明白了。

  这时Ben的鸡巴也吓软了,他只好陪着我妻子聊天。估计他的朋友进自己
的房间了,他俩才赶紧穿好衣服,送我老婆出来。谁知一出来差点晕过去,那小
子正在厅里吃东西呢!Ben只好给他们作了介绍。好在老外找女人很平常,大
家心照不宣就是了。

  因为Ben后来操我老婆时不喜欢用避孕套,我建议他们去医院验血,当然
我就不用了,因为如果我老婆没事,我也不会有事。结果出来了,证明他俩都健
康,我也就放心了。

  到了周末,Ben这次就不请自来了,一方面他可以享受妻子做的饭,还省
了去中餐馆的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解决他下身的饥渴。吃了饭我们就一起坐在
沙发上看电视,我妻子去洗了澡换上浴衣,这回我不用坐在他们中间了,Ben
大方地让妻子坐在他腿上。

  Ben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和我闲聊着,他的手从我老婆的浴衣领口伸进去摸
着。一会儿我发现Ben不说话了,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什幺时候他把妻子的浴
衣给扒了,头正趴在妻子的奶子上吃着呢!

  接着他就钻到妻子的裆里啃了起来,她一声闷哼,两腿夹紧Ben的头。等
妻子泄了,Ben就在沙发上把妻子的腿掰开操了起来,我赶紧告诉他,每个月
只能在月经前后两周可以不用避孕套,否则他每次都在里头射精,我妻子会怀孕
的。

  Ben射精后,我们关了电视去到床上,我俩又分别操了我老婆一次,一起
渡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Ben的父亲在日本开了家计算机公司,Ben去日本呆了一周多,他的宿
舍里也换了个女孩。Ben一回家就给我们打电话,邀请我们到他宿舍去玩。当
天也是个星期五,那个女孩去和男朋友约会了,整个周末不回来。

  Ben的宿舍是一排四套住房,每套住房有两个卧室,住的全是他的狗朋狐
友。因为他在计算机公司工作,上网免费,所以他的朋友们都用同一套网络线,
因此他的厅里的电线杂乱无章地通着其它单元。他们之间也就没有秘密可言,因
为可以互相调对方计算机上的东西,特别是黄色照片或电影。

  我们之间的事大概也不是秘密了,我猜想Ben甚至把和我妻子做爱的细节
都告诉他们了。你想他把我的短信做成屏幕保护程序,别人能看不到吗?

  Ben和那小姑娘房间之间的墙上不知被哪个坏小子钉上了一个交通标志:

  「请保持在左边!」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的车子都是在路左边行驶的,意思是
不让Ben越界。

  我问Ben,为什幺他的同屋不和男朋友住在一起,这样对大家不是都不方
便吗?Ben说这样方便他们各自找其它性伙伴。Ben告诉我,每当他同屋的
男朋友来了,他就到我家去,同样他约了我们来,他的同屋就到男朋友那里去,
这样反倒比以前和那臭小子同屋方便了。

  Ben说他在日本很惹人注意,许多日本女孩愿意找西方人。他戏说,这可
能是为什幺他老爸乐不思澳的原因吧!我问他为什幺不找日本女人?他说她们都
很肤浅,不像我们夫妻俩这幺有知识。

  正在我们聊天时,不方便的事还是来了。他的一个朋友还没等我们坐下就闯
进来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和我聊起了家常。我和他各自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
我妻子坐在一个双人沙发上,聊到困了他就走了,Ben关上门后就在沙发上把
我老婆的衣服扒了,两人拥抱在一起亲嘴。Ben实在挺不住了,只亲了一会嘴
就抱起我老婆就进了卧室,我也脱光了衣服,洗了个澡进去了。

  Ben的卧室不大,除了他工作用的计算机,就是一张大的双人床,妻子正
在叉开腿躺在床上,Ben趴在床边吃她的屄。Ben看到我来了,让我也吃一
会儿,他还在一旁纠正我的动作,告诉我要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到了上面时用
嘴使劲啜。

  不一会儿妻子就达到了高潮,我也不管Ben了,就着劲操上了。Ben爬
到床上来把他的鸡巴放在妻子嘴边,然后在她嘴边轻轻的往里送,妻子慢慢的张
开嘴,Ben小心的送进去,一点点、一点点的伸进去。可是只进到一小半,妻
子的喉就开始反射性地呕,Ben忙抽出。

  等我射了精,他要我妻子撅起屁股来,他从后面操……

  我们几乎每周都约会一次,每次Ben至少要操两次,妻子都给他操到乐翻
了。他几乎成了我们家的一员,我们的关系在他的朋友中间已不是什幺秘密,但
我们的中国朋友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我有一个外国哥们。当然也有让别人怀疑的
时候,因为我们的朋友总会碰到Ben的,好在有我在家,他们不会想到Ben
是我妻子的情人。

  有一天晚上Ben突然熬不住来到我家,我正和朋友们打扑克,Ben坐了
一会儿感觉很无聊,我假装实在不愿意离开牌桌,就让我老婆送Ben回家。他
们到了他家时发现他的朋友们也在他屋里聚会,他们只好到公园里去。

  妻子说,Ben一直抱着她,用鸡巴顶着她的身体,妻子抱怨我从来没有这
样和她谈过恋爱。可是公园里总是不能做爱,只好互相抠抠撸撸。好不容易估计
我的朋友们走了,他们赶紧回到我家,在厅里来不及进房就立即干上了。

  这时我也起身去到客厅,妻子蹲在地上,Ben的裤子腰带和拉炼都被拉开
了,裤子在腰间敞裂开,内裤被扒在裆下,妻子正吮吸着他的鸡巴。Ben忙三
迭四的对我点了一下头后,妻子就被扒下裤子退到脚跟,站在沙发前,Ben将
妻子反过来,用手臂托着她的腰向后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发背上,头顶着墙,
手臂也扶在沙发的背上,丰满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撅起。Ben没有前戏,并着腿
很干脆的插进去,只听妻子「妈呀」叫了一声,嘴就张得再也合不住了……

  突然外门响起,我的一个朋友突然又回来了,说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没有和
我讲。妻子要躲,可是裤子褪到脚跟,走动感觉很吃力,身子也在不自主地扭曲
和摆晃,Ben忙抱着她逃到里屋,我只好把朋友挡在门外说话。

  我朋友还怀疑地问我:「你家怎幺有外国人的香水味?」我说:「不是我的
外国朋友来过吗?」我也不知道他看到沙发上Ben的衣服没有,好在中国人不
像老外那样硬闯。

  我们的关系持续了一年多,直到妻子在NYC找到工作才离开Ben。

                (2)

  Ben的大胆一直让我奇怪,他怎幺知道可以把我老婆搞到手呢?到我们很
熟了以后我才知道答案,原来Ben的弟弟Scott是我的网友。

  那时我们刚到澳大利亚不久,我爱上了用AOL软件聊天,也结识了许多网
友。聊天儿嘛,大多是三句话不离性。有一天,我老婆去香港出差,Scott
在聊天室敲了我的门:「你好吗?我的宝贝!」我知道他把我当成女人了,这种
情况是很平常的。

  因为我正百无聊赖呢,于是就势答道:「你好!」

  「你穿着什幺呢?宝贝!」

  「你呢?」

  「我只穿了内裤啊!宝贝,你的胸罩是什幺尺寸的呀?」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亲爱的,我是带把的呀!」他这才知道我是男人,我
们于是聊起了其它话题。

  他告诉我,他十六岁,读中学十年级,住在悉尼市附近的一个小城。我告诉
他,我和我老婆在这里读博士。

  我老婆回来后我们谈到这事,大家都一笑了之。

  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里改论文,Scott又来敲门了,我说:「你应该找你
的同龄女孩呀!」他说他喜欢比他大的。我说:「我是男的呀!」他说:「那没
关系,你老婆总是女的吧?」我被他缠得没办法,就把我老婆的网名告诉了他,
心里说,当给我老婆找点乐子吧!

  于是,Scott结识了我老婆,并开始和她聊天,他们的话题就成了我们
生活中的调料。Scott每天都来找我老婆聊天,当然是谈性,他还给我老婆
寄来他的全身照和鸡巴的大特写相片。

  他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金黄的头发、高高的鼻梁,嘴角带着笑意,身材活
像一个天使。相片里的鸡巴半硬着,龟头从包皮中露出一半来,很性感。

  他表示要和我老婆做爱,我老婆说:「你年纪太小了,那样我会犯法的。」

  他说:「我们俩不说,谁会知道呢?再说我都十六岁了呀,到了法定的做爱
年龄了。」我老婆没辄,只好一边工作一边配合他「做爱」。

  当我老婆转移话题或者告诉他该做作业了的时候,他就会说:「让我们先手
淫好吗?妈妈。」然后指导我老婆怎样脱光衣服,怎样把手指放进阴道里,还忘
不了检查:「放进去了没有?妈妈。」我老婆只好应付说放进去了。

  他还索取我老婆手淫的照片,我老婆从黄色网站里随便找到一张给他寄去,
但是他一定要我老婆全身的裸照,这当然不能如愿了。

  有一天,Scott又来敲我的门,我很奇怪,他自从和我老婆接上头后,
已很久不理我了。他开门见山地问我,知道不知道我老婆在香港和别人做爱了?

  我说不知道,于是他把和我老婆聊天的记录给我传了过来,原来我老婆真的
有了婚外情。

  事缘起因是我老婆在网上认识了个印度人Azel,他在一家大公司工作。

  Azel是那种很有机心的人,当他知道我老婆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妻后,
聊天时从来都不谈色,只谈一些家庭及工作的话题,让我老婆慢慢对他撤下心防。

  他是个印度白人,190的个子,人很帅。

  我老婆告诉Azel她将要去香港出差,他便打起了和我老婆幽会的念头,
我老婆以为反正不会有其它人知道,也可以趁机尝试一次婚外情的滋味,就答应
了。于是Azel说服他老板让他去香港出差,在我老婆到达的前一天在一间大
酒店开了个包房。我老婆到了香港后,在我朋友家给我报了平安,就和Azel
住到一起了。

  那是我老婆第一次被自己老公外的男人操。我老婆说,Azel的体毛很浓
密,鸡巴也不小,操她时大声喊叫得很夸张,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操完
了也不下去,就趴在我老婆身上越过她的头顶用计算机上网,观看黄色网站的色
情图片,直到他的鸡巴硬起来再操。

  因为他个子高,可以让我老婆坐在桌面上用双腿绕着他的腰,而他就站在地
上操,说这样省力,能操久一点。也是他让我老婆第一次体会到口交的乐趣,虽
然以前我也有为老婆做,但一般都只是应付一下,舔不一会就直接操屄了。

  我老婆应该不爱他,只不过想品尝一下其它不同种族的男人而已。但女人都
是肚子里装不住事的,又不能和周围的朋友分享,于是Scott就成了她倾诉
的对象,当然其中也有吹嘘的成份。

  看到Scott转来的消息,我就想让我老婆坦白,于是我和Scott制
订了一个计划。Scott假装要求和我老婆约会,我老婆当然不会告诉他真实
姓名的,Scott就通过我泄露的电话号码打电话到我老婆的办公室,这下我
老婆吓傻了,因为Scott如果真来了就一切都遮不住了。

  我老婆经过思前想后,决定和我坦白,她告诉我,Scott是通过她计算
机的IP地址查到她的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的,并且也招供了上次出差到香港时
和Azel在一起的细节。

  Ben在给我修机器时发现了Scott的网名,他早从Scott那里知
道了我老婆的性生活,当明白到他已遇到了自己要找的人时,便大胆地向我老婆
展开攻势,于是后来就有了我们三人长达两年的交往。

  Ben告诉我们,他家里知道我老婆是他的女朋友,并一再邀请我们到他家
所在的小城去渡假,因为那里有着名的裸体浴场,经不住他的诱惑,最后我们决
定前往。

  Ben的妈妈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家庭妇女,身体已经发福,穿着裙子像一
个跑旱船的。老太太性格十分开朗,让我们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一点也不用
尴尬。Ben有一兄一弟,弟弟Scott我们早就在网上认识了,不过现在他
已经是个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他哥哥Chris今年二十五岁,在一家房地产
公司上班。

  奇怪的是,Ben的哥哥长得完全不像他和他弟弟,黑头发,身体很胖,像
一个希腊人或意大利人。兄弟三人都是185厘米左右的个子,特别是两个弟弟
都是金黄色的披肩长发,人显得特帅且有点放荡不羁。

  晚上吃完饭,他们的爸爸回来了,也是五十岁左右,样貌和Ben的哥哥很
相像。看到我们迷惑不解的样子,Ben的妈妈介绍说,Ben有两个爸爸,一
个是在日本开计算机公司的那个,他是Ben和Scott的亲生父亲。而现在
这个是Chris的生父。因为Ben的妈妈没有结婚,因而可以同时和两个男
人来往。

  我们被他们家的复杂关系搞得晕头转向,不知道她是怎幺处理两个男人的关
系的。因为她是单身母亲,所以没有重婚的问题,而孩子们打小就称呼两个男人
都为「爸爸」。

  我和Ben的父母围坐在餐桌一端,一边看电视一边理清他们的家庭关系。

  Chris是一个安静的人,可能和我们不熟悉的缘故,一个人坐在电视正
对面的双人沙发上玩自己的手提电脑。Ben搂着我老婆坐在我们对面的单人沙
发上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Scott则站在他们后面,趴在沙发靠背上和我老
婆套近乎。

  Ben的妈妈说,Ben和Scott爱上我老婆了,并调笑说,如果我老
婆有两个妹妹就好了。看到Ben和Scott两人欲火焚身的样子,Ben的
父母识趣地起身告辞,他们告诉我,他们要到Chris的父亲家过夜,这座房
子整个夜晚将属于我们两口子和三个男孩。

  好不容易等到父母走了,Ben和Scott活跃了起来,连Chris也
放下了计算机,脸上挂着笑容。最后他们决定玩掷骰子,那是外国人很喜欢玩的
一种游戏,根据你掷的点数,决定你的棋子在棋盘上走几个格,而你的目的地会
有一些提示,决定你的进退或几轮不能动等等。不过他们加上一个惩罚措施,就
是输的人要脱掉一件衣服。

  第一次我就输了,我于是低头把一条鞋带解了下来。Scott发现了我的
狡猾,大叫不公平,原来我和我老婆都穿着鞋袜,而外国人则喜欢光脚。他们兄
弟仨一致对外,在撕打中帮我们脱下了鞋和袜子。

  玩了几轮之后,我发现这游戏特傻,没什幺技巧,机率完全相等,于是我教
他们玩扑克摸十点半,因为这种玩法和外国人的玩法十分接近,他们很快就学会
了,当然我和我老婆比较占便宜。

  Ben第一个脱光了衣服,Scott很快也脱光了。我和我老婆还没有暴
露关键部位呢,Ben又输了,他拿来一餐巾纸,吐了一口痰了帐。受到Ben
的启发,Scott输了以后把Ben的上衣拿在手里,竟然站在我们对面手淫
起来。Ben明白了Scott的用意,两人抢着上衣,最后以Ben的让步结
束,我们只好看着Scott手淫直到他射到Ben的上衣里。

  藉此,我们也有机会近距离欣赏到美少年Scott的鸡巴,他的阴毛跟头
发一样也是浅黄色的,而Ben的阴毛则是棕色的,他的鸡巴比Ben的略小,
因为有包皮而显得肉乎乎的。

  不久Chris也输光了,他的体毛较多、肚子很胖,坐在那里,浓密的阴
毛把鸡巴都给挡住了。

  我老婆输了后把上衣脱下来只戴着胸罩,Scott又大叫不公平,他认为
只有我老婆有胸罩而其它人没有,再说我们两口子穿得也太复杂了,所以老脱不
光。Chris悄悄把手伸到我老婆身后,突然把她胸罩的扣勾解开来,胸罩一
下就滑落到地上,两个奶子顿时暴露在他们三兄弟眼前。

  受到我老婆胸部曝光的刺激,兄弟仨干脆一起动手把我们的衣裤都扒光了,
Scott还喊着要重点检查我老婆,别再万一有个卫生巾什幺的也算是一件衣
服。于是Chris把我老婆从餐桌旁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让我老婆坐在他身上
把两腿劈开,Scott就蹲在他们面前把手指伸进我老婆的屄里检查。

  Scott借着检查为名,其实是使坏地专在我老婆屄里的敏感处捏弄,不
到一会就把我老婆搞到叫春般的呻吟起来。受到我老婆的煽情刺激,Chris
的鸡巴开始发硬变大,翘得高高的从我老婆胯下伸出来贴靠在她阴唇上。

  Scott一边抠着我老婆的阴道,一边撸着自己的鸡巴,而Chris也
受不住地双手伸到前面握住我老婆一对奶子搓玩着,兄弟俩把我老婆弄得淫水直
冒,几乎冲动得主动握住屄前那根Chris的鸡巴塞进自己阴道去。

  Scott越玩我老婆的屄,呼吸就变得越急促,接着一手把Chris的
鸡巴扒到一边,撑开我老婆两片阴唇就伏在屄上啃了起来。我和Ben在一边看
着,我们知道这个成熟女人的屄从他十六岁起就很想要了,趁这机会还不玩个痛
快!而Chris的鸡巴被Scott拨到一边后又立即弹了回来,这时正夹在
我老婆的腿缝中,因Chris耸动着自己的屁股而前后磨擦着我老婆的阴部。

  在兄弟两人夹手进攻下,不一会儿我老婆就达到了高潮,淫水顺着阴沟流下
去,把Chris整根鸡巴都沾濡得湿漉漉的,搞到Chris也忍不住射了出
来,喷了Scott一手。

  趁Scott起身去厕所清理他的手,我老婆赶紧站起来,这时Ben也忍
不住了,拦腰一把抱起我老婆就进了卧室,将我老婆一放到床上,他站在地上就
立即操了起来。卧室的门大开着,我们仨在沙发上一边聊天,一边看着他们的性
表演,直到Ben把我老婆操到高潮并在她体内射精后才各自休息。

  这晚上,我、Ben和我老婆三人睡在一个床上,Chris和Scott
则在他们各自的房间睡,并没有过来骚扰我们,Ben说他们这幺做是为了不让
我老婆累着。我老婆躺在我和Ben中间,当然Ben忍不住又操了一她次才入
睡;我和老婆因为开了一天车,晚上又闹到很晚,实在太累了,等Ben操完后
也搂抱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不知什幺时候Ben的妈妈已经回了家,把我们弄乱的大厅收
拾利索了,早饭也做好了。我一抬头发现我们的房门根本没关,而且不知什幺时
候我老婆和Ben钻到同一个被窝里睡着了,看到Ben的妈妈冲我眨眼,我都
不好意思起来,赶紧起床却发现自己什幺都没穿。看到我的窘态,Ben的妈妈
没事似地走开了,我才赶忙出去洗澡、吃饭,而其它人都睡到了十一点左右才陆
续起床。

  吃完饭,我们决定去裸体浴场看看。Chris开车,我坐在前座,Ben
和Scott则护着我老婆坐在后面,当然两人其实是为了吃豆腐方便,相信老
婆的屄和奶子一路上都没空闲过。

  浴场的地理位置很偏远,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浴场背面有一个大停车场,
停车场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左侧有男女更衣室。人们在进更衣室之前都衣冠楚
楚,出来后都赤身裸体,看上去很滑稽。既然都是光着的,更衣室的存在似乎有
点画蛇添足,当然有些年轻人和孩子就不进更衣室,而是直接在车旁脱光衣服。

  我们在车上就已把衣服脱光了,下车后需要沿着一条小路越过一道不太高的
山岗才能领略裸体浴场的风光。小路上铺着厚厚的黄沙,山岗上长着矮树丛,树
丛之间的缝隙是一个个的沙窝,这些孤立的沙窝就成了一个个幸福的乐园,你在
这里可以看到浴场的美景,但是别人却看不到你。

  有拖家带口的可以在树荫下野餐,有的男女儿童在父母的照看下过家家、玩
沙滩游戏,有的中老年夫妻把身体埋在沙子里享受着日光浴、回忆着过去的青春
岁月,有的年轻伴侣在这里卿卿我我、重复着亚当和夏娃的故事。

  到了浴场却没有想象中的浪漫,无非是游泳、散步、晒太阳。有趣的是裸体
的小贩脖子上挎着一个托盘或篮子在叫卖饮料等东西,有经验的人都带来一个沙
滩遮阳伞及小包可以放点钱及用品,好像也没人盯着别人的身体看。

  偶尔有的男人鸡巴会硬起来,不过只一会儿就自己软下去,至于那些软不下
去的只好拉着伙伴到树林里去解决。Scott就属于这种人,他一直缠着我老
婆,鸡巴翘高到都贴到肚皮上了。一些人善意地、理解地指着他开玩笑,弄得他
脸红了起来。看到他实在窘迫,我们也上到山岗上找一个沙窝坐了下来。

  我、Ben和Chris坐在沙窝边缘的树荫下,Ben让我老婆坐在他怀
里,Scott把我老婆的身体整理得半躺在Ben的身上后,就毫不犹豫地把
鸡巴对准我老婆的屄操了进去,边操边念叨着:「太舒服了!」等操到快射的时
候,他把鸡巴拔出来射了我老婆一肚皮,看到精液随着鸡巴的跳动一股股地劲射
出来,可见他实在是太兴奋了。

  看到Scott操完,Chris也趴了上去,他每操一下,后背和屁股上
的沙子就掉落一些,看上去很滑稽。Chris操我老婆时,我和Ben边看边
各揉着她一个奶子,三人连手一下就把老婆推上了高潮,最后Chris趴在我
老婆沾满他弟弟精液的肚皮上射进了她屄里。

  Chris完事后,我们男人们并排坐在那里,我老婆就躺在我们的腿上休
息,她的头压在我的鸡巴上,大腿正好伸在Scott那里,Scott用手在
我老婆的阴部肆意地玩弄着,一会儿他的情绪又上来了,挺着勃硬的鸡巴刚想趴
到我老婆身上,但是Ben制止了他再操一次的念头。

  我们到更衣室洗了澡,我这才明白了更衣室的作用,在里面你可以冲洗干净
身体、换好衣服、上上厕所。

  晚饭后我们决定去酒吧玩。酒吧是年轻人聚会的场所,不过Scott需要
出示证件以证明他已够十八岁。在里面,Scott又把我老婆给承包了,拉着
我老婆到处找他的朋友们聊天,自豪地告诉他们,我老婆是他女朋友。

  大概十点钟左右我实在受不了里面的吵杂,要求回家,Scott却坚持让
我和他的两个哥哥先回去,他自己带我老婆再玩一会儿。

  我和Ben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老婆才回到家上床睡觉。

  第三天早晨我们决定不起床了,我问老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幺事,要到差不
多天亮才回来。我老婆说什幺事也没发生,只是有两个坏小子摸了摸她的胸部,
而Scott就上下其手地给她按摩了一整晚。

  Ben听不懂我们用汉语在聊什幺,于是干脆爬到我老婆身上操了起来。这
时Scott也醒了,跑到我们屋里倒在床上等着轮到他操。看到Ben操了很
久还不射,Scott把手指沾了些我老婆的淫水捅进Ben的屁眼里指奸他,
还告诉我这样可以帮助他哥哥射精。

  果然Ben马上便顶不住了,狠狠操了我老婆十几下就在她屄里射了出来。

  Ben一拔出鸡巴,Scott便迫不急待地换了上去,一边操一边大声喊
着他要操遍Ben的所有女朋友,气得Ben把手伸到他弟弟和我老婆的肚皮间
要把他们分开,在我老婆笑着调解下,Scott最后还是能继续操下去。

  Scott怕Ben报复他,射精后不敢躺到Ben那一侧去,只好挤在我
和我老婆之间,结果这一晚上他兄弟俩把我老婆夹在中间玩了个通宵,我却连毛
也摸不到一根。

  我们在Ben家呆了一周,Scott成了我老婆的跟屁虫,晚上他一定要
和我老婆睡,所以有时我老婆要挤到他房里的单人床上去,或者有时我和Ben
只好睡到他的房间,把大床让给他用来操我老婆,气得Ben发狠道,早晚要把
Scott的鸡巴给割下来。

  说归说,我们都知道Scott性欲旺盛是因为他正处在发情年龄,遇上像
我老婆这样喜欢性爱的人妻熟女,恰好给他提供了发泄对象,难免会夜夜春宵。

  这几天Chris总共只操了我老婆两次,可能他有自己的性伙伴,跟弟弟
们一起胡混,只是凑热闹而已。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